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春天在哪里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4:03:22
【一】
   今年农历正月初二就立了春,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但乍暖还寒,特别恼人。
   转眼到了三月,依然是寒风瑟瑟、阴雨绵绵、愁云不展。尤其这阵子,气温骤降,寒冷异常。天气预报说,是冷空气侵袭――倒春寒。
   老太婆手里拎着个黑胶袋,气喘吁吁地扶着楼梯扶手,象蜗牛一样慢腾腾地向楼上攀爬。她人瘦,头小,戴顶烟灰色针织帽,衣服穿得很厚,远远看着,象一只孵蛋的老母鸡。她的腿张得很开,呈外八字,象打着石膏一样僵硬、迟缓,每走一步,都要咬牙裂嘴,一幅痛苦的表情。
   连日的阴雨,诱使她关节炎发作,全身痛酸,坐卧不宁、寝食难安。还伴着不间歇的气喘、咳嗽,让她苦不堪言。
   此时,她靠在斑驳的墙壁上,张大口不停地咳嗽,人软软的往下滑落。
   咳咳咳……
   她痛苦地蹲着,耸着背,捂着胸,咳得翻江倒海,眼泪鼻涕直下。她用力地咳,要咳尽喉咙的浊物;她哇哇地吐,想吐干一腔的苦水。而干瘪的胃里,却似有不尽的资源,咳得肺都炸了,也停不下来。
   我要死了吗?
   她绝望地捂着疼痛的胸口,含泪望着冰冷的楼道。
   这是一幢老式楼房,有十一层高,没有电梯,只一条又陡又窄的水泥楼梯,成“之”字形从一楼连接到顶楼。在每层楼拐弯的外墙一米高处,用砖头砌成十字形窗户,给楼道采光通风。
   前年,老太婆的大儿子花了三十来万,从前房东手里买下了位于十一楼的一套三室两厅的住房,在城里安了家。房子虽然陈旧了些,但宽大,前房东淘汰的旧家具家电也可以将就着用,比起周边那些动辄上百万元的,划算多了。在全国楼市节节攀升的今天,一个下苦力的农民工,在城里买套房是多么的荣耀,也是多么的不易。所以,虽然花光了全部积蓄,还借了几万元才全款买下这套二手房,大儿还是很得意。
   一阵风灌进来,老太婆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感觉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她吃力地扶着墙壁站起来,用鞋底擦拭地面的痰液。痰黄绿色,很稠,粘附在开裂的棉鞋底上,厚厚一层。
   她慢慢地擦着,头脑里思量着刚从巷子口老太婆们那儿听到的传闻――城北天桥上,有个卖草药的老汉冻死了。死在一幢拆了顶的废楼里,被发现时全身发黑,长满了尸斑。因为没有亲人认领,被120拖走了。
   是啥时候死的哦,连个收尸的都没有……啧啧,太可怜了!
   哎,没有子女硬是造孽哟!
   老太婆们的叹息让老太婆心里悬吊吊的。
   会是他吗?
   她认识个老汉,七十多岁了,常年在城北天桥上卖草药,无儿无女。
   千万莫是他!
   老太婆心里祈祷着。那个老汉可不能死哩。老太婆是个药罐子,没有钱,医院上不起,西药买不起,一直靠草药活命。老汉的草药便宜,份量足,隔段时间,她就会去配几味药,一次能省好几块钱。要是他死了,药费又要多出好多哦……
   想到这儿,老太婆胸口憋闷,一口痰涌上来,卡在了喉咙。她急忙蹲下身子,一只手扶着墙,另一只手紧紧拽住黑胶袋。
   胶袋黑黑的,跟老太婆黑旧的衣服一样,毫无生气,只有外露的半截青绿蒜苗,显示着春的气息。
   【二】
   老太婆手持遥控器,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画面,把地方台的新闻节目看完了,也没看到天桥冻死人的新闻。
   她心里有些不平衡――哼,这电视,平时连只狗走失了都要播,死了人反而没消息,难道,人还比不过狗?转念又一想,电视都没播,可能老太婆的传闻是假的呢。这些老太婆,没事爱闲聊,耳朵背记忆差,张冠李戴的事时常发生。这样一想,心下也就释然。
   沙发是前房东留下的,麻灰色,很陈旧,座垫都塌了。屁股一坐上去,整个身子都会深深的陷下去,象蜷进一个坑里。
   老太婆蜷在沙发里,象一只猫,身上裹着薄薄的旧棉被。她紧紧的掖住被子的四角,把脖子尽量缩紧些,还治疗癫痫用丙戊酸钠是龇着牙丝丝抽冷气。她的两条腿盘曲着,胯部尽量地分开,并不时用手在大腿根部揉搓着,脸上的皱纹就扎成堆,一幅痛苦不堪的表情。
   沙发旁有台电暖器,垂头丧气地站立着,仿佛不属于这个季节。是的,媳妇说过,开春了,电暖器要少开,那么大功率,太耗电。所以,电暖器被闲置着,只在家里来客人或者孙女温习功课时,才粉墨登场。
   有一次客人走了,她还坐在电暖器前,媳妇就似笑非笑地跟她“商量”说,老太婆,这电暖器你一个人用得最多,怕是要分摊点电费哦。
   啥?她当时没明白。好多?
   五十吧。自从你来后,家里开支多出一大笔,我们挣钱少,你就分担点,一个月出五十好了。媳妇很大度的样子。
   她却懵了,自己一个老婆子,不能做工,没人接济,一个月几十元的养老金,生了病连病都看不起,哪来钱交电费?她明白媳妇要的不是电费,而是让她不要开电暖器。毕竟儿子媳妇日子也过得拮据。儿子在工地打零工,媳妇给人做保姆搞清洁,两人收入低工作没保障,要攒钱还债,还要供孙女读书,成天苦着一张脸,恨不得一块钱掰成两块用,巴不得天上掉银元。所以,哪怕再冷,她也是蜷缩在硬床板上,捶着那不争气的身体,咬牙忍耐。
   她抬眼,墙上的挂钟已指向九点。媳妇该下班了。她赶紧起身,颤巍巍地把被子抱回了房间。媳妇交待过她,没事尽量呆在自己房间,不要随处咳嗽吐痰,四处散播病茵。其实她的病并不传染,但媳妇的话就是圣旨,儿子服从,她更得服从。
   一会儿,她就听到门“呯”的一声撞上,同时传来媳妇怒气冲冲的声音。个死老太婆,太难侍候了!每天象孙子一样鞍前马后的服侍她,还横挑鼻子竖挑眼。妈的,有点臭钱就了不起啊?老子还不想干了……
   老太婆站在门口,看到媳妇气鼓鼓地坐在沙发里,头上还冒着热气。因为激动,她的脸涨得通红,瘦长的脸有些扭曲……
   等媳妇讲完电话,她才轻轻走过去,心疼地问。英儿,老太婆又为难你了?
   媳妇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没理睬她。
   老太婆听说过,那老太婆一个人,儿女不在身边,脾气大,难伺候,保姆换了一拔又一拔。媳妇干了半年,就多次委屈地赌气不去,可睡一觉,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哎,挣点钱难啊!
   老太婆挪到厨房,拎出一个黑胶袋,吃力地拿到媳妇跟前,讨好地说,英儿,你看……
   哪儿来的?媳妇的脸色柔和了些,用怀疑的表情看着她。
常见的癫痫药物有哪些/>   买的。今天没下雨,我去领了养老金,顺便买了块肉。这周佳佳要回来,你少买点菜,弄个蒸肉吃。对了,你有没听说,城北有个老汉冻死了……老太婆没话找话地想缓解下媳妇的情绪。
   尽是肥肉!媳妇用指尖翻了下,脸上的肌肉又僵硬了。明明是个人想吃肥肉,拿佳佳作幌子,又不是不晓得佳佳在减肥……媳妇趿拉着拖鞋进了洗手间。
   老太婆独自呆呆地站着,脸上凉丝丝的,黑胶袋无力地垂到了地上。
   这块肉,差不多花了她一个月的养老金,相当于一个月的草药费。她是咬着牙,狠着心才买下的。她满以为会博得媳妇一笑,不想却得来一顿数落。谁说没人吃肥肉?她就想吃,那种肥肥的软软的蒸肉,和着米粉的香味,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油……
   儿子出了远门打工,媳妇在主人家吃饭,从不过问锅里的事。她食量小,也不是个挑食的人,就着家里的萝卜土豆大白菜,凑合着吃了半个月。但这段时间天气冷毛病多,她想恐怕是肚子长久没进啥油水造成的,补一补或许会好些。正好明天周末,佳佳会回来。这孩子小时最爱吃肉,现在不知怎么了,碰都不碰带膘的,说是怕长肥。哎,正是长身体的阶段,不吃肉怎么行呢?
   媳妇阴着脸从洗手间出来,呯地一声就把卧室门关上了。
   老太婆在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缓缓地举起手敲门,并用乞求的声音喊,英儿,开门哪……
   干嘛?半响,门才打开,媳妇打着哈欠,歪歪斜斜地依在门上,头发披散,脸色愠怒。
   英儿,你帮我看看,这长的是什么?长几年了,刚开始只有指甲大,也不痛。现在不知咋的,越长越大,又硬又痛,走路时特别磨人……老太婆费了好大劲,才艰难地脱下四层裤子,指着大腿内侧一个鹅蛋大的肿块,难为情地问媳妇。在灯光下,那个肿块,又红又硬,象个结一样突兀地盘在大腿内侧……
   媳妇没有回应。
   老太婆抬起头,只见媳妇裹着被子,面朝内躺着,双肩随着鼾声轻微地起伏着。一段电热毯的电源线横卧在床头,特别显眼。
   【三】
   周末,大儿意外地回来了,一瘸一拐的,说是脚在工地受了点伤,要休养几天。
   媳妇一见,脸黑得象陈年的锅底,倒竖着八字眉,准备发作。但看了眼沙发里的佳佳,咽了口口水,在厨房把锅碗磕得叮当响。
   老太婆偎在电暖器旁,乐呵呵地盯着佳佳看。佳佳读高三,隔周才回来,她觉得好漫长。她巴掌大的脸上,干涩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巴张得象含着个大鹅蛋。虽然孙女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比媳妇还高出半个头,但在她眼里,还是那个流着鼻涕,屁颠屁颠追着婆婆叫闹的小丫头。看到她,她就想起了儿女们小时候的模样,想起儿孙绕膝的光景,心里暖暖的。只是,孙女不再象小时那样粘着她,叽叽喳喳个没完了。她少言寡言,冷淡孤僻,只在对着手机时,脸上才展露少有的笑容。
   哎,读书的压力太大了!
   媳妇弄了满满一大桌菜,全是佳佳爱吃的。香肠、烤鸭、鸡腿、牛筋、排骨……老太婆买的肥肉被炒成了回锅肉。回锅肉煎得很硬,媳妇说油逼干了才不腻。
   饭桌上,老太婆端着碗,捏着筷子,看着满桌菜,不知从何落筷。
   她的碗很特别,是个笨拙的土瓷碗,农村办酒席蒸扣肉那种,不值钱。媳妇是个节俭人,吃了人家送礼的扣肉没舍得扔碗,老太婆一来正好派上了用场。媳妇说老太婆毛病多,怕传染,不能混着碗用,这个碗正好区分。
   婆婆,你怎么不夹菜吃啊?佳佳嘴里含着块鸭腿,好奇地看着她,脸上嘴上都是油。
   婆婆平时吃多了,不想吃。老太婆从皱纹深处挤出一抹笑容,忙低下头猛扒了口米饭。心里鄂州哪里治疗癫痫最权威悲哀,老了,一口牙掉得一清二白了,啃不动带骨头的东西啰。
   妈,学校又要订复习资料,要交钱哦。
   唔,没问题。只要你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学校。
   妈,清明节学校组织去扫墓,我那校服太旧了,要买套新的。还有,这次寒流很多山区受了灾,学校组织捐款,我是班长,要带头多捐点……
   哦,要多少?
   一共两百吧。校服一百二、捐款五十、资料费三十……
   嗯,好的。先吃饭,学习辛苦,吃多点……媳妇脸色微变,迅即又恢复常态,怜爱地给佳佳堆积如山的碗里夹了筷子菜。
   哟,都清明了?今年要不要给老汉多烧点纸?这几年钱不好挣,莫是老汉在下头作怪哦?儿子放下酒杯,征询着媳妇。
   这时,老太婆的手机响了。
   喂,哪个?老太婆看不清显示屏上的数字,总是接了电话先问句哪个,而且声音振奋。媳妇厌烦地斜睨了一眼,起身到厨房盛汤。
   哦,是琴儿哪!在屋头,不冷,开春了嘛,再说家里有电暖器,哪冷得到。嗯,正在吃哩,吃得好着呢,鸡鸭鱼肉啥都有……咳咳,没事,吃呛到了,咳出来就好了……好,好得很,放心吧,他们都对我好!要回来给老汉上坟啊?要得……嗯嗯,我晓得……
   老太婆握着手机,自顾自兴奋地讲着,嗓门越来越大。
   佳佳不耐烦地嘟噜说,婆婆硬是的,讲个电话那么大声,吵死人了,都没心情吃饭了。媳妇恨恨瞪了儿子一眼,儿子就重重地咳了几声。
   老太婆终于感觉气氛不对,急急挂了电话,轻声说,是你妹妹的电话。
   儿子夹了一筷回锅肉,砸巴一下咽下肚,再吱溜一声灌下一口老白干,才慢悠悠地说,咋的了?查岗啊?怕我们亏待你不是?
   不,不是……老太婆惶恐地直摇头。她就是随便问问,主要是说要回来给老汉上坟。
   上坟,上啥坟?我家的祖坟,她凭啥来上?儿子瞪圆了双眼,他的眼睛很浮肿,喝了点酒显得血红血红的,甚是恐怖。
   老太婆端起碗退到沙发上,眼里噙着泪,嗫嚅着说,莫那样,个人的老汉,哪个不可以祭拜嘛。老话说打断骨头连着筋,都是亲兄妹,闹得太生疏,叫我这个当妈的怎么安生……
   你还帮她说话!老太婆,你要搞清楚,是哪个在养你。儿子一声雷吼,吓了老太婆一跳,手一抖,老土碗差点摔倒。
   哼,亲兄妹。老太婆,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不记得她是怎么把你撵出来的了?说当儿的得了家产该养老送终,养了几年是在帮我们尽孝。我们得啥了?一间破瓦房,猪狗都不愿住,也算家产?再说,她也是老太婆生养,连她儿子都是老太婆带大的,凭啥癫痫发作时尖叫正常吗撂担子?现在包袱甩了,假惺惺打个电话装起孝子了……媳妇一口一个老太婆,像叫阿猫阿狗似的。
   女儿和儿子有隔阂,因为她的赡养问题,几家人闹翻了脸。
   手心手背都是肉,看着自己的亲骨肉闹得四分五裂,还是自己惹的祸,老太婆的心里象插着把镰刀,硬生生地痛。她多希望一家和睦,她劝了这头劝那头,可是只换来这个责骂那个咆哮。

共 12426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