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致青春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30:52
【江南】致青春(小说) 一、
  
   雪柔前世生在翰林世家。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家里有丰厚的财产。她从小学得琴棋书画,多才多艺,人也生得漂亮,日子过得殷实。在女孩16岁的时候,媒婆多得简直要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男孩。好在父母见她还小,婚事也不着急,便由着她了。
   有一天,她同母亲去庙会散心,于万千拥挤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那一刻,女孩怦然心动,女孩觉得那个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结果了。可惜,庙会太挤了,她无法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人群中。
   后来,女孩四处去寻找那个男人,但这人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
   女孩每天都向佛祖虔诚祈祷,希望能再见到那个男人。
  
   有一天,她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于是,佛祖显灵了。
   佛祖说:“你想再看到那个男人吗?”
   女孩说:“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又说:”你能够情愿放弃你现在的一切,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吗?”
   女孩说:“我能放弃!”
   佛祖说:“你还必须修炼五百年道行,才能见他一面。你不后悔么?”
   女孩说:“我绝不会后悔!”
   于是,女孩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觉得没什么,难受的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这让她都快崩溃了。
   最后一年,一个采石队来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凿成一块巨大的条石,运进了城里,他们正在建一座石桥,于是,女孩变成了石桥的护栏。
   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低着头行色匆匆,像有什么急事,很快地从石桥的正中走过了,当然,他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男人又一次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是佛祖。
   佛祖说:“你满意了吗?”
   女孩说:“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女孩:“我愿意!”
   佛祖又说:“你吃了这么多苦,不后悔?”
   女孩:“不后悔!”
   女孩变成了一棵大树,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上,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女孩每天都在近处观望,但这更难受,因为无数次满怀希望的看见一个人走来,又无数次希望破灭。
   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炼,相信女孩早就崩溃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女孩的心逐渐平静了,她知道,不到最后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又是一个五百年!最后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
   来了!他来了!他还是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长衫,脸还是那么俊美,女孩痴痴地望着他。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急匆匆的走过,因为,天太热了。他注意到路边有一棵大树,那
   浓密的树荫很诱人。
   休息一下吧,他这样想。他走到大树脚下,靠着树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睡着了。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边!
   但是,她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尽力把树荫聚集起来,为他挡住毒辣的阳光。
   千年的柔情啊!
   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为他还有事要办,他站起身来,拍拍长衫上的灰尘,在动身的前一刻,他抬头看了看这棵大树,又微微地抚摸了一下树干,大概是为了感谢大树为他带来武汉癫痫病的发作症状清凉吧。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现了。
   佛祖:“你是不是还想做他的妻子?那你还得修炼……”
   女孩平静地打断了佛祖的话:“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佛祖:“哦?”
   女孩:“这样已经很好了。爱他,并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佛祖:“你确定?”
   “确定!”
   “那么,来世你和他不是夫妻。因为这千年的缘分,你们将非常相爱,这份爱超越亲情。但是,你们每年只有一天的相会。你愿意吗?”
   “我愿意!”
   佛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隐约而逝。
   不用说,这一袭白衫的男人就是今世的程风。而那经越千年修炼的女孩就是今天和程风邂逅的雪柔。
  
   二、
  
   无数个梦里梦见自己前世是石头,是桥栏杆,是一棵树。梦见歇息在树下的男子,今天终于与他邂逅。这是偶然的巧合吗?
   月华如水,雪柔躺着床上,想起白天的一幕:在那条古道上遇到的他,如此面熟,可是到了跟前,却叫不出名字,他竟和自己一样满脸惊喜却张口结舌。他也不知自己是谁。冥冥之中真的有前世今生之缘吗?
   之后,雪柔知道了,他叫程风,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令雪柔激动。情不自禁,两人从黄昏谈到日落,从日落谈到月亮升起。结果,那么多玄机,令雪柔惊异。
   只是,雪柔知道了,他和自己一样,已有家室。但是,程风深深吸引了雪柔,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感觉,雪柔知道,从此放不下他,但又必须将他放下。
   一想到程风必定就是树下那个男子,雪柔的心又因要放下他,隐隐作痛。
   她想不明白,程风的前世的前世一定是海变的吧?
   无数次这样想过。
   雪柔是那么的钟情大海。
  
   程风也夜不能眠。他对于今天的神奇邂逅,更是激动不已。雪柔!雪柔!程风喃喃自语。莫不是女神下凡,见到她,浑身无数细胞都在跳跃,热血沸腾。从没有过的感觉,令自己心速以每分钟120的频率激跳。更为惊奇的是交谈中,雪柔说了那么多玄机,但却不对自己说出谜底。令自己更加痴迷,都是什么玄机呢?
   渴望着一种机缘:悬宫、红酒、烛光,那时候,雪柔会不会对自己阐释所有的玄机呢?夕阳下,雪柔对自己说她已有家庭。说这句话的时候,细心的程风看到一丝暗淡的光从雪柔眼睛中一闪就消失了。那道光令程风心里痛了一下。
   雪柔就换了话题。程风不好多问,一种无奈,如江水在心里缓缓流过。
   雪柔不能做自己的妻子。还有来世姻缘吗?
   这一天,程风为情所困,提笔做词两首:
  
   《忆秦娥》:
   雨淅沥,丝丝点点晶莹滴。晶莹滴,凭窗牵挂,凭谁敲击!
   天罗地网缘交织,长亭古武汉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道曾相识。曾相识,心窗还闭,秋声孤寂。
  
   《念奴娇思》
   千言万语,却匆匆、错失无缘倾说。游客满街人满路,不敌寸心空缺!
   难发消息,难通电话,难耐芳踪灭。天涯寻梦,九天玄女宣泄
   回味相遇时光,痴狂如醉,逗得红颜悦。醒后饱尝离恨苦,更那堪清秋节。
   越是佳期,越逢假日,越要长相别!问谁与我,精神一齐分裂?
  
  
   雪柔几天来寝食难安。
   她曾写道:
  
   几度玄机几层迷?此情难聚康桥西。
   草色柔波篙行处,长亭古道断肠肌。
  
   西窗新月似兰勾,半绾离绪半绾愁。
   无期相聚凭遥看,长亭古道冷落秋。
  
   心似浮沉千层锁,情若空悬一帘幽。
   可怜常若天涯雁,何时与君共兰舟?
  
   于程风而言,雪柔在他生活中成了一个秘密、一个女神、一个梦……
   于是,程风努力想着自己的前世。这夜,程风在梦里再现了与雪柔共同经历的林林总总……
  
   三、
  
   这个日子让程风刻骨铭心!
   那一年公元某年的一月五日!恶梦一样情形,在程风心底像帷幕一般被缓缓拉开,他的眼前再现了那样一般风景:
   北国的清晨,飘着清雪,雪柔和一个同事去市里办事,上午九点多,事情办好雪柔将同事打发走,绕路来看自己。见面就是一番殷殷絮语。这时程风有事要办,雪柔便相伴同行。
  
   那一天,新年刚过,人们还没从元旦的气氛中走出来,路上车多人也多。那时候他们都年轻,雪柔穿一件长长的浅色毛呢大衣,自己织的长长的咖啡色毛围巾缠绕在脖子上,末端长长甩在后面,那时就是喜欢那份飘逸。程风呢,一件大红羽绒服,将他炫耀得朝气蓬勃。就这样,他们的色彩和青春气息使得洁白冰雪世界越发明艳起来。
  
   那时雪柔还不惧车,随着程风,行走在落下一层清雪显得很滑的马路上,小心地横穿马路。
   那个路段是最繁华的闹市,对面就是市场,偏偏没有红绿灯,交通十分的混乱。
   他们小心地走到路中间,就看到西面蛮横地冲过来一辆中巴,他们吓得站住了,看着路上车水马龙,他们马上向后退,就在这时,一辆中巴忽然从他们东面停住的一辆大巴后面窜出,向着直冲过来。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双双倒下了……
   一时间双双没了记忆。
  
   朦胧中,雪柔感到坐到车上了。身边是昏过去的程风。他们两个紧挨着坐在一辆车里,好像听见了车里有人说:“快!直接去总医院。”
   到了医院,车停了。混乱中雪柔逐青海治疗癫痫的药有哪几种渐清醒,也觉得头晕,右手臂痛。这时,就看到很多人跑过来,听到惊呼:天啊,两个人身上都是血!交通肇事?程风还没清醒,就被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扶着雪柔,一路来到急诊。听见医生对护士说:“两个人头上可能都有伤,快!先清洗伤口。”接着两个护士分别为雪柔和程风清洗头面部的血迹。
   雪柔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子,可是看到程风头上的血顺着脸往下流,吓得大气不敢喘,一时也忘记了自己的疼痛。可是洗着洗着,就听给雪柔清洗伤口的护士说:这个人脸上、头上都没伤,那血哪来的?她又反复擦拭几次都没找到伤口,医生看了看就知道了。
  
   原来是雪柔脸上头上的血都是程风的,他们在车上坐在一起,头挨头,结果程风头上一直流着的血就流在雪柔的头上、脸上以及呢子大衣和咖啡色围巾上。两人一成了血人。
   这里医生看着没有伤情的雪柔问道:“你哪里疼?”这时雪柔这才反应过来,觉得右手臂很疼很疼。之后,几个人将程风抱起来放在手术车上,扶着雪柔,一起去了X光室。接着就是拍片等一系列检查。程风的伤很重,脑震荡,头上有外伤。而雪柔右臂肘关节软组织损伤。惊魂未定中上了药,雪柔就在医院陪着清醒过来、痛苦万状的程风,看着他的痛苦,雪柔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后来程风家人赶来了,在他家人的再三说服下雪柔才离开医院,打车去了妈妈家里。
   晚上,妈妈帮雪柔洗了围巾,结果洗的水都是红色的。那大衣却一直没洗,那血迹一直在上面,后来成了淡淡的。再后来雪柔来到了南方,那大衣就永远留在北方了。
   之后,就是几个不眠之夜。闭上眼睛就是一辆大车直面扑来。雪柔每每吓得一身冷汗,再也不敢闭眼。从那时起,雪柔过马路一直胆战心惊,直到如今。
   那一天,雪柔和程风一起和死亡擦肩而过。
   之后程风就是接受没完没了的腰椎穿刺、拍片检查、各种治疗,脑震荡一直恢复到春天。雪柔的伤情不重,休息一周就是寒假了,刚好那年当选了局先进,就申请一张疗养票,到广州疗养了。在疗养院也整天被噩梦缠绕着,也时常惦记着远在北方医院继续治疗的程风,默默为她祈祷……
   两个月后,雪柔从广州疗养回来。几个月后程风也痊愈了,这场车祸的代价就是程风额头上的疤痕以及迫使他离开心爱的记者行列。
   雪柔对程风说:“幸亏你活过来了,不然,我非疯掉了不可!”
   程风对雪柔说:“大难不死,我们必有后福!”
   是的!这场车祸使他们原本亲密的友情更加深厚。这份厚重他们将自己用一生来体味!元月五号――成了他们共同的生日。
  
   学生时代的共同爱好使他们有了友情,这场车祸使他们情意更深。他们一起畅想未来,他们从同学到朋友,再到知己,共同走过一段难忘的人生旅途。然而,他们仍然走不到婚姻的殿堂。
   也许,前世今生,他们只能做知己!
   程风说:“无论哪一个有了痛苦,遭遇了麻烦,我们都知道还有一个知己和自己站在一起!”。
   是的,知道这一点,他们就不会孤独。
   现在,又要到1月5号了。雪柔不会忘记这个日子了。其实她又何尝忘记过?原本过马路不怕车的她,现在异常怕了。那个阴影,已经印在脑海里。
   他们差一点点就把:“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变成现实。程风和雪柔,不知该不该相信前世今生,却深深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四、
  
   如果往事都是前世,那么,雪柔下乡、参加高考、与程风同学,该都是今生经历吧?
   那一年九月,天阴沉沉的。一辆大解放,拉着铁路大院九名应届高中毕业生,来到离家十多公里的农村,那里有一个很祥和的名字:安乐村。雪柔就在其中。
   三个月后,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雪柔听到农村的高音喇叭里传来高亢刺耳的广播,具体说了什么话雪柔已经记不清了,大意是:国务院重要通知,因文化大革命被停止了十多年的高考制度,又恢复了。听了广播,雪柔心里动了一下,仅仅一下而已。因为十年文革成就了她整个小学直到高中毕业。这十年,雪柔到底学到多少知识,她心里清楚。哪有胆量去参加高考呢?

共 9795 字 3 页 黄冈癫疯病的症状是什么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445213&pn2=1&pn=1" class="pre">首页123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