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绿野征文】鳖假精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48:49
   虽说鳖老爷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可心头压着心病。这些年来夫人不曾为他生下一子半女。鳖老爷眼见自己年纪一年年大了,断了香火,庞大的家产无人继承,不免有了心病。原想纳妾生个一子半女也好继承香火,偏偏夫人不允,见丈夫有纳妾之心,天天为这事吵闹。      鳖老爷有心无胆。有好事者提议来个金屋藏娇,到时木已成舟,夫人再怎么闹也无济于事。鳖老爷笑而不语,暗中采纳。在外秘密筑巢,暗渡陈仓。过得一年,小夫人竟为鳖老爷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一炮双响,鳖老爷喜得发狂,把小夫人迎娶回家。夫人虽是恼怒,见两个娃儿可爱万分,心头欢喜也就默认了此事,给取名鳖假仁、鳖假精。      待到双儿百天,鳖老爷大摆酒席,宴请全村男女老少。在众人祝贺声中,鳖老爷兴奋不已,多喝了几杯,不想第二天卧床不起。以为偶感小恙,不想过得几日病情却越发重了,人也奄奄一息,眼见活不成了,急唤土郎中吃了一箩筐草药。也是鳖老爷心事未了,怕孤儿寡母被人欺负,所以撑着一口气不肯咽下,总算保住了性命,落了个半身不遂。      眼见着一双儿子长大,鳖老爷心事了了,两脚一挺散了气,放心去了西天。兄弟俩接管了家业,觉得呆在小村庄没甚意思,便想出门见见世面。听说上海滩繁华发达,人间天堂。坐着小火轮来到上海滩,果然大开眼界。      鳖假仁善于钻营,凭借雄厚的家产在上海滩置产买房很快站稳脚跟。拜金商会会长见鳖假仁年轻有为,钱途无量,便把女儿嫁给鳖假仁。   鳖假精则结识了戚白石、肖浑浑等一班狗肉朋友。戚白石、肖浑浑等见鳖假精出手阔绰整日里围着奉承,鳖假精自觉就像做了统领一般,心里好不欢喜。      鳖假仁自娶了会长千金,便把家中财政大权交于夫人。鳖假精使钱没了以前那么顺手,心中渐生不满,在戚白石、肖浑浑等一班酒肉朋友怂恿下与哥嫂几番吵闹,脸皮撕破要求分家。      鳖假精如愿得了一半家产。自立门户买了几处房产,使钱如脱缰野马再无人约束,整日与戚白石、肖浑浑等班酒肉朋友夜夜笙歌,好不快乐。   不出三年便挥霍一空。戚白石、肖浑浑等见鳖假精再无分文,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初时鳖假精还能仗着名头在外面能骗些吃喝。久了,那些老板总不见还账,没了好脸色,待探得底细,纷纷上门把鳖假精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搬了个空。   眼见家徒四壁,万般无奈只得厚着脸皮去鳖假仁借些银子度日。鳖假仁又气又恨免不了要说上几句教训一番。鳖假精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表示痛改前非。念着兄弟情分,鳖假仁自然给些银子。   鳖假精得了银子转身就把刚才说的话忘得干干净,依旧花天酒地。三番五次,鳖假仁见鳖假精实在是无药可救,关照门房呆阿二以后不得放鳖假精进门。      这日鳖假精钞票用光又上门来借,不想被门房呆阿二档在门外,不免恼怒,隔空骂了几句太平山门,只得悻悻走人。一路暗自思量去哪里混些吃喝,不曾留意后面开来一辆橡皮轮黑色小汽车。小汽车尾随鳖假精到无人处,车头在他屁股上轻轻一顶,鳖假精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连啃了几口烂泥。   鳖假精弹簧一般从地上跳起来,两手叉腰眼皮一翻,张口便骂。车上跳下三个人来,个个满脸横肉,瞪着蛤蟆眼似如恶神一般。   鳖假精不觉心头发毛,忙把剩下几句骂人话连同烂泥咽下肚去,挤出一丝笑意连赔不是。忽觉眼前一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人已腾空而起。原来三人手脚麻利,用麻袋往鳖假精头上一套,抬起往车里一塞,小汽车急驰而去。   鳖假精在车里死命挣扎拼命叫喊,身上吃了几拳。听得一个低沉凶恶声音道:老实点再叫请你吃花生米。腰里又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戳的几下,不敢再叫,全身冰凉如僵尸一般。   昏昏沉沉也不知过了多久,回神过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日不见太阳夜不见月亮,惶惶不安,思前想后自己不曾得罪过任何人,也不知为什么要把他捉来关在这里。      这边鳖假精关在小黑屋惶惶不安,那边鳖夫人是慌作一团。话说鳖夫人一觉睡到中午,吃了午饭,一番梳妆打扮,差不多已是下午三时多,便准备出门去打麻将。管家急匆匆送来一封信。鳖夫人好生奇怪,暗想谁会给她写信,拆开一看,一声惊呼瘫倒在化妆台前手脚冰凉。   管家刚出屋外听得夫人惊呼,急返见夫人脸色发白,信跌落在心知不妙,捡起信见上书:   鳖夫人大鉴:实因兄弟目下家累颇重,需用甚急。不得已绑鳖假仁。愿以五万元现金交易,必须用十元钞票。今晚九时离尊府三里外黄土桥边交付,万一不见驾临或报告警察,则弗怪无情,等着收尸。kk党。   管家急摇了几通电话,都说不曾见过鳖假仁。告之夫人去警察局报告。鳖夫人焦急催促道:“老爷现在非常危险了,莫管这么多了,快去准备钞票。”管家晓得此事一刻也不能踌躇,便忙着去筹备钞票。到了下午七时,夫人等的都快要发疯,才见管家抱着一包钞票回来。   与管家分坐了两辆黄包车急匆匆出门。刚走了几步,忽见鳖假仁坐着汽车回来了。夫人又惊又喜,抱着鳖假仁又哭又笑。   鳖假仁丈二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看着夫人,暗想:今天夫人怎么发起疯癫来了。等看得那信不觉吓出一身冷汗:“那绑匪错把鳖假精绑了去。”暗自庆幸,吩咐管家拿五百大洋去与绑匪谈判。一旁夫人冷冷道:“谁知道是真是假,说不定是你那败家子穷急疯了想来诈钱。”鳖假仁听夫人这么一说,觉得夫人说得有理,便把信一团扔了。   话说那绑匪四人行在车行租了小汽车,侦察了几天,却错绑了鳖假精。自以为得计,给鳖夫人去了信。兴高采烈等到晚上,伏在黄土桥边草丛中等着鳖家人送钱来。不想直到半夜鬼影不见一个,被草丛的堆里那些蛇虫百脚咬得半死不说,反等来一场大雨浇得湿透,气急败坏回到客栈把鳖假精从小黑屋拖了出来。      为首一人一拍桌响怒道:“没想到你鳖家钱看得比命重,害的老子半夜做乌龟,既如此今日莫怪老子无情。”手一挥,上来两人摸出两把菜刀驾在鳖假精脖子上。      鳖假精吓得魂儿飞出身外,两腿发软便要下跪求饶。猛然一个激灵醒悟过来:定是这帮笨伯把俺当作鳖假仁绑了来,没捞到好处,俺却成了替死鬼。急中生智爆发一阵狂笑,道:“想我鳖某人在上海滩虽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别的没有钞票有的是。”      为首那人见事有转机,变了态度,双手一拱道:“鳖爷莫怪!我那些手下真不会办事,不识好歹,委屈鳖爷了,多多得罪!来,快准备酒菜,给鳖爷压惊!”      鳖假仁早已饿极,眼见放上一桌酒菜也不客气,一番扫荡扫去了大半。酒足饭饱一拍桌子道:“笔墨伺候。”几人急忙找来笔墨,研得墨浓,舔得笔饱,恭恭敬敬双手递上。      鳖假精拿过毛笔大笔一挥,只听得哇声一片。再看那几个人如同得了甲亢一般,眼珠突出歪脖吐舌活如吊死鬼一般,两脚一软齐刷刷跪在鳖假精面前磕头如捣:“鳖爷大慈大悲菩萨心肠乃菩萨转世救吾等水深火热中,今世无以回报,来世定当做牛做马报答鳖爷。”   鳖假精暗自好笑把笔一扔,伸个懒腰哈欠连连。那几人也算识事,连忙拿来烟枪,鳖假精舒舒服服吸起烟来。      金钱魔力真是无法阻挡。鳖假精随手胡乱写了五十万便囚犯摇身变成了太上皇,整日好吃好喝,一帮人反似成了他的仆人一般,被他呼来唤去。      一连几日不见五十万钞票,几人不免着急。鳖假精一脸不悦:“五十万十元钞票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筹备,再等些日子自会送来。那几人听之有理傻傻等着。”   那边客栈老板几日来见那帮人整天好吃好喝,只见赊帐不见还帐。算盘一拨啦,吓得一跳已欠帐三百,沉下脸来催着要钱。几人被催急了,恼怒起来与老板吵将起来,这一吵不想刚好惊动路经此地的两个警察。见着警察以为事败,吓得两腿发软,一哄而逃。      可怜鳖假精被老板捉住。鳖假精哇哇大叫,百般解释自己乃被人绑架,老板那里信他,扣押做工抵债。鳖假精一下从太上皇变成苦役犯,劈柴扫地挑水擦桌。自出娘胎娇生惯养吃喝玩乐那曾干过这等粗活,叫苦不迭。一天下来早已腰酸背痛,晚上躺在柴房间里全身似散了架,心生怨恨心里把鳖假仁骂了个底翻天。      一天深夜借着上茅房觅得机会,翻墙而逃。天蒙蒙放亮,来到一石板小桥,看看无人追来,松了口气在护栏上坐定。一股葱香味飘来,唤醒了鳖假精肚里的馋虫。那些虫儿已是一天没吃到东西,现在闻到香味哪里肯放过鳖假精,隔着肚皮敲锣打鼓,引的鳖假精口水横流。      鳖假精扭头一看,原来在河对面桥头下一家大饼店已开门营业,刚出炉的大饼油条散发出阵阵香味。鳖假精摸摸口袋一个沙壳子也没有,咽咽口水,终抵不住大饼油条香味,摇摇摆摆进了大饼店,一口气吃了三碗豆腐浆,六只大饼,九根油条。吃饱喝足假意伸手掏钱,暗暗在衣服上扯下一粒纽扣,重重往桌上一放:老板不用找了。   老板正忙着烘大饼,老板娘正忙着氽油条,都不及细看,听声音以为给了一块大洋,喜得连声道谢:“谢谢老板!老板走好!谢谢老板!老板慢走!”      鳖假精急步出了大饼店,怕老板发觉有假追出来捉他做工赶紧拔腿就跑。又一路狂奔,直至跌倒在一石狮子旁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喘气。   待顺过气来瞧着石狮子有些眼熟,抬眼一看头顶上“鳖公馆”三个大字金光闪闪灿灿。不觉一愣:原来自己不知觉中跑到了鳖假仁家门口。      鳖假精呆呆看着,不由悲从心来;恨自己整日里花天酒地败尽家财落到今天这等地步,不由嚎啕大哭。想到家徒四壁真是凄凄戚戚,想起那天被门房呆阿二档在门外,鳖假精转而又愤愤不平:“我做了替身,你却不闻不问。自顾自过着好日子,哪有一点骨肉亲。”抬脚就要踢门。一想呆阿二定会阻拦,往四周望望,见远处一家门口放着一只煤炉,炉内放着些木柴一些纸片,炉边上有几只煤球。估计主人忘了拿火柴进屋去拿了。   鳖假精呆呆望了一会忽的心一动,悄悄溜过去趁着无人抓起一只煤球钻进一条弄堂,见前后无人把煤球往脸上身上手上一阵乱抹,又在旁边一条臭水沟打了几个滚,奔到鳖公馆对着大门一阵乱踢。      门房呆阿二刚起床,在内院子里刷牙。猛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慌忙扔了牙刷,脸顾不得擦,急忙跑去开门。因咋夜听的管家说起今天老爷有重要客人要来拜访。现听的敲门声,以为重要客人来了,急急来开门。   门闩刚除,滚进一个黑糊糊的人来,一股臭烘烘的味道扑鼻而来,呆阿二吓了一跳,急忙后退。眨眼间见那黑糊糊的人往里直冲,呆阿二急得大叫,门也顾不上关慌忙冲上去拦住,待认出是鳖假精不由愣住,暗想:几日不见,鳖二爷竟然落魄到此等地步。      趁着呆阿二愣神,鳖假精趁机往里跑,刚到客厅门口里面跑出一人,两人撞在一起。鳖假精差点摔个跟头,抬头一看是管家,伸出黑糊糊的手一把推开。管家不曾防备打了个转,稳住了身子。      原来管家一早起来,在内院天井里打一路太极拳,觉得精神倍爽,泡了一壶碧螺春,一面悠闲喝着茶,一面喂着自己养着两只黄雀。听到外面呆阿二大呼小叫的以为出了什么事所以急急赶来。不想与鳖假精撞在一起,低头一看身上今天刚换上新做的衣服,已是乌不三白不四还隐隐散发一股噱噱叫的味道。不由大怒,张口便要骂人,抬眼看清是鳖假精,惊的说不出话来,眼瞪瞪看着鳖假精冲着进屋去。   管家回头见呆阿二在一旁愣愣呆立,又见大门笔直敞开,一腔怒气全泄在呆阿二身上,把个呆阿二骂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呆阿二灰头土脸,关了门回到门房,刚在长凳坐定。啊呀不好!一声惊呼,跳了起来。原来桌上一只自鸣钟,一对铜香炉,两只热水瓶不见了踪影。定是刚才没关门让溜进门的小偷偷了去,急急开门追出,哪里还有小偷的影子。   呆阿二回转门房间,再细细一看又是啊呀一声;这可恶贼骨头竟然连放在碗厨里的一碟雪菜毛豆子、一碟萝卜干、一碟油氽花生米、三碟吃粥菜一同偷了去。呆阿二一屁股跌坐在长凳上,欲哭无泪,连叹晦气。今日定是撞了狗屎运了。一个人在门房间生闷气。      太原哪家医院癫痫好郑州哪个医院专业治癫痫病鄂州那里有治疗好的癫痫病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权威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