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轻舞.暖】有一种温暖叫姐姐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4:00:15
摘要: 如果有来生,姐姐,我愿我们仍然是姐妹!只是下一辈子,让我做姐姐,让我好好疼爱你,让你尝一尝被人呵护关爱的幸福滋味吧! 一   姐姐比我大六岁,性子有点急,但心肠比较柔软。   听姐姐说,我出生的时候,妈妈并不想让我留下来,那还是个春寒料峭的早晨,当邻居张大奶将我包起来的时候,我浑身已冻得青紫。   而妈妈给我的解释是,如果留下我,姐姐就要照顾我,不能去上学了。   不过,在我的印象里,从小到大,爸爸妈妈都是很痛爱我的,一点也没有嫌弃我的意思,反而对我格外疼爱,所以我就当那是个笑话。   虽然每次和姐姐打闹,她总是似笑非笑的以此来取笑我,我也不以为意,依然象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她。因为谁若敢欺负我,姐姐便会找他拼命。   有次我们几个小孩子在河边玩,邻居男孩不慎把我推到河里,差点淹死了。姐姐赶来后,二话不说,一脚就把他踹进河里,气得男孩的妈妈和我妈妈大吵了一架。   回来后,妈妈把姐姐关在房间里边打边骂,说她不该惹事生非,姐姐边哭边说:“谁叫他欺负我妹的,下次他再敢欺负我妹妹,我还是把他照样踹到河里。”妈妈又好气又好笑,只好作罢。   晚上我和姐姐一起睡,我摸了摸她被打的地方,小声问:“姐,疼吗?“姐姐说:“不疼,没事,下次谁再敢欺负你,告诉姐,我揍死他。“从此以后,再也无人敢欺负我了。   因为哥哥姐姐都要上学,无人照看我,我五岁时妈妈就将我送到学校去了。   从此那条弯弯的羊肠小道上,就留下了姐姐和我小小的身影。我吃饭慢,有时候姐姐急得直跺脚,但还是照样耐心等着我。我一吃完饭,她就拉着我的手飞跑。遇到刮风下雨,道路泥泞,姐姐怕我滑倒摔进小路两边的稀泥田里,于是就将我背起来,跌跌撞撞地前行。我不知道那条小路洒下了多少姐姐的汗水,我也不知道姐姐在那条路上摔过多少跤,我只知道那条小路承载着我无数的欢乐和幸福。   说起来姐姐还救过我的命,有一年寒假,我在学校补课,老师说要到腊月二十八才放假。我和姐姐商量好二十八的下午她来学校接我。   可是二十五的夜晚,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第二天我们起床,雪已经一尺多厚了。校长和老师都吓坏了,赶紧叫我们吃完早餐就回家。我一下子傻眼了,这么大的雪,背着行李怎么办?那时候又没电话,也不能通知姐姐,我只好硬着头皮自己背着行李回家。   由于雪下的太大,根本分不清哪是路哪是田,走到离家快一半路程的时候,我一脚踏空,掉进了雪窝里,因为背后有行李,挣扎半天也没爬起来。   正当我以为小命要玩完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人在死劲拽我,我挣扎着抬起头,原来是姐姐。姐姐一边用力把我往起拉一边说:“你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若不是我家里左眼皮一直跳,担心你在学校有什么意外,和爸妈说来学校看看你,这大雪天鬼影子也看不见一个,你不被冻死才怪!”我吓得边吐舌头边念“阿弥陀佛,“姐姐笑着说:“你应该多念几声姐姐才对。”我俩不禁相视大笑起来。   姐姐初中毕业后,爸爸买了一群黑山羊给姐姐放,好卖钱贴补家用。勤劳的姐姐边放羊边挖草药,摘茶叶,采菊花。卖山羊的钱归家里,卖草药等的钱归她自己。   从此,只要姐姐扯布做新衣服,有她一件,必定也有我一件。   我上初二的时候,长得和姐姐一样高了。所以我常常将姐姐好一点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姐姐也不恼,只笑咪咪地点一下我的脑袋,笑骂道:“小死鬼女子!“我则淘气地吐一下舌头。   有一次,姐姐去周党赶集,买回一件双排扣的淡黄色毛衣,穿在身上又洋气又漂亮,看得我心痒痒的。姐姐看出了我的心思,有些舍不得又不想让我失望。犹豫了好久还是送给了我,告诉我说:“你只要好好读书,姐姐什么都舍得给你。“   上高中时,姐姐外出打工了。没干两个月就回家了,人变得又黑又瘦,看得爸爸妈妈和我直心痛。原来姐姐在工地筛沙子,又苦又累工资又低,还不安全。   姐姐辞工时,黑心的包工头七除八扣的,只给了姐姐一点点钱,但是细心的她想到我是高中生了,不能穿得太寒酸,她不舍得为自己花一分钱,却大方的给我买了一件淡绿色带拉链的上衣,一件玫红色的绒衣,让我又是感动又是难过。   上高二时,姐姐出嫁了,打头面的时候,姐姐问婆家要了一斤二两当时最流行的枣红色毛线。   姐姐将毛线一针一线的用当时最流行的元宝针来织,她说这样织起来的毛衣更厚,穿起来更暖和。当她笑咪咪的将织好的毛衣套在我身上左看右看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件幸福牌的毛衣原来是为我的,我高兴地搂着姐姐又蹦又跳,恨不得亲姐姐一千二百下。   姐姐出嫁三天回门的时候,见从学校回来的我穿得单薄,就脱下了身上出嫁时穿的那件大红鸭绒祅,非要我穿上。我开始不肯接受,姐姐说:“给你就穿着吧,别冻感冒了,你放心,姐姐有很多衣服穿的。”   后来才知道,姐姐的婆婆为这件衣服唠叨了姐姐很久。而我却因为那时候同学中穿鸭绒祆的人并不多,反而在心里偷偷得意了很久。   这几件来之不易的衣服,伴我度过了美好的高中时代,后来我外出打工,依然将这些衣服打包带走,陪伴我北上南下,直到不能再穿了才束之高阁,而我一直不舍得扔,带回家来压在箱子底下,时不时翻出来晒晒太阳,也晒晒那些久违的温暖。      二   上高三时,姐姐带姨侄女去洛阳姐夫那里团聚去了。姐夫的工资并不高,所以姐姐必须算计着花才能够勉强维持生活。   高考前夕,我突然接到姐姐的来信,她叫我去找人刻一枚私章,她准备寄五十元钱给我,让我高考的时候可以吃得好一点。我兴奋得做梦都笑醒了,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姐姐。   几天后,我拿着刻有我大名的私章,去邮局取回了我人生中的第一笔巨款,那几乎是姐夫大半个月的工资啊!我不知道姐姐是从牙齿缝里攒了多久才攒够的,所以握在手里重若千斤!   只可惜,我让姐姐失望了,那个黑色的七月,以我的落榜而剧终。   落榜后的我万念俱灰,悄然无声地离开了家,开始了漫长的打工生涯。   这期间,姐姐的小家庭也历尽磨难。九三年姨侄出生时,因为没有办理二胎准生证,结果被处以四千七百元的罚款。这对一个月薪不足百元的农村家庭来说,几乎是天文数字。姐姐他们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才付清这笔罚款,也因此负债累累。   九五年姐夫为还债,不得不辞去合同工,远赴以色列打工挣钱。当时签证所需的二万八千元,除了我的两千元没要利息外,其余的两万六千元都是付一分利息贷款的。   好在姐夫去以色列不到一年,就还清了家中所有的欠债还有剩余,姐姐也终于扬眉吐气起来。为了方便孩子上学,她第一个从村里搬到镇上,租房子陪读。   而那时的我却被我梦想的爱情弄得遍体鳞伤,依然是拣尽寒枝不肯栖。   我像浮萍一样,依然漂在南方,不敢归家,也无家可归。   姐姐心疼我多年的漂泊,也理解我泣血的心,她在电话里一遍又一遍地催我回家。她说:“妹,无论你经历了多少伤痛,亲人永远是亲人,只有在亲人的身边,你才可以慢慢疗伤,才可以好好生活。”   其实我早已厌倦了漂泊,只是不敢面对父母忧愁的双眼,不敢面对世人异样的眼光。   九八年,姐姐出资给下岗了的大哥买了一辆红色少林牌中巴车,因为大嫂先天残疾,姐姐便叫我回家帮大哥买票,以后吃住在她家里,我理解姐姐的一片苦心,也决定结束漂泊之旅,回到亲人身边。   从此姐姐的家就是我的家,而我的婚事,也成了姐姐心里的头等大事。她不停地托人打听谁家有和我年龄相当的年轻人,也不停地安排我相亲。每次见面,姐姐都细心的备好茶点水果。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姐姐也不敢勉强我,只说:“你若不满意的,我也不勉强,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我很是愧疚,只将一份感激藏在心底。   九九年秋天,姐姐看中了我现在的老公。这一次,姐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我答应这门亲事。她说:“妹,你做梦的年纪已过,安下心来过日子吧?相信姐姐的眼光,姐姐不能保证你以后大富大贵,但绝对安稳无忧。”   为了让姐姐和父母他们安心,我也决定摒弃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答应了姐姐。在姐姐的细心打理下,这年冬天,我终于嫁掉了自己。   而我的冷暖与幸福,依然成了姐姐心里的放不下。      三   我结婚不久,姐姐就搬到县城去了,开始是租房子住,后来房东在火车站附近盖了新房,就准备卖掉自己和姐姐租住一起的两栋房子,姐姐便劝说我们和她一起买下来,以后可以互相照顾,钱不够的话,她可以先帮我们垫上,等我们挣了钱再还给她。   可惜我和老公当时鼠目寸光,没有想到将来在县城更好发展,只想着当时无一技之长无法在县城立足,于是便委婉的拒绝了。   后来这一片房子拆迁,成了学区房,姐姐一栋房子换了两套商品房,买掉一套房子还本绰绰有余,另一套房子纯赚了。   姐姐虽然读书不多,但是很有投资眼光,她先在商贸城买了一套带门面的房子,后来又在时代花园盖了一栋别墅,成了我们几兄妹中房产最多的人,当然也是钱最多的人。   有了钱的姐姐并没有忘记我们兄弟姐妹的难处,也不忘帮助她婆家的亲人。   大哥想买车,姐姐一次性便借给他四万元,而且不收分文利息。   姐夫的弟弟结婚,姐姐出钱又出力。特别是姐夫的弟媳生孩子,因为罕见的溶血症,头两个孩子出生三天就不幸夭折。等她再生第三胎时,善良的姐姐便打电话叫她来家里待产,说她家离医院近,而且县医院比镇医院医疗水平高。姐姐这一英明决策,终于挽救了第三个孩子。原来孩子的母亲是稀有的“熊猫血,”母子血型不合,才导致前两个孩子不幸夭折。这一次,县医院医生诊断后,姐姐立即掏钱让她小叔子,一刻不停的将孩子送往武汉协和医院换血,终于保住了第三个孩子。   前几年她小叔子想在县城买房,姐姐便以低于市场价五万元的价格,将学区房的五楼买给了他。   姐姐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亲人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啦!能帮一分是一分,下辈子不一定还是亲人。”   二零零二年春天,我们镇开始搞开发。姐姐看我们依然蜗居在大山深处,就鼓励我们到镇上买块地皮盖房子,不为别的,就为将来孩子上学方便。   这一次,我们夫妻二人听从了姐姐的安排,去镇上挑选了一块地皮,可是我们手上的钱,付完地皮费后就所剩无几,一下子就捉襟见肘了。姐姐知道后,二话不说,就借给我们三万元,提都没提利息的事。   有了这三万元钱垫底,我们的房子主体于第二年春天顺利完成了,当然还欠了别人一小部分钱。虽然负债累累,但是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终于有一方属于自己的清静之地了,心里的喜悦与满足不言而喻。   同年十月,女儿的到来,让我们喜上加喜,可是欠了债的我连买奶粉的钱都拿不出来了。   姐姐知道了,安慰我说:“别着急,我们都会帮你的。”她不想委屈了孩子,就让我选择当时县城卖的最好的雀巢奶粉给女儿吃,为了孩子的健康,我欣然同意。要知道那时候的雀巢奶粉,一袋是三鹿奶粉的三倍价格。后来三鹿奶粉出了问题,我举手加额,感谢姐姐的又一英明决策,让我的女儿没有后顾之忧。   只是从此以后姐姐再来我家,必定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奶粉来的,看着女儿粉嫰而又红扑扑的小脸,一天一个模样,姐姐比我还高兴。   腊月十六日,是我们乔迁新居的大喜日子。   姐姐来我家送礼,她左手一包奶粉,右手则拧着一包衣服。她拉着我悄悄上了我二楼的卧室,打开包装袋,里面是一件斜襟的酒红色小棉祆,左胸前绣着一株栩栩如生的梅花,䄂口、斜襟、下摆都滚上黑色的缎带,而领子则镶了一圈亮亮的黑毛,小棉袄是收腰的,精致而优雅,袋子里面还有一条崭新的黑色西裤和一双铮亮的黑色半高跟短靴。   姐姐拉着我的手说:“妹,快过年了,我知道你不会为自己买新衣服的,虽然你已是孩子的妈了,但我还是想你穿得美美的过大年哟。”   我的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我禁不住扑到姐姐怀里哭出了声。姐姐轻抚着我的头发说:“妹,今天是你家大喜的日子,不许哭哈,再说你现在是大人了,哭鼻子会让人笑话的。“   我不禁破泣为笑,用力拥抱着姐姐,我知道在她心里,我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四   盖房子欠下的所有钱,一直到零六、零七年,我们夫妻二人同去厦门打工,才彻底还清。   而我们的房子,除了内粉外粉之外,还有两个房间连地板都没有铺上。   姐姐看到我家的窘境,一直于心不安。她一直鼓励我们夫妻二人开店做生意,钱由她出,赚钱了给她分红,不赚钱只还本金。   可是我们两个都不是做生意的人,脸皮薄,又不擅长交际,加上胆小,总是怕赔了钱。到时候别说分红,恐怕连本都保不住。   姐姐万般无奈,只好让我们选择下下策:岀国挣钱。这样虽然投资大,但是在国外苦熬几年,也能攒一笔钱。 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个好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比较好黑龙江治疗癫痫的医院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效果好吗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