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歧亭叙事 (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6:56

【引子】

最近一次从歧亭回来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了一种责任。

这责任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不为别的,为我曾经历过的一段青葱岁月,只不过这一次格外明晰。在酒酣梦呓之时,一群人提议我要写更多的歧亭的文字,算是对这座小镇以及小镇医院的记念。

我写过小镇,但从没有写过小镇上的医院。因为在我看来,要记录这一段历史,实在还需要更多的沉淀,作为当事人的我,虽然已经离开了几年,但还不是看客,我仿佛还置身其中,还在和它一起欢笑,一起忧伤,乐其所乐,忧其所忧。我的身份还是其中的一份子,它的兴衰还和我戚戚相关,还和我的命运紧紧相连。我至今不相信我已跳离了局外,梦里依稀的记忆,常常把我惊醒,让我沉浸于那里的花木凋繁。这种怀旧的情结,应该直至终远。我曾经以为,或许在很多年以后,当我的思维开始枯竭时,才能把它当作最后的引泉。

现在,我改变了初衷,趁着精力过剩,趁着茶余饭后,趁着百无聊赖,趁着我没有新的写作题材时,花上一年半载,好好做一回看客,回想那似水流年。我曾经有一个愿望,想写一组歧亭的散文,名曰《歧亭八记》,这一回,我将八记要作的内容记录其中,也算是了一个愿。

对于小镇来说,我只是它的一个过客,我浸泡那里的人生足迹微不足道。如果非要说出一种实物,我是曾经散落在那里的一粒尘土、一滴水珠、一芊秋草,充其量最多是一片残瓦或一块断砖,对于小镇的那家医院,我想:至少是那庭院中的一棵水杉,我比那庭院中的水杉更早见证了医院的变迁(那庭院中的水杉现在已经寥寥无几了)。而于我,我所有的青春年华都在那里熬干,从“小汪医生”到“汪医生”再到“老汪医生”,这种称谓实质是青丝到白发的一路蹒跚。

这些年,我写了太多无根的伤痕文字。这一回还是一样,且记录,且伤痕。

既然是叙事,就有可能流于平淡,波澜不惊,我尽量让它生动。

像先师李学祥先生的药方,上面一段话,算是本文的引子。

【一】歧亭的前世今生

我常常羡慕那些暴发户,更羡慕那些有文化的暴发户。

一座城、一座小镇,没有文化底蕴,再富穰,也显得苍白。

歧亭是有文化的。几千年岁月长河的氤氲,让它山明水碧,花木葱茏。才人辈出,珠零锦粲。迁人骚客,流连其土,乐而忘返;隐士山人,于闲云处,于野鹤中,志趣弥坚。我在一篇记录歧亭文化的文章中大意说:看麻城城镇的人文历史,除了阎河稍可比拟以外,其它的只有自惭不如。即使是对于麻城,歧亭也毫不逊色。这话可能有些偏激,但至今还是这个观点。阎河是春秋战国时柏举之战之地,是隋唐之前麻城郡的故址,是唐时洪州牧阎伯屿的老家。阎伯屿如果不是王勃《滕王阁序》的千古绝唱,有可能在历史上不会留下芳踪。即使是现在留下了芳踪,只不过说是生在阎河而已。而歧亭不同,自古是“在光黄之交,守淮要地”。三国时,吴著名军事教头陆逊曾率三万大军屯兵于此与曹魏抗衡,这是最早见于史书的记载。后来有了杜牧之,有了陈季常,有了苏东坡,有了于成龙,有了张之洞,甚至有了郭沫若,有了董必武,这些如雷贯耳、鼎鼎大名的历史风流人物,在歧亭都留下了斑斑足迹,让歧亭添光增彩,为歧亭文化抹上了浓厚一笔。今天,我在回顾歧亭的前世今生,不得不提到他们。

“歧亭”,又说“岐亭”。在古汉语里“岐”又同“歧”。“岐”《说文解字》段玉裁注曰:“或作山。支声。因岐山名之也。”又说:“邑可作歧”。歧亭没有“岐山”,岐山在长安西,今岐山县,为宝鸡境内。岐山是炎帝生息、周室肇基之地,是周文化的发祥地,是《黄帝内经》《周易》诞生之地。也算是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以“歧”字之理解,为多道,为岔路,“物两为歧”,这是《尔雅·释名》上的记载。“歧亭”地名的得来,最近看一网传文字说:“歧亭所在地有山名‘岐山’,后有人在岐山建亭做生意,而得名‘歧亭’”。这大概是把两个“qi”字进行了一次结合。但我不相信这种注解。我以为于歧路建亭,供路人休憩喝茶是最好的释语。歧亭之所以后来成为驿路,大概是因为最早有凉亭的缘故。先师在世时闲聊说:“歧亭是一块凤凰地。”“凤凰地”当然是宝地。歧亭东南临举水,西有九骡山。举水于歧亭新河、张家洲开始蜿蜒,如柔曲的绸带。水以曲为美,曲则有情。女人是水造的,所以歧亭自古就出美女;西是九骡山,虽不高耸,但山势嶙峋。所以歧亭自古也出莽汉。凤凰当然也有展翅高飞的时候,在唐时,在宋时,在明清时,都有无数的才人于浩渺的云空中飞扬。至今他们靓丽的翅膀还在历史的清空中闪烁。

“歧亭”,古称“赤亭”。清人顾祖禹《读史方与纪要》记载:“赤亭城,县东南十里,有赤亭河。宋元嘉十五年以豫部蛮民置十八县,赤亭其一也。亦为赤亭蛮,西阳五水蛮之一。赤亭城,在县西七十里。齐梁间为歧亭县,亦蛮县之一也。今为歧亭镇,旧与黄冈、黄陂连界。”(上引文见凌礼潮先生《歧亭古镇杏花村》一书《序言》中)赤亭河就是现在的举水河。关于赤亭河的记载,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说:“举水又东南历赤亭下,谓之赤亭水。”举水是长江中游的重要支流之一。再往上追溯,歧亭春秋时属黄国地,后被楚所灭,秦属南郡,汉为西陵,属江夏所辖。三国时在魏为西阳,为魏吴边境重镇。后属吴,赤乌四年(公元238年)八月,陆逊率三万精兵在此守候,所依赖的全是这赤亭水。三国归一以后,在晋为弋阳郡,又析置西阳国。南北朝时设置过赤亭县、歧亭县、亭州。(我后来有些虚构的文字选用“亭洲”地名就与此有关)在南朝陈时,巴仲肃屯兵于歧亭,隋为大举伐陈而造大舰,从水路攻下歧亭。麻秋筑城以后,“麻城”虽有名称变化,但歧亭一直归属于它。历史上,歧亭既是光黄古道,又有赤亭之水,在古代交通不发达时,能够同时占这两条便利,就无形提高了它的政治和经济地位。后来的孝感乡移民,就有一部分直接从张家洲的码头顺流而下,再逆上长江而到川渝。

清·王元士在《歧亭古迹考》称其为“楚黄之扃钥”。“扃”是门户,“钥”是开关,历来是麻治之重镇,在康熙时还设为黄州二府。在中国历史上,于一个州都之外,还设一个二府,并且二府设在一个弹丸小镇,恐怕歧亭是绝无仅有的。我曾经思考:作为一个山乡小镇,能够引起历代统治者这么重视,其中自有必然的道理。只是在近代有很长时间,歧亭偏于一隅,隶属宋埠,白白浪费了一大截发展好时光。

【二】杏花村记事

最早读杜牧《清明》时我还是一个稚童。那时既不知道历史上有那么多杏花村,也不知道在麻治上还有一个歧亭。我是到歧亭以后才知道有一个杏花村大队,当时那里什么古迹也没有。差不多在歧亭工作十年以后,才知道杏花村与杜牧《清明》可能有关,那时候是因为看到了江乐山先生关于《杏花村考》的文章,我看到此文时,江先生的文章已经发表了七八年。才恍然大悟,原来杜牧之的《清明》与歧亭有关。我后来去读缪钺先生的《杜牧传》,也读过杜牧的《樊川文集》。这些年全国关于杏花村的地方不下二十个,有较大影响除了山西临汾、安徽贵池外,就是麻城,其它的还有江西玉山、江苏徐州等等。随着对《清明》诗的进一步了解,去年我写过一组《闲话杏花村》的文章,其中有一个《清明篇》。我对所有关于杏花村的考证作了一个梳理。我是一个另类的人,以为杜牧《清明》中“杏花村”只是一种白描手法,泛指风景而已,不一定非要有一个确定的地名。在唐诗中“杏花村”出现的频率也很高,如许浑的“薄烟杨柳路,微雨杏花村”、薛能的“雨干杨柳渡,山热杏花村”、温庭筠的“晚风杨叶社,寒食杏花村”,这种白描手段与“黄叶渡”、“稻香村”其实一样,非要实指,诗反而呆滞。况且,《清明》是否是杜牧所作,还存在学术争议。但即使如此,我的内心依然希望歧亭杏花村与杜牧有关,毕竟杜牧做过黄州刺史。这些年杏花村在全国热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歧亭在唱好杏花村的大戏中,总有一些实在的好处。某一年杏花村开园时请到了著名作家熊召政先生,熊先生不仅文章写的好,书法也好,在现场题了两首诗,这是难得的今人写杏花村的佳作,兹录如下:

其一,辛卯年清明游麻城杏花村:

我今到此又清明,寒食人家酒半醺。一勺晚唐烟雨梦,尽催花事醉游人。

其二,麻城杏花村忆杜牧:

四月杜鹃三月杏,一年春色两重花。歧亭谁忆黄州牧,轻掠飞红觅酒家。

熊先生是相信杜牧到过歧亭杏花村的。在清明烟雨之时,在前路迷茫窘迫之中,让我们看到了杜刺史内心的无奈和忧伤。今天,我们读《清明》时常常想到了那个断魂的四月,孤独中还有彷徨。

可以肯定的是杏花村在北宋时就是一个乡居绝佳之所。洛阳公子陈季常弃官服、毁车马就默默无闻地住在这里。最初的陈季常来到这光黄古道边、名不见经传的村落时,住的是环堵萧然的茅草屋,吃的是素菜粗食,往来一群素不相识的百姓中,人不知其姓,山水不知其名,因头戴高帽而称之为“方山子”,如果不是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那一次与苏东坡的千年巧遇,如果不是那巧遇之后不朽的唱和,千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可能知道历史上有一个地方叫“歧亭”,也可能知道历史上有个名士叫“陈季常”,但很可能不知道那叫季常的名士就是隐居在岐亭杏花村。这是杏花村的幸运,也是歧亭的幸运。

苏东坡与陈季常相遇于杏花村,并且三年四至,除了留下一篇光耀千古的《方山子传》外,还留下了《歧亭五首》等众多诗文。通过阅读《歧亭五首》可以勾勒他们相见相惜的殷殷情意。我怀疑歧亭杏花村与杜牧的关系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苏东坡所作歧亭诗文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了杜牧之。如果杜牧与杏花村有关联,这对于苏东坡这样的大家(他们有相似的人生际遇)是不会疏忽的。看到有人举东坡《歧亭五首之二》“严诗编杜集”句,认为那是写“杜牧”,其实“严”为严武,“杜”为“杜甫”,杜甫与严武友善,并有诗词唱和,《杜工部集》中编有严武唱和之诗。

在陈季常隐居同一时期或稍晚,江西诗派临川四大才子之一的谢逸(1068-1113,又名谢无逸)也来到了杏花村。谢逸写过300首咏蝶诗,人称“谢蝴蝶”,是五代花间词派的传人,所著《溪堂词》“远规花间,逼近温韦”(薛砺若《宋词通论》),雅洁清丽,蕴藉隽妙,在北宋后期的词坛上自成一家。其诗,文词洗炼,有古意,颇受黄庭坚欣赏。《苕溪渔隐丛话》引述《复斋漫录》:

“元估中,临川谢无逸过黄州关山杏花村馆驿,遇湖北王某,江苏诸某,浙江单某,福建张某等秀才。四人知其来自临川,戏以‘曹植七步成诗,诸君七步为词’相谑。逸行五步,词成,挥毫疾书《江城子》一阙于壁:‘杏花村馆酒旗风,烟重重,水溶溶,野渡舟横、杨柳绿荫浓。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夕阳楼上晚烟笼,粉香浓,淡眉峰,记得年时、相见画图中。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标致依水,情乎俱妙,遂以‘五步成词’闻名江南。”

谢无逸毕竟是才子,我每读一次他的《江城子》,对杏花村就多一些认知。据说,谢无逸《江城子》题于杏花村驿馆墙壁,后往来文人抄誊必索笔于馆卒,卒不胜其烦,以泥涂之。好好的一首词就这样被烂泥巴遮在墙壁里。

我窃思:如果谢逸的生卒年正确的话,谢逸与东坡、与季常大约晚二十年,谢逸到歧亭杏花村时,季常已老或不在世,而彼时的杏花村已经是麻城的西驿馆,有酒旗飘扬,一定很热闹,而不是季常开始隐居时的那种清冷场景。杏花村的红火,一定与东坡的扬名有关,这就是所谓名人效应。另据载:谢无逸与黄州的潘大临交好,潘大临也是江西诗派的诗人,与苏东坡、黄庭坚、张耒交游,苏东坡在黄州时记录过他们交往的故事。然潘大临家贫,北宋诗僧惠洪在《冷斋夜话》中记载:

湖北黄州人潘大临工诗,多佳句,然甚贫。东坡、山谷尤喜之。临川谢无逸致书问:“近新作诗否?”潘答书曰:“秋来景物,件件是佳句,恨为俗氛所蔽翳。昨日清卧,闻搅林风雨声,遂题壁曰:满城风雨近重阳……忽催租人至,遂败意。只此一句奉寄。”

这就是文学史上著名的“一句诗”的来历。发生的时间不可考,我想:很可能是在谢无逸过歧亭杏花村以后。谢无逸当日过杏花村时,也一定到黄州去拜访他。

【三】像朱桃椎的张憨子

“憨”,我特别百度了一下,一是 “痴呆”,再就是“朴实”。“张憨子”这个在历史上昙花一现的人物,因为苏东坡,而传了下来。苏东坡在东坡文集第十一卷《张先生(并叙)》中说:“先生不知其名,黄州故县人,本姓卢,为张氏所养。阳狂垢污,常独行市中,叶或不知其所止。往来者欲见之,多不能致。余试使人召之,欣然而来。既至,立而不言,与之言不应,使之坐不可,但俯仰熟视传舍堂中,久之而去。夫孰非传舍者,是中竟何有乎?然余以有思惟心追蹑其意,盖未得也。”我一边读着东坡先生的序言,一边在脑海中虚构着那憨子的模样:穿着一身破烂,活脱脱一个叫花子;喜欢独言独语,不与人交流,将自己封闭在另一个世界;不通人情世故,不知轻重高低,我行我素,全然不理会他人的感受。这放在今世,除了说明精神有些毛病以外,再找不出第二个理由。先生于是作诗曰:

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癫痫看的好沈阳治疗癫痫病治疗的医院治愈癫痫可以采取什么方法北京哪里治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