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星月】我爱你,你知道吗 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49:12
无破坏:无 阅读:5030发表时间:2017-01-06 14:59:33    再一次见到她是在今年的同学聚会上。时隔三十六年,同学们都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大多数同学的头发都已白了六成,步履间早已看不到当年的朝气,而她依然似当年那样美丽,楚楚动人。   岁月几乎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她的美貌依旧,白皙的皮肤,丹凤眼,尖尖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浅浅地笑,还似当年那个小女孩站在了我的面前。   见到她我喃喃地说不出话来,慌乱中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这就是那个夜夜在梦中思念的小姑娘吗?看着她的背影,我有些泪眼磅礴,多少个緾绵的夜晚,多少个相思的眷恋,终日里思念着她婀娜的身影,终于期盼来了这千年一遇的相逢。   她在和女生们亲切地交谈着,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毕竟三十六年未见了,女生群里不时地爆发出一阵阵欢快地笑声。有时又是一阵阵地窃窃私语,谈着女人们永远也说不完的话题。   她的举手投足间,透着知识女性特有的端庄和优雅,眉宇间透着聪慧和自信。谈笑间不时地转头朝向我的方向,并礼貌地点头示意,有时会冲我举一下手中的水杯,浅浅地一笑,但目光中却轻轻地滑过,一丝丝淡淡的忧怨。   聚餐时,她出乎意料地坐在了我的身边,笑着说“我要挨着尹才坐,当年尹才对我帮助最大,我要和你喝几杯”推杯换盏后,她突然问起了当年我为什么没有读高中。她说,“在升学的名单上有你的名字,而在送学生上学的车上却找不到你,原以为你生病了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或是家中有事晚来报到。开学好久了,还是不见你来上学,想给你写信又不知写给谁收,请告诉我原因?”   看着她询问的目光,我的心中充满了忧伤和惆怅,我该怎样告诉她?告诉她,我是如何地躲在远处流着眼泪,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同学们,是多么地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地登上去读高中的汽车,还有她在车上急切地四处张望寻找我的神情;告诉她,我是多么地渴望,和她一起步入高中一起实现心中的理想,告诉她一切的一切……   此时此刻,我的心如同无法愈合的满城劫难,那纷飞得思绪啊,穿透层层云层,飞越层层时空,又回到了那个久远纯真的年代。   七五年的秋天,我和她坐在了同一个教室里,和她成为了朝夕相处的同窗。   当我第一眼看到她时,我的心就怦然一动,她是我十五年中,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看着我这个小师妹,我在大脑中飞快地搜寻着自己对美女的概念,只可惜人之初的十五年,生活在十年浩劫中,所有的文学作品和电影都被封存了,对于美和爱我连一点常识都没有。   但人对美的追求是任何桎梏都禁锢不了的,所幸的是,我曾经偷偷读过从知青那里借来的《红楼梦》。看到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不是“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吗!”还别说我的第一感觉真正是恰如其分,后来当我坐在电影院里看越剧《红楼梦》时,扮演林黛玉的演员王文娟,也就是著名电影人孙道临的妻子,长得和她几乎一模一样。   回到班级女同学们一下子就把她围住了,林妹妹,林妹妹地叫个不停。有一个女生干脆模仿着越剧的唱腔冲着她唱了起来,“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她就追逐着那个女生笑。   一般的情形下,女孩子如有智慧并不一定拥有美貌,若不然就是虽然拥有漂亮的容貌,但又过于浮浅。   而她却是二者兼得,即聪慧又漂亮,一频一笑都透着,大家闺秀的高雅气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特质,有着一种古典的东方美,给人一种特别安静的感觉,真如“林妹妹”一样,“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不管有多么开心可笑的事情发生,别人都张着大嘴哈哈地大笑,只有她总是浅浅地笑,从来不露出牙齿,做到了真正得笑不露齿,其实她的牙齿很白,很整齐,很好看。   随着时间的流逝,学习任务的加剧。经过几次大的考试,她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是那样地拔尖,无人能比。尽管我暗地里使了不少的劲,用了不少的功,还是望尘末及,无法超越她,总是与她差那么一截。   期末考试的前一天,我问及她的历史复习得怎么样了,她不急不忙地说还没有着手复习呢!说这话时不温不火地一点也不着急,我急了那可是几百道题啊,还来得及吗?她告诉我学历史要靠平时积累,等到要考试了现背多抓瞎啊!听得我是瞠目结舌,怪不得她历史那么好,知识广博,上下五千年她了解地是那么多,完全靠平时的博闻强记,日积月累。   可想而知期末考她又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历史满分。二年的初中生活学年第一名的位置就没有旁落过别人,我总是生活在她的光环里,屈居第二名。   但是我很开心,那时候我们连队离学校有四里地,中午带饭是不回家的,而她所居住的连队比较远,只能在分场部住宿。   中午放学后,我啃着从家里带来的凉馒头,嚼着自家盐制的咸菜。渴了就喝学校里的凉水,将就着就是一顿饭了,所以时间充足的很。   我不像其他男孩子到处跑着玩,有时会看一会书,或是趴在课桌上小憩一会儿,养养精神防止下午上课时发困。   我最盼望的事,是看到她的到来。中午,她总是第一个来到学校,听到那轻轻的脚步声,我就知道是她进了教室。她是个有教养的人,知道有同学在休息,从来都是轻轻地进来。   班级里有四排座位,教室的门向东开,学生们是面向西面上课的。那天,她所坐的那一排正好串到了一进教室门的那一边,而我的这一排正好串到了靠窗户的这一边。听到她进来了,我急忙调整姿势,头枕着左胳膊右手无目的地翻着手边的语文书。我详装着看书,其实不时地从书本中偷偷地看她。   只见她打开书包,拿出下午第一节,要学的课本,认真地预习进来。她学习时的神情很专注,大概,现在她碰到难理解的地方了,这时她轻轻地蹙起眉头,陷入深深地思索中,继尔又拿起笔来,在本子上认真地推演起来。   问题解决了,她放下笔长吁一口气,面部的肌肉一点点地舒张,像一朵正在慢慢开放的花儿,脸上又浮现出自信浅浅的微笑,上嘴角边上的两个小酒窝也跟着一起发出浅浅地笑声。   此时中午的阳光,通过低矮的窗户照进了教室,温暖的阳光跃过我的后背,又被障碍物们分割成许多跳跃的光斑,像许多可爱的小精灵似的调皮地,在她的身上跳来跳去地玩耍。   光线一会儿跳在她的身上,一会儿又跳到她的头发上,一会儿又跳到她妩媚动人的脸颊上,不一会儿又跳在了她正看的书上。或明或暗的光线把她的侧面勾勒的无限迷人、美妙。   尤其是她的面部,在金色的阳光中露出柔和而美妙的弧线,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的感觉流过我的心间,仿佛自己就要融化在那似水的容颜里去了。我痴痴地看着她,不知不觉中上课铃响了,直到同桌用胳膊肘推我,自己才茫然地站起来跟着同学们喊“老师好!”   大多数的时候,我会主动地凑过去,请教早已准备好的数学题。她的数学学得好极了,二年中我问的数学题,竟没有难倒过她,多难解的题,到了她那里都迎刃而解。   而且她非常善于讲课,讲题时一点点从知识点展开,涉及到以前学过的公式啊,定理啦,她会不厌其烦地,帮助你重新温习一遍。   她把我的问题讲得非常透彻,并配有各种辅助图形,辅助线,使你一听就茅塞顿开,如拨云见日一般。   她给我讲课时,我会很优雅地左手按住桌角,右手拿着铅笔侧身站在她的左侧。右腿站立,左腿会自然地交叉在右脚的里侧,适当地在不明白的地方写一下。   给我讲题时,她的两条小辫子会自然地垂下来,滑到了她白皙的脸上,碰到了我按着本子的手上。那种感觉痒痒的,暖暖地,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暖流,冲击着我的心房,能感觉到自己体内不断地有热气向上升腾,连我的血管都在膨胀在跳动。   我能清楚地听到,她那有节奏地解答声和均匀的呼吸声,能嗅到从她那整洁的衣服上,散发出来的肥皂的香味。   可能是我的溜号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仰起头眨动着闪动着智慧、纯洁光芒的大眼睛,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询问我“这一步你听懂了吗?”我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询问,她也发现了我是如此忘情地看着她,两片红云立刻飞上了她的脸颊。   我也觉察到自己的失态,惶急地说了一声“谢谢”就跑开了。   此后两人都有些心照不宣,依然是彼此地讨论问题,依然是为了某个问题争论不休,但心中多了一份说不清的感觉。   反正看到她时,心情是异常的愉快,舒畅,看不见她时,心里就有种空落落的迷失方向的感觉。   我心中爱的涟漪啊,正轻轻地荡啊!荡啊!击起那片片的水花,我暗暗地高兴自己大概中了丘比特的神箭了吧!。   但是她体质较弱,大概有些营养不良。正是长身体的年龄,一个月十元的生活费肯定是吃不饱的。我的三姐当时在职工食堂当饮事员,据三姐讲她们几个住宿的女生,晚饭只能喝一碗二分钱的米粥。   所以换季时,天气一有点风吹草动的她就生病。   记得有一次,她又是连续好几天都没来上学。每天看着她的座位空空的,我的心就失魂落魄,坐立不安。听课精力也不集中,饭也吃不香,人也瘦了一圈。又不知因由,后来实在忍不住偷偷地向班长打听,才知道她生病了,而且很严重,高烧不退。   四天后,她终于来上学了。看到她别提我的心里有多么地高兴了,但又不敢在同学们面前流露出来。我看到她那消瘦而憔悴的模样,我的心很痛很痛。   哲学上讲,事情都有癫痫连续抽搐请问吃什么药它的两面性,这次她生病,却给了我一个进一步接近她的机会。   由于她的课程落下了许多,班主任让我利用体育课的时间为她补习功课,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上课铃声终于响了,同学们都去上体育课了,班级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她拿着书包很轻盈的来到我的面前,嫣然一笑地对我说,能帮我补一下拉下的课吗?我激动的心在怦怦地跳,快速地答应她,她礼貌地款款地坐到我同桌的位置上。   我使尽浑身的解数卖力气地讲着,尽量地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讲出来讲清楚。又生怕自己讲得不好,影响她对知识的理解,还不时地问她,我讲清楚了吗?她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我感觉到那是我此生,讲得最好的一堂课。   我偷偷地把这些天哥哥和姐姐,给我买的一包饼干,糖块,还有一捧花生塞进她的书包。当我们的眼睛再次相对的瞬间,我感觉到她的目光是那样的柔情似水,是那样地深情。   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感激,还有一丝别样的东西,从会说话的眼睛里滑过,我嗅到了一个纯真少女的芳香,那可爱的脸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简直让我如痴如醉。顿时,我心跳加速,血液在体内高速循环,真想将她一把揽在怀里,亲吻她完美的脸颊和长长的睫毛。   当白桦树落下最后一片叶子的时候,小兴安岭的冬天来到了。   七十年代小兴安岭的冬天,零下三四十度的,极寒天气司空见惯。吃过了午饭,不管是不是我值日,我都卖力地烧炉子。同学们都不愿意冬天值日,圆圆的炉筒子像个饥饿中的大汉,需要不停地抱柈子,需要不停地添柈子,搞得人很累,如有一次烧得不热,同学们就怨声载道。   我不怕累,抢着烧炉子,把火炉烧得旺旺的,我就想让她一进教室就感觉到暖和。碰到特别冷的天气,我便卖力地烧炉子,不停地往炉膛里添柈子,同时不停地向外张望,盼着她快点进教室,让热气尽快地驱赶掉她身上的寒气。   我们所在的学校,建在场部西边的一块高地上,周围没有建筑物,也没有遮盖物,是一大片农田,非常空旷,下了公路走小道大概也有三百多米的路程吧。   赶上大烟炮的天气,狂风夹着雪粒子,疯狂地打在人的脸上特别疼。同时风也刮得特别地肆虐,迷得人眼睛看不清小道,其实道路早已让雪覆盖住了,白茫茫的一片。   今天又刮起了大烟炮,我拼命地用铁锹撮雪,刚刚清出的小道,一会儿的功夫,又被雪添平了。我的手和脚都冻僵了,跑回教室暖和过来,再出去撮,再被雪埋上,再撮,再填平,我毫不气馁。   由于出汗,我的眼捷毛挂上了冰溜子,挡住了视线,棉袄也被汗水踏湿了,再一冻挂了一身的白霜,太累了,我一个腚蹲,就滑了个仰八叉。   躺在那里,我流泪了,我看着苍茫的昏暗的天空,不停地祈祷着,老天爷啊!行行好吧!快停下来吧,别再刮风了。   终于看到她的影子了,她穿着蓝色的棉猴,戴着天蓝色的头巾,那个年代一般人家是买不起围脖的。在风雪侧着身子,一步一步艰难地蠕动着。狂风刮得她直打趔趄,几乎要把她,刮得飘起来。她的个子小雪太深了,几乎甘肃哪家治疗癫痫最好埋到她的大腿跟部,有几次她拔不出腿来,整个人摔倒在雪地里,疼得我的心在流泪,又不敢跑上前去搀扶她,怕同学们看见。   在那个谈爱色变的年代……我能为她做得就是一个劲地快撮,快撮,多撮一段路,她的脚下就不会是囧途,就好走多了。近了,再近一点……。有几回当她迈进教室时,手和脚都冻僵了,鞋里都灌满了雪,鼻子尖和两个小脸蛋已经冻得发白了。我想起了妈妈说过的话,出现这种情况,必须用雪及时搓,不然得话就冻破皮了,起了冻疮年年都会犯,不好治。 共 1052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