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云】板栗与鱼(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15:39

(一)捡板栗砸板栗

现在的家乡,被冠以了不少名称,零几年有了杨梅之乡;在国家湿地公园建成以后,我想会有旅游之乡的称呼。但在这些称呼之前,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板栗之乡的称呼。

如今放眼群山,皆是杨梅之地,万亩之说,绝不是虚的。可在我小时候,家乡还是板栗的天下。

家家户户几乎都种植了板栗,多则后山几十棵,少则门前一两棵。最惹人羡的就是我家的那棵参天板栗,论辈分,那是爷爷辈的;论个头,那是遮天蔽日;论收成,那是硕果累累。树干粗的,3、4个小朋友才能抱得圆,我没见过大人抱着量过,但我和小伙伴手拉手抱过那棵板栗。

七月杨桃八月楂,九月板栗笑哈哈。金秋的时候,板栗成熟,你抬眼望去,都能看到那裂开的壳里,闪着光的暗褐色的栗子。硕大的栗子,就像红烧肉一样,令人垂涎欲滴。裂开的壳,仿佛含不住肉的乌鸦,只要一阵风过,栗子就会落入我和小伙伴们的嘴里。所以放学最快乐的一件事就是和小伙伴们冲到我家板栗下,看谁捡的板栗多,那真是一次次寻宝之旅。有时候你弯腰去捡板栗,冷不丁地被砸了一下,要相信这不是小伙伴们的恶作剧,恭喜你中了板栗,哈哈……这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像我这种经历过被壳砸过脑袋的人,布满刺的壳砸中头,你能想象吗?头顶针毡。无数的小刺扎在头皮上,火辣火辣刺痛的感觉,以至于妈妈帮我一根一根挑刺的时候,我不哭了,痛得麻了。

板栗生吃,可以享受到鲜美甘甜;蒸着吃,最好搭上稀饭汤,醇香浓厚;当然也适合做菜,红烧猪肉也行,干蒸猪肉也好,栗子吸油,入口香绵。炒板栗,农村人不会,不过我们小孩子自有一套吃法,放进灶里烤板栗,那叫一个香!

自家的板栗总会有吃完的一天,而且也没有摘山上的板栗来得有野趣。一座座山上的板栗,主人早已懒得管理了,任由它们自生自灭。这自生自灭,也就成了野板栗,我和小伙伴们却充满了偷摘的刺激。这野板栗自然不能和我家的参天板栗比,大多高2、3米左右,对于农村娃来说,爬这样高的树,小菜一碟,不管是小伙子还是姑娘们。我们爬上去,用一根棍子,先把板栗敲下,然后在山上找块石头,砸开壳,取出栗子。

砸板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要吃它的肉,就得先学会挨它的刺。左手拿一根树枝,摁住壳,右手拿一块石头,从边敲开一个口,熟练掌握窍门的人,就会在另一边再砸一下,栗子就会蹦出来。不懂窍门的人,就会用手去扳开,这力大力小没控制好,挨刺是难免的。山上的栗子虽小,却鲜嫩多汁倍甜。这恐怕就和我们喜欢路边的东西一样。

我记得放学的路边也有三棵挺大的板栗,路的一边是小溪,一边是鸭子塘。鸭子塘,顾名思义,就是放养鸭子的池塘。三棵板栗,也是无主之树,放学的我们,也享受过它的恩惠。无主的板栗,被索取,被摧残,却不曾被照顾。年复一年,在不知不觉中,三棵树相继变成了枯木。我当时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只是觉得有点可惜,放学的路上再也捡不到板栗了。直到后来,我感到那是不可逃避的宿命。

自从我父母外出挣钱,可想而知,我家的那棵参天板栗,也成了无主的树。在那里,盖起了两层的楼房,房主使用的巨型砧板,是我家板栗树桩锯下的。我不知道房主在数多少圈年轮的时候,有没有眼花过,枝繁叶茂也都成了经久不绝的柴火。这些事情,是房主入住新家请客的时候,我父母才知道的。

(二)开塘

腊月二十八、二十九,是村里开塘的日子,是仅次于买新衣服掀起的年前的热闹气氛。开塘,就是家家户户把鱼塘的水舀尽,然后抓鱼,也叫摸鱼,摸鱼是最有玩头的,末了晚上的全鱼宴却是一大口福。

小山村不大,十来户人家的鱼塘差不多集中在一块,大大小小的池塘在年底显得特别安静,似乎肥硕的鱼都躲藏了起来。无论谁家开塘,都能引来村里男女老少的围观,尤其是10来岁的小伙子,水还没舀尽,看到鱼就跃跃欲试地想抓,在塘沿摸着田螺、泥鳅,还有泥蚌。好不热闹!

要把鱼塘的水舀尽,是件大工程,鱼塘看似不大,实则往往是上午开工,要到下午3点左右结束。一则是舀水的工具太简陋,起初用的是浇菜的长勺,一勺一勺的舀,费时费力,还落得腰酸背疼;后来改成了用桶,桶两边拴着绳子,两个人拉着绳子带动桶,有节奏地把水舀出来;小学的时候,终于有了抽水机,这下迅捷轻松了许多,也把我妈和我从舀水中解放了出来。二则鱼塘开挖是越往中间越深,平时割草喂鱼,在塘沿觉得水很浅,谁也没想到一口小小鱼塘的水能灌溉十几亩的田。

当大部分的鱼都处于浅水状态时,轰轰烈烈的摸鱼就开始了。

隆冬腊月,鱼塘里的水却很暖和。摸鱼的人都穿的比较单薄,最好短袖,卷起裤腿,拿着特制的捞鱼网勺。若要抓鱼塘中间的大鱼,技术好又有胆量的,就只穿着四角裤豁出去了。抓鱼是技术活,因为鱼鳞很滑,鱼在水里又窜得飞快,而人在泥塘却举步维艰,如果穿着雨鞋还容易陷在泥沼拔不出来,所以大人一般不让小孩往中间摸鱼。

有经验的父辈摸起鱼来自然得心应手,不过他们更乐于站在塘沿看着小伙子们摸鱼,看着他们怎么抓也抓不住的滑稽窘态,笑得合不拢嘴,但又忍不住指点。那真真叫做“摸鱼”,因为小伙子双手用力抓过去,鱼就窜走了,只有摸到鱼的刺激和转瞬消失的得意,往往高喊着“我抓到了!我抓到了!”,下一秒就从手里挣脱了。

摸鱼,我佩服我的堂哥,不仅仅是他快准狠的技术,更重要的是他聪明的小伎俩。堂哥,留着90年代流行的郭富城头,俊朗笑容,行事潇洒。每逢有人家开塘,他都喜欢主动请求帮忙,男人外出务工的人家自然乐意。只见堂哥一抓一个准,一条一条的鱼往上扔,有时候他双手会在水里摸很久,注视着水里,塘沿上的人都屏息以待,以为是什么宝贝。然而,堂哥也只是摸向别处了。

当鱼塘的主人确定鱼都抓完了,就回家了。堂哥没有走,他摸着鱼塘主人不要的泥蚌还有寸大的小鱼。暮色降临,堂哥突然有了动作,他拔腿走向中间,低头弯腰,双手一伸进水里就扔出一条鱼,一两斤的鱼,总的三四条。我吃惊的问他怎么还会有那么多鱼,他提着鱼,露出狡黠地笑,赶着路,边走边透露了这天大的奥秘。原来他每次帮人家抓鱼的时候,都会偷偷把中等大小的鱼塞到泥里,悄悄记住位置,等人家走了,再捞回家做下酒菜。

因为堂哥留我吃了下酒菜,不仅收买了我的嘴,更收买了我的心。他这一招真的是太聪明了,帮了人家,拿一两条鱼也是应该的。等我长大,大家都到集市买鱼了,我为没能实施这一刺激又智慧的伎俩,而充满遗憾。

我也不懂为什么会有在二八、二九开塘的说法,也许是天气好,也许是日子吉利,不过我觉得主要是调动过年气氛的一次全村互动。一部分鱼捞回家养在缸里,拜年来客就有新鲜的鱼;一部分鱼裹面粉油炸,便于储藏,别有滋味。这些都是后话,我最垂涎欲滴的是当晚的鱼宴,鲫鱼红烧,草鱼清蒸,大头鲢煮汤,小鱼泥鳅油炸,还有炒蚌肉,韧劲有嚼头。

我最喜爱的是红烧鲫鱼,不是鲫鱼的肉鲜美少刺,而且这是我妈最拿手的菜。每次做这道菜,我妈就像得到了大展身手的机会,全家围着看她准备葱姜等一大堆佐料,酱醋米酒等一堆调味品,先油煎至微黄,接着下佐料调料,再少许水焖至熟。色香味俱全,一看就咽口水。每次吃这道菜,我妈就会不好意思地笑着叫全家人打分,结果也都可想而知,高分通过。看我们吃得津津有味,我妈打眼睛里笑了。

后记:板栗走了,杨梅来了,开塘依旧,人却非昨,孩子们的成长记忆就这样更替着,家乡却是永恒的。

南宁癫痫病正规医院云南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脸青紫、双眼上翻且无意识是癫痫吗日照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