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绿野冬韵征文】小枣县长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9:02
鲲鹏春风得意马蹄疾,仕途一帆风顺,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一跃成为为任一方的父母官。他的履历简直就是一个奇迹,火箭般受到提拔。从小小的打字员到办公室主任,副镇长到书记,最后成了颜陵县的代理县长,真是风光无限一鸣惊人。   很小的时候,村子里有个徐半仙,枯瘦苍白,戴一狐皮小帽,蓄着一撮山羊胡子,古板威严,小孩子们是人见人怕,看到他的影子就躲得远远地,大人们哄孩子也都会这么说,别哭了,别哭了,徐半仙来了!孩子们会立刻停止哭声,仿佛看到了饿狼的到来。   在众多的小伙伴当中,唯有小鲲鹏和这个古怪的老头似乎有天生的缘分,看见他就笑,而不苟言笑的徐半仙也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这个胖嘟嘟的小孩,第一次见面,就为鲲鹏算了一卦:说这小子天庭饱满双耳垂纶大富大贵之相,长大了定会一鸣惊人,故取名鲲鹏。   说也奇怪,乡下兴“抓周”,一周岁的小鲲鹏在众多的亲朋好友面前,面对身边象征人生前途的花花绿绿的物品,爬到了一把官印面前死死攥住,一连三次都是这样,喜得亲戚们笑不拢嘴。   天资聪颖的小鲲鹏不负众望,从一年级开始学习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一直持续到了高中毕业,考取了北方一所著名的大学,成为小乡村第一个走出去的名牌大学生,曾经引起不小的震动。   大学毕业后,由于鲲鹏出身寒门,没关系没门路,被分配回到了家乡的一所初中任教。鲲鹏天生就不是教书的料,上课还没有两个月,他就蠢蠢欲动,那个时候他工资才一百来块钱,花了八十多块买了两袋金丝小枣,夜闯辕门——和教委主任根本不认识,他毛遂自荐,说自己喜欢写文章,想去镇文化站搞新闻报道,发挥自己的特长……也许是领导慧眼识珠不埋没人才,也许是是那金灿灿的小枣发挥了威力,反正鲲鹏顺利成为了镇政府的一员。   在镇政府,鲲鹏如鱼得水,天生伶俐巧舌如簧,善于察言观色。镇政府衙门不大,正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镇长和书记素来不和,而鲲鹏则变成了润滑剂,和各个书记镇长的关系处理得八面玲珑游刃有余,人人赞赏有加,都说鲲鹏是个好同志,前途不可限量。很快提拔他做了镇政府办公室主任。   在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只做了半年,鲲鹏认识了离休在家的一个老领导,鲲鹏仔细研究了老领导的喜乐爱好,知道老头子最喜欢吃乐陵小枣,就悄悄弄了好几袋最好的金丝小枣,借故去了老领导家拜访,三说两说又和老领导攀上了亲戚,以至后来人们都知道鲲鹏和老领导沾亲带故,书记看鲲鹏的眼神又多了几丝关爱和敬畏。   朝中有人好做官,鲲鹏火箭似的受到了提拔,自然与这个有关。看鲲鹏年轻轻地就成了科局干部,那些熬白了头发的人就不平衡了,私下里也嘀嘀咕咕,说鲲鹏心术不正,不抓工作抓关系,并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小枣书记。因为他的书记是用金丝小枣换来的——当然是流行版本。   不到四十岁,鲲鹏已经是颜陵县的代理县长,可谓踌躇满志春风得意。然而最近鲲鹏有点心神不宁。本来颜陵县长已经唾手可得了,上面的老头子已经点了头,也就是走过场等政协委员举手表决这一关了,凭着他的能力和威望,走上颜陵最高的舞台已经不是梦。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杀出了程咬金,而且不是一个,是两个!   从省空降下来一位副县长,姓孔,和孔凡森在一个城市,聊城的。另一个是市团委副书记,来颜陵挂职锻炼。鲲鹏的压力陡然增大,颜陵政坛一下子成了三足鼎立,他们都是县长的热门人选。   说鲲鹏如坐针毡吧有点过,因为他没有犯错误,没有把柄,但是县长那辉煌的位子却是他夜不能眠,虽然他若无其事地精力旺盛地周旋于官场,但是回到家吃起饭来,就是夫人弄得色味俱佳,也提不起他的食欲来。   鲲鹏知道,自己土生土长的,威信在自己这一边,偏偏是这两个人大有来头,讲资历、论能力,这个他稍胜一筹,如果论起关系来,鲲鹏心里还真的没底。   组建领导班子迫在眉睫,上面派了考察组,从各方面给他们三个人打分,为县长的最后人选做准备。   初次和空降的孔副县长打交道鲲鹏就感觉到了此人的不凡,另外一个胡副县长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可以说,这两个人似乎打成了共识,竭尽全力想把鲲鹏拉下马。   他俩配合默契,在常委会上一唱一和,频频给代理县长出难题,鲲鹏猝不及防疲以应付,已露败象。   老谋深算的鲲鹏改变策略,公开场合从不谈起两位副县长的好坏,只是强调如何精兵简政,自己如何做好下属工作,稳定和谐,特别提倡把金丝小枣搞大搞活,成为颜陵拳头产品,借此夸大影响提高颜陵的知名度……   鲲鹏在考核组就要离开之际,拿出了杀手锏——家宴。   家宴其实就是便宴,他一再强调随便在家里吃顿饭,尝尝内人的才学的几道家乡的风味小吃,那考核组也不好拒绝,毕竟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与地方领导处理好关系也是他们的一大宗旨。   名副其实的“小枣”宴。鲲鹏可谓绞尽脑汁,你看看满大桌子菜肴,都与小枣有关,小枣茶、小枣粥、小枣酒、小枣糕……考核组哪见过这种美味佳肴,特别是用金丝小枣酿造的枣酒,既有白酒的浓郁醇香,又有果类酒的柔和甜味,特别是倾入那个水晶般的高脚杯中,色泽如胭脂,真令人炫目。   这场便宴吃得风生水起,考察组的领导们虽然走南闯北赴过不少酒宴,还第一次遇见这么特殊的小枣宴。自然这顿便宴气氛是极其融洽,从一入座,大家的话题就围着小枣转,称赞金丝小枣,这小枣颜色金黄,香气袭人,当然少不了夸主人的人品和风格。   微笑、寒暄、碰杯、敬酒,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人们的话题不由自主地转移到了这次民主选举上,一致公认鲲鹏是不二的人选。   酒酣菜饱,考察组组长林部长满脸红光地终于表态:鲲鹏啊,你很能干,有你在,颜陵的工作我们就放心……那些组员连连点头称是。话外之音,傻子也明白。鲲鹏是个人精,忙又给考察组的所有人员斟满了一杯酒,喝得一个个酩酊大醉,尽兴而归。   考察组回到了宾馆,才发现每个人房间的壁橱上都摆着两袋金丝小枣,他们一个个笑逐颜开,那个鲲鹏真的很会办事。   定了,定了。考察组的大小官员们一边打着满意的饱嗝,一边暗暗地想。   怎么样?鲲鹏醉醺醺地送完客人回家,夫人关切地问。   搞定!我那小枣宴所向无敌,呸!两个乳臭味干的小毛贼想来和我争,真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鲲鹏成竹在胸,把那双长腿伸开搁在沙发上面的茶几上,得意洋洋地说。   你不要大意,人家也会请客送礼的。夫人小心翼翼地说。   他们知道个屁!你没看到最近抓廉政建设,不允许喝酒赴宴,他们装清白的,蠢货!鲲鹏注视着头顶的彩灯变换成一座五颜六色的金冠,戴到了他的头上,眼前一片金黄。   你要坚持住,不要像上任的王县长,经不住几句好话退下来让贤,结果后悔死了,去了老干部局,清水衙门,要什么没什么……   夫人又开始唠叨了,这些日子,她唯恐丈夫竞争不过才分来的两个副县长,吃不好睡不着,脸上的皱纹都多了好几丝呢。   鲲鹏已经很厌倦夫人的唠叨,又不敢发作,要知道当初他们的婚姻就是权力联姻,老泰山是市里的一个高干,决定着鲲鹏的前途,否则相貌一般的她怎么会看上风流倜傥相貌堂堂的鲲鹏呢?   夫人是母老虎,老虎的屁股自然是摸不得,他强忍住怒气,心平气和地说:我早准备好了,市组织部的黄部长和人事局陈局长,我都准备了两袋金丝小枣,我们院子树上自己结的。   夫人意味深长地笑了,他们的院子里根本没有一棵枣树。   鲲鹏偷偷瞥了一眼夫人,他急于摆脱使他腻烦的她,又不敢造次,毕竟在她的淫威下度过了快二十年了,那河东狮吼的样子至今使他不寒而栗,可又无可奈何。   去跳广场舞吧,广场的人多着呢。鲲鹏以劝解的语气对夫人说。   夫人最近迷上了广场舞,尽管臃肿的身材在那里面是那么不伦不类,可是跟着节拍,她心有灵犀,跳得从容自如,舞蹈上的动作她一看就会,慢慢地成了舞蹈教练,如果不是最近搞选举,她会天天盯着的。   鲲鹏的话一下提醒了夫人,她的心蠢蠢欲动,听到音乐声心里就痒痒的,今天心情出奇地好,老公事基本定妥了,再过几天,她也许就是县长夫人了,心里不觉涌出一股热流,感觉飘飘如仙,真的想欢欢乐乐地跳一场,老公一提醒,赶紧出去,临走不忘给他递过来一杯浓茶解酒。   鲲鹏也非常兴奋,不,是亢奋,就像猎人历尽艰险终于捕捉到猎物的心情,心里那个美,半躺在沙发上,腾云驾雾,想象着登上颜陵最高权力巅峰的快乐和得意。   这个时候,他听到了轻轻地敲门声。   他懒得动弹,事前并没有电话联系,他一般不在家里接待外人。   门外的人似乎犹豫了一番,过了一阵,又轻轻地敲起门来,还轻声地喊:县长!   声音是那么熟悉,有点娇滴滴,透着一股温柔和妩媚。   喝了酒他的神经格外希望,其实他骨子里最喜欢漂亮的女人,最近这些年一直抑制自己的情欲,一则家里有个母夜叉,二则为了自己的高尚形象,他不可像那些因为被曝光性爱视频而落马的高官,他对他们的愚蠢行为不置一屑,他妈的找个情人不会秘密的啊,非搞得满城风雨,还拍什么视频,真是愚蠢之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样的人锒铛入狱,真是活该。   他开了门,一时也愣住了,进来的是县府办公室的吴蓉,人称黑牡丹,虽然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看看这个吴蓉,据说和历任县长的关系处理的很好,和哪任县长都有点风花雪月的故事,总成为一些人写匿名信状告领导的罪名之一。   鲲鹏上任伊始,吃过吴蓉亏的老领导特意嘱咐鲲鹏,一定要当心吴蓉,别陷入她的温柔陷阱,落下把柄,成为那些躲在阴暗面里的那些人的笑谈和棒槌。   当时鲲鹏很自信,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自己笃定完全有把握把持自己,自信自己的权利欲大于淫欲,再说身边有个母夜叉日夜监视,他有色心也没有色胆,为了自己的光辉形象,岂可因小失大阴沟里翻船呢。   鲲鹏副县长上任的第一天,正值夏日,办公楼外骄阳似火,汗棽棽的吴蓉挤公交车来上班,急匆匆走到了楼下的玻璃门前歇息。此时,鲲鹏的办公室恰恰就在楼口玻璃门的上方,他看到了一袭黑裙长长的黑丝袜,黄发飘逸、手提名仕包的吴蓉正站在楼下。她的连衣裙质地很好,薄如蝉翼,让人的眼睛可以透得到里边的肉,只有胸前的那两坨没有透,但很清楚地用两块巴掌大的布左右兜着,也是黑的,高高的,很肥,如高耸着的两座小山包,让人浮想联翩热血沸腾。   看着吴蓉的性感身体,鲲鹏一下子就想起了老领导的嘱托,就暗暗骂自己是个混蛋,因为他每晚上几乎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意淫吴蓉,即使和夫人例行功课,常常闭了眼,把主角想象成吴蓉。   有的时候,吴蓉来送表或者取材料,会伏在鲲鹏的老板桌前,那胸前咋泄的春光总会是鲲鹏血脉贲张呼吸加速,尤其是那对山峰像两张拉满了弦的弓,高挺着。那次看吴蓉白白的、深深的乳沟,不巧碰上了吴蓉火辣辣的眼神,二目相对,吴蓉竟然涌起了两朵红晕,弄得鲲鹏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心里小鹿般乱撞。   该来的总要来的,鲲鹏和吴蓉上床的契机就那么来了,有点波澜不惊水到渠成的味道,虽然他有妻,她有夫。   那一天,吴蓉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鲲鹏办公室,慢慢坐到了沙发上,半低着头,细声细语地说:县长,我想请几天假。   原本同意就可以了,因为鲲鹏也要出去开会,可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鲲鹏很关心地问家里出了什么事?   不想吴蓉眼圈红了,变得更加楚楚动人,泪水溢出了眼眶:县长,我……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看楚楚可怜的美人儿,鲲鹏心里涌现出无限的爱惜之情,小吴啊,别急,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政府会帮助你的。   县长,我要去北京,给女儿看病。   什么病啊?   婴儿瘫,治了好多年,效果不明显。听说天坛一家医院有位老中医,治这个病很拿手,想试试去。   谁陪你去啊,你老公?   吴蓉苦笑了一声,我们已经分手三年了。   那你自己带孩子去,能行吗?   吴蓉的泪水又下来了,那神态凄美娇艳,让人怜悯。   要不然,派个人陪你去吗?   吉林到哪治癫痫好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疾病有效果吗沈阳能医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出众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