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年】父亲节里忆父亲(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17:30

今天是父亲节。

无意之间,看到哥哥发在微信上的一张父亲的照片,突然地,就没来由的红了双眼。

一直以来,我是一个不爱流泪的人。然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这一张普通的父亲的生前照片,就能让我不自觉间泪流满面!

父亲一手盖起的老屋,经过二十多个春秋的风吹雨打,实在有些破败不堪。然而就有浙江的商户,看上了老屋的那块地盘,说要在那里建超市,如果主人愿意,他们可以先签订合同二十年,并先预付五年的租金。

经济上来说,大致这租金也就可以够建超市,也就是说,老屋的现主人,不用花费多少钱,就能在老屋的地盘上,将一栋钢架结构的超市建起来,而且,还可以是两层。也就是说,新建筑建成后,一层做超市,而主人们,如果愿意,依然可以住在二层上。

端午节陪母亲和大哥回家,很大程度而言,是去跟老屋作别。以前的我,心里一直不大愿意让老屋不存在,然而当我近距离地走近他,我发现,多年没有主人居住的老屋,在租客们的“照管”下,的确,是真的有些破败了。

而这样的一个新建方案,分析来分析去,也实在确实挺划算。那么,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那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那么,老屋,我只能跟你说声拜拜,至多,再不痛不痒地给你拍几张相片。

母亲还在,母亲也同意拆掉老屋的方案。然而从老屋返还回来的母亲,心情就有些灰暗,到了这个周末,哥哥们则有意让我再带母亲回老屋一趟。

电话里,我答应了,挂掉电话后,我又反悔了。

天气越来越热,76岁的母亲,在这样的天气里来回奔波,自然不利于她的身体。而更重要的是,拄着拐杖的母亲,面对面看着她的老屋在她的面前轰然倒下,心里,一定不会是只有快乐的吧?

我才四十多岁,就已经严重的恋旧,何况,我的已经年逾七十的母亲?所以我说服了母亲,让她听话,让她不要再回去了,反反复复间,我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一切都是身外物,只有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时间拉回到二十多年前。我上大学了,放假回来住在父亲分配给我的老屋的房子里。老屋是楼房,二楼之上,盖了刚好四间房,而我们,正好兄妹四个,父亲说:“楼上的房子,你们一人一间。”

老屋的房间里至今还有一个手工制作的书柜,一模一样的柜子,父亲请来木匠,做了两个,因为他有两个女儿,而这书柜,是他给女儿们预备的嫁妆之一。

农村人的父亲,给女儿的陪嫁却是一个书柜,而且这个书柜,还兼带写字台的功能。我想,父亲自然不是希望,我们在书柜里,只放些碗筷,也一定不是盼望,我们会用那个长方形的小写字台,去打扑克或者麻将吧。

然而这些话,父亲毕竟并没有说,因为他还那么精干,又那么年轻,急什么?

我从学校回家,木匠笑着说:“女子,这是你爸给你准备的嫁妆。”我瞥一眼父亲,有些惊诧,又有些不屑地说:“嫁什么人?我可没有那个想法,他爱做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的确,那时候的我,对象还都没有,你何苦就要给我做嫁妆?

老屋里的父亲,一直做着村主任;老屋里的父亲,一直总是忙碌的;老屋里的父亲,要给村里修建农贸大厦;老屋里的父亲,忙于在坝外规划千亩枣园;老屋里的父亲,预备给村里盖剧院;老屋里的父亲,忙着给学生建学堂;老屋里的父亲,惦记着老年人的重阳节;老屋里的父亲,思忖着如何将他的村庄建造的美丽如画。

那个春天的二月,又一次熬夜的会议后,父亲趟在老屋的床上,开始心绞痛。1993年的老屋,没有直拨的电话,没有光洁的马路,没有舒服的小轿车。父亲,从老屋的床上,坐着镇上专程派来的客货车,行走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上,延误、颠簸,让他躺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前前后后,只有不到三天时间……

时间是最高明的医师啊,如今,这曾经刺在我胸口的一刀,经过二十一年的发酵,悲伤,也该挥发的差不多了吧?

然而我竟想不到的是,我只看了一眼你的照片,却就又泪溢双眼。看来,并非所有的记忆,都能被风吹散。

有些记忆,它粘附在我们的心底,常常,我们以为自己已经将它忘却,不成想,只需一句语言,甚至一张照片,一切的一切,就会再次翻江倒海,再次让逝去的往日,重现在我的面前。

谨以此文,献给不知道父亲节为何物的父亲。

儿童癫痫的原因武汉市哪个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西安市到哪里看羊角风治疗男性癫痫最好的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