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柳岸·花】雪花和的哥情缘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2:36
一、   雪花今年二十岁了,面容白皙,浓眉大眼,端庄秀气。她和精神病的娘在车站周围街巷里租赁着一间房子,靠着小本买卖挣些钱,苦挨度日。   在农村,她这样的女孩已经是有了孩子的母亲了,可雪花在城里刚落脚,举目无亲,搞对象的事一直耽搁着。刚认识的几个女人,要给雪花说媒,雪花的条件却是带着娘一起出嫁,媒人一听,吓得吐吐舌头,谁家找媳妇还捎带着有精神病的丈母娘!   雪花的摊位旁是出租车停靠点,出租车在马路边排起长龙阵,的哥们在等客的时候,总爱来雪花摊上坐坐,一来雪花这里有座位,有水喝;二来雪花长得漂亮,性格温顺,招人喜爱。的哥们聚集在摊位旁漫天海侃,雪花趁机拿着小食品到客车上叫卖,娘身边有这帮的哥们陪伴,安分守己地坐在摊前,如正常人般。   娘犯了病,就让雪花头疼了,见人就骂,有时候还跑出去好远,雪花只能丢下摊位,四处找娘。有一天,娘病犯了,雪花一时大意,娘不见踪影了,急得她满脸大汗,满世界寻找。的哥们听说了,也在四处留意寻找,到了傍晚,雪花娘被一位的哥开着车送回来了。   这位的哥叫宋海军,他今年二十三岁,长得白白净净,面目清癯,浓眉大眼,人很俊朗。他家在农村,靠着一辆租来的出租车,每天奔忙着生意。他一直暗恋着雪花,几次想和雪花挑明,但他听说雪花要带着精神病的娘嫁人,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不知道爹娘能否接受一位有精神病的亲家。   当听说雪花的娘丢了,他在路上格外地操心。   海军驾车在城市外环路上,看到雪花娘蓬头垢面,横冲直撞在车水马龙中,几次险些被车撞上。他忙停下车,把她哄到自己的车上,拉着她回到了雪花身边。   正在伤心落泪的雪花看到娘回来了,又喜又气,用手晃着娘的身子,哭着对她喊着:“您去哪里了啊,害得我好找,吓死我了。”   雪花娘像个犯错误的小孩,对着雪花喃喃着:“我想家,我想回家去坟上看看你爹……”她眼里闪着泪花,那一刻,海军很难看出她是位精神病人。   娘的话勾起了雪花心中的痛,她和娘相抱而泣。   海军看着雪花租住的房子,差点没掉下眼泪,小屋低矮,潮湿,阴冷,简单的除了一张床,就是做饭的锅碗瓢盆,家里面徒四壁。海军皱着眉头打量着屋子,问雪花:“你就住这个破房子啊,将来打算怎么办?”   雪花凄楚地说道:“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跟着娘瞎过吧!城市人谁愿意要带着精神病娘的女孩!”   海军试探着问道:“假如有你中意的男孩,你可以让把你娘送到养老院里呀?”   雪花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宁愿让娘跟着我要饭,死也不会和娘分开。”   接着,雪花给海军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二、   在我四岁的时候,爹爹上房晒玉米,娘正在院子里忙碌着,淘气的我趁着娘没注意,爬上了梯子,等爬到半空的时候,我一脚踏空,栽向地下,娘忙向我扑来,双手接向我坠落的身子,我的身子重重地压在娘身上,娘的头被砖地砸的头破血流,昏迷过去……等到娘醒来后,精神出了毛病,时好时坏,成了现在的样子。爹在临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道,‘闺女啊,你娘是为救你得的病啊,记住,不管什么时候,家里再困难,也不要抛弃你娘……’我跪在爹面前对爹发誓,我会永远把娘带在身边。   娘的精神病是间歇性的,发病时胡言乱语,神色吓人;病情稳定时,如正常人般。病魔,如阴云般笼罩着她,折磨着一家人。   哥哥结婚后,新进门的嫂子给哥哥哭诉,说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娘闯进屋里,对她疯言疯语,吓的她魂不附体,最后,嫂子坚决地说,这个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必须做个了断!   哥哥对着娘吼叫,娘瞪着惊恐的目光,浑身颤抖,躲在我的身后。我看不下去了:“哥哥,你干什么,你怎么这样对娘说话!你把娘吓得病犯了,不是更麻烦吗?娘的病没有掖着藏着,嫂子早就知道娘有病,进了这个家就得容得下病婆婆!”   娘大概被哥哥吼叫声吓得清醒过来,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朝着新房走去,来到嫂子面前,“扑通”给她跪下。   我忙跑到娘的跟前,对娘哭喊着:“娘,您这是干什么,您是长辈啊!怎么能给她下跪!”   可我怎么也拉不起来娘,娘祈求的目光望着嫂子,似乎在求她原谅,嫂子铁着脸,背过身去,给娘一个冷背,娘不死心,跪着上前,用手扯着嫂子衣角眼巴巴望着她,嫂子厌恶地一闪,对着娘吼叫:“滚开,离我远点,弄脏我的衣服了。”   我用力把娘拉到自己的屋里,搂着娘放声大哭。   嫂子回了娘家,娘家捎来话,如果娘在家里,嫂子就离婚。   哥哥找舅舅商量,舅舅叹着气说道:“唉,总不能因为你娘的缘故,让媳妇走了,让你娘和雪花离开家吧!你给她娘俩在城里租个房子,我找人让雪花做个小买卖,这样,雪花也有了活干了,她也老大不小了,该自理了。”   舅舅托人在城里客车站广场弄了个摊位,我和娘来到城里居住,把家让给了哥哥嫂子,哥哥给了我一笔钱后,就没了踪影。他毫不顾忌我到了谈对象年龄,把有精神病的娘,如释重负地推给了我。   刚到城里时,哥哥给的钱除了交房租,进点货,手中的钱所剩无几了;每天三顿饭靠着从家里拿来的那点玉米面和小米,熬点稀的喝,根本吃不饱肚子。记得第一年过年,邻居给了我们一碗饺子,我让娘吃,那时娘的神智还清醒,娘吃了几个,非让我吃,我好久没吃肉馅饺子了,那满嘴留香的口味让我留恋好久。一碗饺子,娘和我吃了好几天。后来,娘的病犯了,吵着和我要饺子吃,把家里的碗摔碎了,我只好到饭店里给她买了一盘饺子,一连几天,我自己连菜都没得吃了。   ……   听着雪花讲着自己的家事,海军心里酸酸的,他对雪花既怜悯又敬佩。      三、   海军眼睛湿润,悄悄走出了雪花的出租屋,他从饭店买了两斤饺子,返回雪花家,当他拎着饺子再次回到走进雪花出租屋,雪花娘一见到饺子,眼睛一亮,忙抢过把海军手中的食品盒,用手抓起就吃。雪花,忙给她一双筷子,看着娘吃的贪婪的样子,雪花不好意思地说,“让你见笑了,娘很久没吃过这样好吃的饺子,真是不好意思。”   海军却痴情地望着雪花:“雪花,嫁给我吧!”   听着海军的大胆表白,雪花脸红了。海军长得俊朗,帅气,是她中意的男子,她被海军的诚心感动了,可她还是淡淡一笑,凄惨地说道:“你不要把我开心了,你是那么地优秀,我想都不敢想。”   “我是真心的,雪花,嫁给我吧!我喜欢你的!”雪花浅笑盈盈,更显得楚楚动人。海军冲动地向着雪花走一步,把她搂在怀里。   “你不要这样,当着娘的面多不好意思!”雪花极力想从海军怀里挣脱出来,可海军的胳膊太有劲了,把她死死地搂在怀中,几乎让她窒息。海军嘴唇贴近雪花嘴边,雪花感到一股男子汉的气息迎面扑来,海军的舌头在她的嘴中翻江倒海,只把她心搅得狂跳不已,浑身的血液往上涌,一种激情让她心潮澎湃。   雪花娘刚开始愣住了,看到后面的场景竟然拍起手来,她脸上有种快乐,张着嘴冲着女儿傻笑着,又对海军伸出大拇指。   “看,娘也喜欢我的……”海军在雪花耳边嘶磨着,雪花面红耳赤,对海军茫然地喃喃着:“可是,我要带着娘进你家门的啊,你爹娘不嫌弃吗?”   海军态度坚决地说道:“我的爱情我做主,不管他们事。我马上给你们重新租个好房子,我们住在一起,我好照顾你们。”      四、   海军重新给雪花找了两间平房,外带一个小院。房子宽敞,明亮,通风,向阳,比原来龌龊的小屋强百倍,海军又买来些花摆放在院子里,雪花和娘来到新家,只见院子里鲜花盛开,姹紫嫣红,争相斗艳,煞是好看。雪花娘围在花盆边痴情地望着,雪花惊诧地问道:“这么大的房子,得花多少钱啊!”   海军说:“钱你不要管了,只管和娘住就行了。对了,还得买个单人床,让娘单独睡,用布帘分开,我们在里面,让娘在外面,好不好?”海军和雪花挑逗着,雪花满脸绯红,一拳打在他身上,海军顺势把雪花拉在怀中……   房子在雪花的精心布置下,有了家的模样,布帘把双、单人床隔离开,双人床上铺上了大红色的床罩,阳光射进屋里,映照的满屋子红彤彤,充满喜庆气氛。海军又购置了几件简单家具,一个温馨的家组成了,这个家添了一位男人,有了主心骨,完整无缺了。   那天晚上,雪花和海军睡在了一起,他们春心荡漾,把初夜搅得翻云覆雨,千娇百媚。   海军在城里有家了,可他的心还在忐忑不安中。这个因为这个家还没得到父母的认可,媳妇也和爹娘未曾谋面。   雪花娘自从海军进家门后,病情稳定下来。海军从一位老中医哪里给她抓来中药,让她服用,娘嫌药苦,咬着牙不喝,海军哄着她说:“你喝了我带你去公园看花。”娘一听,端起碗把药“咕嘟咕嘟”倒进嘴里,喝完了坐在海军车上不下来,赖着让海军带她去公园看花。海军说:“好,我带你们去公园转转,难得娘今天有好心情。”   春暖花开,公园里到处是花红柳绿,在迷人的花丛边,雪花娘看得如痴如醉;海军和雪花、雪花娘乘坐在一只游船上,海军边划船边和雪花谈起自己的梦想:“挣了钱在城里买套房子,再把娘的病治好,温顺的老婆依偎在身边,再要个大胖小子,一个乖巧的女儿……”   湖水碧波荡漾,小船载着他们幸福的梦想,游荡在涟漪中……      五、   为了这个梦想,海军每天起早贪黑,辛苦地跑着出租车,回到家里,把口袋的钱一把交给雪花;娘有了吃药钱,病情趋于稳定,小买卖风生水起,雪花和娘的日子峰回路转,憧憬的好生活在一步步向他们靠近。   海军说,等到过年,带着雪花和娘回到老家,和一家人过个团圆年。海军出来几年了,每次回家,爹娘都唠叨,老大不小了,该给我们领来媳妇了,这次,终于能圆爹娘的梦了!   雪花想象着即将见到未曾谋面的公婆,也很激动。   这段时间,海军每晚要到深夜才回家,渐渐消瘦起来,白天哈欠不断,一觉到天亮,流泪犯困,显得无精打采,疲惫不堪。雪花感到很奇怪,问道:“海军,你这段时间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怎么晚上回来那么晚?”   海军忙说道:“没有啊,我感觉很好啊,哦,我现在认识了一位大老板,他要长期租我的车,每个月给的租金不少,雪花,我们的好日子不远了……”海军说着,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仿佛美好的日子就在眼前。   雪花疑惑地问道:“什么大老板啊,那么有钱,干嘛不自己买辆车?”   海军含糊地回答:“老板不会开车啊!唉,只要能挣钱,管他那么多干啥!”   雪花还是不放心地问道:“那位老板叫什么?哪里人?你了解他吗?”   海军说:“说话有点山东味道,好像是山东省吧!听和他一起的人叫他黑哥,具体叫什么……我不太清楚,”   雪花有点责怪地说:“你应该把他的底细摸清楚,不能给那些不务正业的人干活,招惹麻烦。”不断有出租车被劫持的消息,雪花心中有一丝忧虑。   海军看着雪花忧心忡忡的样子,忙说:“好,改天我从侧面问问他,要不这样吧!我每天拉他要经过车站,让你看看他的模样,好吗?”   “嗯,好的,我看看,以我多年在车站观人的经验,好人坏人我能看个八九不离十。”雪花充满自信地说道。   看着雪花的目光,海军心中有种隐痛,暗下决心:和黑哥的事必须做个了断。   那天旁晚,海军出租车经过雪花摊前,老远摁着喇叭,雪花见是海军车,忙跑到车前,隔着车窗,看到车后排坐着一位男子,他三十来岁,秃头顶,黑黑的脸庞,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脸颊上两块疙瘩肉,看着很凶悍,给人傲气、冷漠的感觉,在嘴唇下方,有个黑痣,上面还有一撮毛……看着他,雪花想起了在电视剧中看到的黑社会老大形象,不寒而栗。   雪花悄声对海军说:“不对劲,看着他不像好人……”   海军轻松地说:“黑哥待我很好,他是面凶心善,答应这趟回来给我双倍的车钱,放心吧!”   黑哥在车里不耐烦地催着海军,海军按按喇叭,微笑着从她眼前过,雪花忧虑地望着车消失在夜幕中。      六、   第二天中午,海军车迟迟不见回来,打他的手机,无法接通,雪花忐忑不安,忙找到的哥们说明情况,大家忙帮着寻找起来。一天下来无果,第三天海军还是杳无音讯。晚上,雪花躺在床上,心里在呼喊着:“海军啊,你在哪里啊,给我一个信啊!”泪水,打湿了枕巾,雪花在泪眼模糊中进入梦乡,梦中,海军站在她的面前,浑身是血,手里还拿着血淋淋的心,雪花惊叫起来:“海军,你怎么了,是谁把你害的?”海军流着泪望着她,身子已经化作一股云烟散去……   “海军,等等我……”雪花呼喊着海军。   雪花被一双手摇醒了,她睁开眼睛一看,娘穿着个内衣,瞪着惊恐的眼睛站在她的面前。这几天雪花光顾找海军了,把娘锁在小院里,吃饭也是凑合着,家里少了海军,没有了欢乐,加上没按时吃药,娘的精神也变得忧郁了,精神出现了异常。白天,雪花回到家中,发现满院子花瓣,一地落红,花盆被打碎,娘一脸悲哀呆坐在院子里。深夜,雪花梦中惊叫声又增添了娘的恐惧心理,雪花愧疚地搂住娘,止不住痛哭起来。 郑州哪家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比较好北京癫痫医院比较好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口碑好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