【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笔尖】亲爱的燕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44:12

【上篇】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对燕子——我们当地常见的这种鸟有着特别的喜爱。

儿时小伙伴家堂屋的房顶上,有一个燕子窝,孵化出的小燕子并排着小脑袋,三只或者五只,一看到燕爸爸或者燕妈妈衔着食物飞进来,它们都张开镶着金黄色边儿的小嘴,扑棱着翅膀,争先恐后地迎接,小燕子在屋顶上叽叽喳喳,他们一家人端着饭碗围坐着吃饭,人声噪杂,燕语人言,是各自的话题,互不相扰。为了防止燕子的粪便落下来,大人还在燕窝的正下方吊一木板,粪便就直接落到木板上了。

这样和谐的场景让我艳慕不已——何时我家也有一个燕窝、一群燕子啊?童年的愿望直到许多年后才变成现实:一双燕子先是在我家北屋的房顶上垒了个窝,后来家里按上纱窗门,它们进不来了,就又在西屋的屋顶上垒窝,双飞双宿,生儿育女。娘说,燕子不住愁家,看来咱家还不是愁家,日子还不算难。其时我家刚刚遭受了一场厄运,负债累累,举步维艰……,哦,感谢那双燕子,给了我们生活的信心。

燕子,我们这儿应该是家燕,它的喉和额头是棕色的,头蓝色,身上的羽毛虽然不华丽地呈现五彩,但那带有金属光泽的蓝,给人神秘之感。 说起燕子,不能不提及我们当地的另一种常见的鸟类——麻雀,麻雀比起燕子来,衣着有些“土”:羽毛的色彩单调,没有美感。对它,实在是乏善可陈。同样是飞翔,燕子姿态优美,翅膀摆动幅度很大,忽高忽低,像是在舞蹈,麻雀则是频繁扇动翅膀,不会洒脱地高低盘桓,它像一个拙劣的舞者,表演很难看;同样是觅食,燕子以害虫为扑捉对象,这才有了随着季节变换而迁徙的本性,麻雀则荤素兼食,谷物成熟时弹食谷物,多少做些坏事;同样是做窝,燕子是垒窝——衔来泥和草茎,用唾液一点一滴地堆积,一个家做成,燕子不知要往返多少趟,历经多少辛苦。麻雀做窝,简简单单——用草,羽毛等团吧团吧,围起来就成,很有敷衍塞责的意味,有时还耍“无赖”,侵占人家燕子辛辛苦苦筑好的窝,并为此发生争斗,实在是不厚道。燕子把窝结筑在人类的屋里,和人类做着亲密接触,俨然是这个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麻雀的窝往往在房屋的夹缝,或者屋檐的空隙中,它们似乎和人类有着天生的隔阂。我们也不喜欢麻雀,经常掏鸟蛋,捉小麻雀,尽管养不活,荼毒残害它们,我们也丝毫不觉得残忍。而对燕子,我们总是敬而远之,从未动过它们一个手指头。还记得儿时在路旁看到一只不知怎么死掉的燕子,很凄惨的样子。我很难过了一番。

燕子, 这大自然小小的精灵,它秋去春来,给我们带来久违的春天的气息。它舞动翅膀,翩然飞翔,姿势优美,其实,它岂止是飞翔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翻阅浩如烟海的文学经典,从《诗经》到唐宋诗词,直到今人诸多名家的著述,燕子小小的倩影已经在文人骚客的心中笔下飞翔徘徊了几千年,它承载了太多的情感,离愁别绪,人事感怀……燕子,俨然成为一个重要的意象,一个文化的符号。

——不必去摘抄罗列那些脍炙人口的词句了吧,相信谁都会随口吟出有关燕子的诗句来的。哦,朋友,那些浓墨重彩的文字里,是否也摹写出你隐藏的心事?哦,那些华美绝伦的词句里,是否也倾诉着你心灵的私语呢?

——亲爱的燕子哟……

【下篇】

“燕儿”是女孩子常见的名字。这也足见燕子受欢迎的程度。叫燕儿的女孩子,总是冰雪聪明,漂亮可爱,总是人见人爱 的宠儿。

在我记忆里,也飞翔着一只“燕子”,她不是土生土长的,是一只城里暂时寄居到农村的“燕子”,她是我二年级时的同学,尽管同学的时间不长,我于她,甚至可能连印象也没有。我对她 ,总是念念不忘。我的记忆中,总能出现这样的画面——一个长着圆圆的苹果脸的白净的小女孩,目光澄澈,口若悬河地讲述着印度电影《大篷车》的故事,她的周围,是一双双未曾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渴望的眼睛,故事的内容已经忘却,她的神态依然清晰。那个小女孩的名字叫“燕儿”,我就是这群农村孩子中的一个。

许多年后,在表哥家,十二三岁的表侄接一同学电话,言语支支吾吾,我打趣问他:你早恋吗?表侄有些羞:人家,人家是男的……我说,女的也没关系,别害羞,我小学二年级就早恋。一时间屋子里的人都笑起来,表嫂问我: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必须承认。

是这个叫燕儿的小女孩在我心里播下第一颗美好的种子。后来我在日记里不止一次地写——她是我唯一崇拜的女孩子(那时不知天高地厚,根本不明白崇拜是什么意思)。那只燕子时间不长就飞走了。后来,我和她留级的表哥成为同学,随即成为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也经常去他家玩。但我的好朋友可能至今也不会知道,我跟他交往,会“心怀鬼胎”,甚至是“心怀叵测”,我实在是想能在他家见到他的美丽可爱的表妹,尽管这个想法可能一次没有变成现实。这个小女孩大概在几年后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一次,只不过是在大街上,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她的衣着:洁白的短袖,天蓝色的吊带裙,白皙的苹果脸庞不复有少年时的稚气。明亮的眼睛,遮住脖颈的齐崭崭的头发,飘逸洒脱,她已经亭亭玉立了。当时惊鸿一瞥的激动,至今澎湃在我的心里。

我煞费苦心地经营着这个念想,迷茫无助。它伴随我若隐若现地走过少年,一直到18岁,我们成为同级不同班的高中同学,我还是远远凝视她,甚至是仰视她。回家的一个周末,我到他表哥家玩,她也在,帮着她舅妈包饺子,我们几个在里屋谈天说地,同学问我,你不认识我燕儿妹妹吗?你们是同学。我说,怎么不认识?我还想说……但羞于表达的我终于未能开口,我甚至连走出里屋跟她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我们出身不同,境地有着天壤之别,她是城市户口,吃商品粮,爸爸是乡长或更高级别的领导,这些门户上的差别,不可逾越。而且,我长得想豆芽菜一样,丑陋不堪,她是个漂亮的小公主,我只能远远地倾慕她而不能有更多奢望了。

直到我得知她心有所属,刻意经营的梦幻沙塔在瞬间轰然倒塌,我有些天旋地转之感,我不怨天尤人,是自己一厢情愿,枉自多情罢了,可这苦涩,还是如此难以用语言表述——毕竟这个小女孩不自觉地纠缠了我八九年的时光,她曾经那么霸道地占据一个多愁善感的少年的心。

这是初恋么?

如果暗恋,单恋,这种不曾表白的情感也是恋情的话(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我想可以算作初恋了,尽管虚妄,尽管有些自欺,有些自作多情,但她又是那么真实地存在过,在我多愁善感的内心。

喜欢或爱一个人,可以与她无关。

张小娴说:所有单向的爱情,是不是终归也会有悄然落幕的一天?所有寂寞的影子,是不是终究走不出黑夜之后的黎明?我爱你,可以与你无关。可是,我希望,它是跟你有关的。

……

【结语】

我的眼前总会浮现这样唯美的画面——

春天的弯弯的环村小河,绿水逶迤,碧波荡漾,岸边杨柳浅绿,随风摇曳,一双燕子,呢喃着,轻盈地掠过水面,飞向远处的晴空……

洒满阳光的教室里,一群农村孩子中间,一个叫“燕儿”的城市女孩,面似满月,在讲述着天方夜谭般的故事……

眼前,扎着两个朝天辫的小女儿用稚嫩的声音在唱——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问燕子为啥来,

燕子说,

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

西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几家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癫痫病常见治疗方法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几家医院好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