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风恋】老巷(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5:16

历史是一幅画,时间是绚丽的色彩。

你也许知道,美国建国才200多年,但你也许不知道,广西梧州的金龙巷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你是否想知道,金龙巷的庐山真面目?

提起金龙巷,也许你会问与“龙” 有关吗?是的。上下数千年,龙已渗透了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成为一种文化的积淀。龙成了中国的象征、中华民族的象征、中国文化的象征。对每一个炎黄子孙来说,龙的形象是一种符号、一种意绪、一种血肉相联的情感。“龙的子孙”、“龙的传人”这些称谓,常令中国人激动、兴奋、自豪、奋发。

整条金龙巷的轮廓在北山脚下延伸,有如金龙,故取名为金龙巷。金龙巷的人觉得自己是龙的传人,所以,以前还有供人祭祀的“金龙社” 。

来到金龙巷,只见金龙巷的巷口牌楼,常年挂吊着的多个灯龙,灯龙的排须有如龙细长的胡须,它的脸是红中带金色,整条金龙巷全身基本上是青砖灰瓦的房屋,巷如长龙蜿蜒勾勒出“龙”的轮廓,这也难怪它的名字叫“金龙巷”。金龙巷历经了数百年的风风雨雨,屹立于梧州山城,它是生命的记录,历史的见证。它是梧州乃至广西保存得较为完整的明清民居风貌古建筑群落。

说它古老,可能要追溯到明初,以侯大苟为首的瑶民军队,经常率兵进攻梧州,杀死明朝官员。于是明朝廷将两广的军事重心移往三江水口的梧州。明成化元年(1465年)宪宗政府设两广总兵,韩雍任左都御史,提督两广军务。明成化六年(1470年),梧州创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总督府。韩雍统兵十六万驻扎梧州,在河东河西设立两大兵营练兵,位于河西今西堤路电池厂临河一带的练兵点称大较场,位于河东城内北门附近的练兵点称小较场。清乾隆八年,梧州府副将朱武英把小较场改建为官邸区,即今金龙巷的前身。之后大批官宦世家、富商巨贾(广东人)来到梧州,纷纷建宅迁入,渐成规模住宅群。民国时称为"金龙街"。曾经的繁华和热闹,虽然它并不能与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相比,但它在一处古苍梧,百越民族的地方,却足以影响人们的生活,尤其是贸易往来。生活,就在平静中见证着历史的延伸和社会的演变。

走进金龙巷,就仿佛穿越回了明清时代一样。金龙巷街面狭窄,主街长约350多米,有的地段张开双臂,差一点就能同时触到两侧的墙。从房檐的窄缝中射下几缕阳光,角落里的几丛小草显出勃勃生机,给灰色的巷子增添了几分色泽。这是古老而质扑的小巷,像一条贫瘠的峡谷;倘若立在巷口,向来人,问一句话,那娇柔欲滴的粤语,在墙壁上撞出回声来,余韵悠长,会使你觉得这巷子分外地幽深。

历史是一条长河,时间是涌动的波涛。古巷里的青石板虽然已经有些残破了,然而有谁知,它又承载了多少历史的脚步踏过?你走过来,我走过去,来回穿梭,每一步都有一段历史的故事和渊源,不是么?也许它累了老了。留下这一段幽静悠长的古道,带给我无限的遐想。

山城水都的清晨,雾气包围的金龙巷,轮廓清淡,刚下过细微小雨。这时墙角落里的小草还带着偶尔的一两滴雨水,摇摇坠坠,熠熠生辉。远处的民宅若隐若现,像屏风,金龙巷就嵌在屏风之上。雾气轻烟中,石板像洗过的样子,淡淡的青色,清晰可见,它曲折不平地向前延伸着,如墨泼于宣纸上的大写意,引着我在这诗意的青石板上怀旧寻古,探寻文化。

历史是一棵大树,时间是繁茂的枝叶。这里的民宅,屋与屋紧接,土瓦像鱼鳞一样盖在屋顶之上,为人们遮挡风雨。房屋均为砖木结构,屋子一般两至三层高,墙上有花窗、砖雕等,一路过去,还可见到圆拱形窗、穹雕等等,又让人错以为走到了当年的法租界。房屋的山墙是明清时代砌墙工艺的得意之作。每块墙砖都是水磨青砖,光滑而又平直,墨玉般的素色,质地细密光润。是呀!每一块砖上都是岁月的痕迹,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侵蚀,砖块变得颜色深浅不一,形状各异。有些山墙的砖,缝隙间的灰浆许多已脱落。但每一座座墙脊雕饰着人物、动物雕刻却是千姿百态,生动逼真。有着蓬勃的生命,使我留连忘返。我默默地站着,听着一个个难忘的故事,看着一幅幅美丽的艺术精品。我又默默地多坐一会,让那墙脊的形象在我脑际回荡:“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果然造世界,胜读十年书。”啊!在素色的墙上变换诡异多样的灰影,点缀了古巷人家诗意的美梦!

奇怪的是,居民屋顶临街而立都有矮墙,据说是女儿墙。受封建礼教束缚的女子,不能出门,只能隔着那道矮墙向外眺望,如此,便被人称作女儿墙了。传说中女儿墙更因寒门有一男子与一富家千金,因文采相惜,她们的爱情故事就是从这女儿墙开始的,并打破封建传统促成姻缘。

历史是一艘行进的船,时间是一张网。金龙巷里面的民宅,第一层是有雕花的脚门,第二层是滑动的趟栊,第三层是双扇的厚木门。住户的趟拢门由一行排列有序的坚硬圆滑木料制成,据说此木料叫坤甸木,木质耐用,虽历经多年,但木纹依然鲜明,质地硬净。下装滑轮;趟笼门外还有一道制作精美的屏风式样的小折门,不及人高,探头可望。有的门前两侧还安放石墩或石狮。大宅门两扇洞开,门上有衔环,衔环用瞪目张口的狮头作为辅首的,既有守门之意,又显示了建筑的雄伟与庄严。我用手触摸锈迹斑驳的衔环,用耳朵紧贴它,仿佛聆听到了唐代诗人刘禹锡咏唱着《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而今景物,感慨沧海桑田,人生多变。

跨过门槛进入天井。这里别有洞天,天井连接前后厅堂,成为承前启后的中间站。环视庭院四周墙头颓壁,雨水冲刷而出的青苔印证着建筑年代的久远。而天井周围花木扶疏,阳光从天井上普照到庭院里,使厅堂室内能自然采光,而天井产生的距离美则使得居室厅堂的格局动静相宜,使院内空间拓展开来,十分惬意。廊檐、梁架、壁面……陪着寂寞的老屋一起老去。一张几桌和几把原木靠背椅摆放在前厅中央,简朴肃穆,廓柱和梁架门楣的周边镶着一圈依稀可见的木刻花纹,虽被岁月和烟火熏得发黑,但却遮掩不住工艺的精湛和造型的生动。当我的思绪还停留在几百年之前,古屋门前的景象,一下子就把我拉回到了现在。

闲日,经常有老者放一张竹椅,或抽一袋旱烟,或喝一壶老茶,或拿着一件衣裳走针穿线,或带着小孩戏耍,面容平和,慈祥安宁,用微笑面对过往的行人。有一、二间屋门前,三二个老人喜欢聚集在一起,或纵古论今,谈论国家大事,或拉拉家常。有的男人们便聚在一起,下棋,街坊邻居都来围观,吵嚷着,根本不管“观棋不语真君子”的风范,图个热闹;女人们坐在一边,有的在辅导孩子的作业,有的坐在家门前织着毛衣。这一切都是经历岁月留下来的闲时,都是沧桑之后的平静,悠悠然然,与世无争,这是古巷一道最为温馨的风景。

然而遗憾的是,老巷的电力线并没有入地,所以居民担心会不会带来安全隐患?随着城市发展、盼望当地能向上海学习,学习他们多为居民着想,把安全工作放在第一位,也为小巷留下一道风景,又能保证电力安全和小巷居民的正常生活。让未来此地的金龙巷不要成为美中不足的风景区。

人生是一条河,岁月是一张橹。夜阑中的古巷,又如一张清明上河图之画,掉进画里……。老人家或是带着孙子孙女在巷里散步。路灯是有的,倒也明亮。到了夏天,一条巷子的街坊就直接在路面铺床席子或铺张纸睡觉,有的甚至什么也不铺就睡在青石板上,伴着巷风特别凉快。有的老人们就围坐着一块儿闲聊,孩子们则在一旁玩耍,其乐融融。好一派“黄发垂着,并怡然自乐”的动人情境。

老巷里的年轻人总盼望着出人头地,总盼望着功成名就,于是,许许多多的人离乡背井。他们或是寒窗苦读的萃萃学子,或是功成名就的企业家……他们会有各自的劳作、各自的生活。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生于老巷,在他们身上永远都铭刻着老巷那份谦逊,那份真诚,那份和谐。龙的传人将它一一记在心中。

北京如何选择一家好癫痫医院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病因西安有哪些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