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柳岸•往事】梦回杨柳湾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1:38
杨柳湾是泾川县城西面的一个小村子,是我童年及高中毕业后生活中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今年十二月十八日,泾川县人民医院骨科主任史博先生,发涵邀请我参加老家县医院落成庆典,当我再次踏上杨柳湾这块神奇美丽的土地时,不由思绪万千又浮想联翩,这里曾使我魂牵梦绕之地。   有人说杨柳湾因泾川一中所在地而著名,这里曾养育了著名音乐家杨大成,他1936年出生于泾川县杨柳湾村,15岁考入平凉师范,随后参军并考入西安音专。曾任中央民族乐团团长,是我国著名作曲家,一生致力于音乐创作,先后创作了《闹元宵》、《小白桦》、《垂柳》等众多知名音乐作品。而在我的心里,最迷人还是杨柳湾的山水和蔬菜,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我不是杨柳湾人,我的老家在泾河北岸的枣园,到杨柳湾要涉泾河,穿县城。我有一个小姑,解放前嫁给柳柳湾村的李家,住在泾川一中后面的半山凹里。姑妈在时父母亲常去,每年枣熟透了也送些让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尝尝。   杨柳湾与县城以小溪合子沟相隔,记得那时合子沟的水还是很大的,小溪上面有一座浮桥,供人畜通过,最让我意外、惊喜的是这座浮桥,也是我小时候到姑妈常去玩得最多,最有趣之处。那时贪玩,在木栈道的扶桥上来回跑,手扶铁链,摇揺晃晃,那桥就如九曲环廊般地蜿蜒在水面上,人动景移,一步一景,让人芳心大悦,每次都是让父母亲揪上耳朵才离开。   我不知这桥是谁修建的,就像我不知杨柳湾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一样。因为杨柳湾从我记事起村子里就没见到过杨柳树,柳树在汭河边,合子沟畔。现有的还是泾川到崇信县公路修通后栽下的。我后来也查过好多书,就连泾川著名学者、历史学专家、著名作者张怀群先生,一九八三年利用三年时间,足迹遍布十八个乡镇,二百一十四个行政村,行程二万一千余里,对泾川的每个村的名字起源进行了考察,唯一没有定性的就是杨柳湾。有人说,杨柳湾的名字与左宗棠西北植柳有关,我以为不然,左公柳是近代发生在西北的事,而现在的泾川县城,虽然是从明朝万历年间水淹安定郡,皇甫改泾州而来,也已有六七百年的历史,在此之前,杨柳湾肯定是存在的。   当时在浮桥上玩耍,真没想过,这座浮桥因修建泾祟公路在七十年代初拆除了,如果留到现在,也算泾川一景了。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在想,是谁有这样浪漫的心思,竟然把路伸到水面上?是谁有这样的创举,可以打破常规,造出一条水路来?这个设计师必定是个多情而浪漫的人,必定是个酷爱大自然的人!因了他,才有了桥上人的快乐与享受。人在桥上走,水在脚下行,树影人影水中的倒影,全成了不可描述的美景?肯定与泾川的历史某一个人有关,而泾川著名八景的“汭干晚渡”也与此桥有关联。   小时候多次随母亲去姑妈家,她的家离泾川一中百步之遥。从小我的活动范围总是以泾川一中为为圆心,方圆不超过五里地。六十年代,杨柳湾共有五个小队,除泾川一中,杨柳小学,合作医疗站建在川里外。其余的家家户户都住在丁家山一层又一层半山上的窑洞里,就像现在网上发出陕北窑洞图片那样,有人说那叫美,窑洞是冬暖夏凉,要我说那是条件所限,出门不上就下,真不方便,哪一位人不愿自已居住之地宽畅方便呢?   杨柳湾南靠丁家山,北依汭河水,西面是赖王家,东临过合子沟的小溪,过小溪上浮桥就是泾川县城。村子的土地,比泾川县城大了好多。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全村都是菜农,那时的生产队,按照人的能力大小,枝术高低,分好多小组,犁地、整埂、种菜、拨草、掏粪、灌溉,卖菜分工明确,每天下午收工后在生产队的大场里记工分,安排第二天的活,每日早上嘹亮的号声吹响后,社员就自觉地赶到各此工作岗位,从不迟到,也不早退,家家户户十点吃早饭,下午三点吃午饭,每当夜暮降临时,家家户户崖背上冐着浓浓枭枭的炊烟,小孩子们成群结队在大场里捉迷藏、滚铁环、踢键子,年长的爷爷奶奶们抽着旱烟,拉着鞋垫,啦着家常,年青的小伙子,媳妇婆姨们担着水桶,将一担又一担的井水挑回家中,直至水缸满为止。家门口的大黄狗静静地卧着,时有生人来时,会站起狂吠几声,主人的斥责后转上几圈,又静了下来,现在想起,那才是真正的农耕图,真正的乡愁。   杨柳湾人多地少,又是菜农,春夏秋冬都有菜,每个社员国家每月还供给24斤粮票这在平凉地区是唯一的。表哥大我十几岁,是杨柳生产队的队长,相当于现在的村长,支部书记姓田,叫田贵林,是复转军人,表兄每天的任务就是捡查各生产队的工作,还有表姐,没考上高中,能打会算,是生产小队的出纳,也就是管钱的,每天的任务就是把派出卖菜社员的钱收集起来,与会计记帐后存起来,那时也没有监察局、纪委书记,可从没见过表姐贪污过队里的一分钱,后来被推荐上了北京体育学院,毕业后一直在平凉体校工作,直至退休,只是因为工农兵大学生的身份,没有当上官。   那时候,记得杨柳湾四季都是景。春天惊蜇一过,清明时节,背山的丁家山半屲上,桃、杏、梨、李子树先后开花,白的白,红的红,粉的粉甚是好看,常常引来县城里的年青媳妇,姑娘前来欣赏,每年三月二十的庙会,丁家山是满山的野丁香,芳香四溢,县照像馆的人总用设上一个摊位,供人合影留念。而杨柳湾里人总会把新上市的韭菜、小葱,水萝卜,菠菜,用筐子担到庙会上,让前来跟会的人们尝个鲜。   如果此时我到了姑妈家,并不去看庙会,唱的戏也听不懂,会和村上的小朋友成群结队去合子衅,汭河边上,或者瑶池沟,王母宫山去看柳,折柳枝,做成小唢呐,那种小唢呐的作法到现在还记得。就是把柳枝截成不等的小段,两头剥去柳树皮少数,一手拿稳枝杆无皮部分,另一只手用力旋转,让皮与干分离,拨除枝杆,柳树皮就成了内空如笛子一样,从柳笛的一侧剪上六个孔,然后将一头的绿皮皮去掉、压扁,一个柳笛就这样做成了,粗一点的音调低而厚重,细一点的音调高而清脆,我还能用柳笛吹出过《东方红》呢!   夏天,是杨柳湾人最忙的季节,菜地的各种熟菜,像辣椒、茄子、黄瓜,西红柿、豆角、大蒜,遍地都是,那真是一边熟菜的海洋,每天清晨第一件事就是给菜地浇水,全村的男女老少人手一把洒水壶,把所有的菜通通洒上水,如果遇上雷阵雨又要将菜地的积水排完。傍晚还要将第二天去进城赶集的菜摘下来,装好,那时没有塑料布,也没有保险膜,只能一层层装好,用布和报纸覆盖住。夏收过后就要开始种胡萝卜、白菜、莲花白、芹菜了,种这些菜,先是要把菜地整理得平平的,施上腐熟好的草木灰及人粪尿,那时没有化肥,没有农药,也没有现在的塑料大棚,可种出的菜长的真好,吃起来真香甜,不像现在超市的菜,让人吃上没有口味。   一到秋天,菜地里的各种冬菜正在屈壮成长,只要看管好就行,村上的人就会去丁家山山地里收玉米、高梁、大豆荞麦、糜子、谷子、土豆,因为,这是村子里唯一产粮食的地方,又会摘下已经熟透了的泾川齐犁,然后按工分分给每户人家,说实话,那时是文革前后,家家户户还是解决了温饱,年终各家各户还能分上上百元的现金,并没有像改革开放后一些文章上写得那样,吃不饱,穿不暖,家家户户都差不多,没有特别富的,也没有特别穷的,人与人之间还是有亲情,相互爱护,相互帮助。记得表哥结婚时,表嫂家要了二百八十元财礼,就是全村人每户五元集起来的。现在表兄一家人也修了二层楼,孩长上大学后在上海,济南工作。日子过得幸福满满。   冬天,此霜降以后,就要把所有的冬菜收回来,白菜、萝卜、芹菜、莲花白等全部要分配到户,由社员在家里将其装窖深藏越冬,一直到春节再拉到集市上买,在泾川的南北二塬上那时吃的菜多半是杨柳湾的,照现在讲,也算是个品牌了。   泾川杨柳湾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就是个种菜的好地方。这里,山青水秀,气候温和,土地肥沃,村民个个都是种菜能手,当时有一个顺口溜,“杨柳湾的白菜,枣园的枣,丁家山的水梨就像豆腐脑。”说的就是泾川的特产!   医院庆典的鞭炮声,一下子让我回到了现实之中,纷纷世事随缘去,悠悠光阴似水流,青山依旧,白了人头。杨柳湾,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有江南水乡的味道,其实她是内陆腹地泾川县城郊的一个村庄。一九七四年底,我高中毕业后被征到城关公社民兵营,参加当时的农田水利大会战,当时我因通信报道写得好,被选为民兵营的文书,在参加完泾川关山会战、兰家山治河、高家湾改土、吴家水泉、田家沟沟壑治理后,一仟多民兵又参加了三保工程(即修建泾汭河堤,保基本农田、保泾川县城、保312国道)。当时民兵营部就设在杨柳湾的赖王村,那里有庆丰渠管理站,还有一个养猪场,那时没有大型机械,十公里长、十米宽、五米高的大堤就是人工在“东风吹,战鼓擂”“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农业学大寨”的口号声中完成的,现在泾川县城的南滨河大道就是在那战天斗地的岁月中邹形的。而柳柳湾那时是全村劳动力全部上了工地,种的菜也全部供应给民兵营的战士。我不知道,几十年过去,当泾川的人们漫步在南滨河大道的林荫之下,花坛草坪,凉亭之中,是否还会想到杨柳湾人的辛勤汗水与无私奉献?   老同学史博就是杨柳湾的人,他告许我,改革开放不久,杨柳湾也和全国所有农村一样,将本来很少的土地分到了户,开始村民便利用搭结县城、水源充足、土壤肥沃得天独厚之优势,在自家耕种的一、二亩土地上经营露地蔬菜。种菜比种粮有明显的经济效益,到了90年代前半期,杨柳湾的绝大数农民都以种菜为营生手段。也学习搭建了大棚,让泾川人,在冰雪封盖的寒冬腊月照样能吃上绿油油的辣椒、脆生生的黄瓜、红喜喜的番茄……时光荏苒,近20年弹指而过,杨柳湾的露地菜逐渐被临近一些村庄的温室、大棚蔬菜取而代之,大量的菜农也改行另谋生计了。   史博还告许我说:随着城镇化的进程,县城西扩,杨柳湾已变成了县城的一部分,这里不仅有泾川一中,泾川四中,现已建成的泾川县人民医院,还有供电站,机械加工厂等:十几个单位,而失了地后农民,已经无地种菜,只能转行开个小饭馆,洗车行,搬个小摊位……   站在新建的泾川县医院外科大楼上,远望泾汭河东去,杨柳湾的丁家山依在,瑶池王母宫山也在,泾河北岸大云寺塔入云端,泾河两岸塔吊林立,大规模的城市扩建还进行,三纵二横宽畅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一中四中不时传来郎郎读书声,我不由得心潮澎湃,魂牵梦回的杨柳湾的变化真大啊!   那种乡愁是否从此不见! 南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武汉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呢安徽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西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选择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