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云】借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7:51

一入腊月,年就越来越近了。从三三两两零星响起的几声鞭炮声里也透出了新年的味道。街市上的买卖摊比平时多了很多,年画摊、鞭炮摊、当街书写春联的也撑起了摊子。大街上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们开始热闹的买新衣购年货准备欢欢喜喜过大年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过年总是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总会有那么几个可怜人因为缺衣少钱,过新年反倒成了他们难迈的一个年关。

村子里宝儿他娘月梅婶子今天是第三次来到了儿子家,前两次儿子不在家,婶子钱没借到还被儿媳连推带搡的推出了大门外,羞辱带谩骂的数落了一番。今天她是知道儿子在家才鼓起勇气再来的,满面愁容的她伸手哀求儿子能够给她借一点点钱好让她能够过个年。婶子论年纪不是很大,不到七十岁,但因为常年的风湿骨痛已经让她的膝盖和脊柱严重的变了形,双腿弯曲,腰和脊柱也向下弯曲,整个人几乎是半趴着前行,双手的骨关节也是粗大肿胀,只显得双手粗糙和恐怖,一头的白发像干枯的荒草一般的蓬在头上,脸上刻满了深深浅浅的愁苦皱纹。

面对站在自己面前借钱的娘亲,宝儿都没敢让他娘在他的沙发上坐上一坐。他摊开双手一副无奈的样子:“妈,家里的钱都在美娟手里,儿子也没办法啊!”“宝儿,妈要有一分奈何也不会向你张这个口啊!你总不能让我出门去讨饭去吧?我养大你不容易啊!”媳妇美娟靠在门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着风凉话:“哼,说是借,你拿什么还啊?宝儿他挣点钱容易吗?你张张嘴皮子就行了!你问问你儿子他养不养得活我们母子,我就别说了,大人受点委屈倒也没啥,您瞧您孙子可怜的要啥没啥的,还哪来的钱孝敬您啊!””说完狠狠地瞪了宝儿一眼,冲他使个眼色。宝儿乖乖地跟着媳妇走了,留下月梅婶子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这人啊!这辈子咋就这么的难!月梅婶子今年六十有九了,老伴儿前年病逝留下她一个人孤苦生活。年迈多病的她被疾病困扰,失去了经济来源。靠着政府的那点救济金日子过得很是艰难。

月梅和老伴一辈子未有生养孩子,儿子宝儿是他们夫妻在宝儿刚刚出生三天就抱回来的养子。宝儿虽非他们亲生,但是老两口拿宝儿那可是当心肝宝贝般的疼着爱着宠着,虽然不是很富裕的日子老两口却尽一切可能满足宝儿的愿望,再苦再累、无怨无悔,将他们一生的爱能给予的都无私的给予了他们的宝贝儿子宝儿。儿子笑他们跟着笑,儿子一哭他们的心也就跟着揪得疼。

十九岁的宝儿到了娶亲的年龄了,他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很是帅气。月梅和老伴欢欢喜喜四处拖媒给儿子找了个满意的姑娘为妻。为了满足儿媳的进门条件,老两口倾尽家中所有不够,东家借西家欠,总算是为儿子另起一院盖了一幢时下时髦的两层小洋楼,按他们的要求气派又排场的将儿媳娶进了家门。

月梅婶子们本想着新房盖好后他们也可以搬进去住,一家人和和气气生活在一起,然后他们将老院子老房子卖掉多少可以还点债务。谁料想二老的这一想法被漂亮的儿媳妇一句话就给呛回去了:“爸,妈,这房子不是说好了给我和宝儿住的吗?你们搬过去不方便。”老伴栓子老爹听完这话正在咕噜咕噜抽着的水烟锅不响了,他抬起头脸沉得很长很长,目光定定的盯在儿媳美娟漂亮的脸上,手指颤抖的指着媳妇和儿子,嘴巴张了几张才发出一声怒吼:“你说什么?我跟你妈不能住新房?为什么?啊!为什么?”老爷子站起身想要发脾气摔杯子的时候,月梅婶子赶紧上前拉住老伴的胳膊拦住了老伴:“他爸,消消气,只要孩子们高兴,咱老两口住哪都成。现在这房子虽然破旧,但咱们不是都住了一辈子吗。你就别生气了。”回转身她用身子挡着老伴冲儿子喊:“宝儿,你跟美娟先回去,我劝劝你爸。”

儿子儿媳走后,宝儿他爹是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和老伴盖好的新房子他们就不能住了?一辈子自己和老伴省吃俭用,恨不能把自己的心和肝挖出来给儿子!可儿子呢?面对媳妇的刁难他们视为珍宝的儿子居然没有为他们说一句话,还一心向着媳妇,一想到此栓爹爹的眼泪就叭叭的往下掉,一辈子他很少掉眼泪。宝儿他娘月梅婶子晚上躺在被窝悄悄的泪水打湿了枕头,她不敢发出声音,怕宝儿爹听到她的哭泣更加难过。

宝儿自从结婚后事事被媳妇管制着,别说他赚的钱财未给过爹娘,就连想给爹娘买个糕点表表孝心都得请示过夫人不可,一年里爹娘难见他两三次。因他们结婚拉下的饥荒也靠老两口给人锄草摘椒做农活,几年时间一点一点断断续续偿还清。

前年栓子老爹突发急症,月梅婶子急得跑到媳妇门前,实指望她会帮忙找找医生救救宝儿爹,谁知媳妇正在逗弄孩子根本就没理会,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宝儿回来我就让他找医生。人老了事就是多。”月梅婶子心急如焚满怀希望的去,双腿如铅失望而归。这个儿媳还不如个旁人啊!到家的婶子央求邻里帮忙将老伴送往了医院。医院里宝儿爹经过近十天的救治,最后还是撒手人寰丢下月梅婶子一个人走了。老人临终前死死抓着老伴的手不肯松开,他知道他这一走老伴儿就要受苦了。

老伴走后,孤孤单单的月梅婶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渐渐失去劳动能力,也没有了经济来源,有个小病小痛的常常会为了几块钱的买药钱犯愁。左邻右舍婶子不好意思总借不还,思来想去她最后只好求到儿子门前,希望儿子儿媳可以给自己一点。可是儿子儿媳打碎了她最后的一点点希望,她不知道明天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她祈求老天爷让她今晚睡下去再不要醒过来,不要再受疼遭罪,更不用再看儿子媳妇们的脸色受他们的羞辱了,一把把伤心委屈的泪水任她怎么擦也擦不干。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从儿子家走出来的,两个巷道的距离于她而言漫长的好像咸阳到北京那么遥远。巷道口拐角宝儿偷偷塞给她娘十块钱:“妈,您别嫌少。美娟她管得严,从不给我身上留钱。”很快得他做贼似的闪身跑出了他娘的视线。

月梅婶子手揣着这来得极不容易的十块钱更加的老泪纵横,一个月挣好几千块的儿子给了自己十块钱。娘心操碎系儿身,儿心似石弃娘亲。回想起她和老伴一辈子心肝宝贝的疼爱娇惯着这个虽非亲生胜似亲生的儿子,她心揪得烂疼烂疼,愈加的站不稳身子了。叶落飘零风烛残年的凄凉景象大概形容的就是眼前这么一幅画面吧?风雪中她弯曲的身子在一步三晃摇摇晃晃着晃到了家。冰冷的屋子,破旧的被褥,满眼看怎么如此的伤感和苍凉啊!人心冷了,天地都是昏暗的。夏天的日子婶子还好熬过,到了冬天,她的浑身关节就疼痛得不敢下炕了,只能天天躲在被窝里稍微暖和一点才会稍稍好受些。

面对这样的困境婶子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年三十这天她央求邻居将大门给她在外面锁上,钥匙从墙头扔了过去。她用这个办法来躲避前来拜年的乡邻和亲属。好几天了没听到隔壁月梅婶子这边有动静,邻居有点不放心的隔墙喊她:“月梅婶子,月梅婶子”,连着叫了好多声也没人答应。他们找了架梯子翻过去,推开月梅婶子的屋门,屋子里冰冷冰冷的,再看看炕上月梅婶子静静地躺着,推了一把已经浑身僵硬,故去多时了。在老人的身边整整齐齐平平正正的放着两身棉衣衫,一身是给儿子宝儿的,一身是给孙子小宝的,在场的人无不伤心落泪“月梅啊月梅,你一辈子受苦受难就为了那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不值啊?怎么到死你还想着你那没心没肝的白眼狼啊!”

人作孽天报应。婆婆生前美娟刻薄不孝敬,在婆婆刚刚故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美娟原本漂亮的脸蛋莫名其妙的一夜睡醒后面瘫了,半边脸往一边歪斜,眼睛闭不上,口水顺着嘴边儿滴答滴答擦不干,话也说不利索了,人见人烦也不敢人前走动了。宝儿因为他娘的自杀受到世人的责骂和良心上的谴责,整日神思恍惚从工地的架子上翻下来摔折了一条腿。对于他们两口的突然遭遇,没人表示同情,知道的人都是一句“报应啊!老天有眼报应啊!”

陕西有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吗北京癫痫病医院用什么药物治疗上海市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太原什么医院能治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