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山水】青涩不及当初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19:37
   此时,我和小歌坐在嫩绿的草坪上享受着最后的大学时光。沐浴阳光,看向远方,遥望那群活力四射的学弟学妹们,洋溢着一张张微笑的脸庞。   小歌是大一的学妹,名字叫公孙歌。而我们因为一场文字的盛宴而相识,不知不觉竟然熟络起来,一些连室友都不知道的知心话也会互相倾诉。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孩子,一个很愿意腻在我身边的孩子。   “清溪姐,我喜欢一个人好久了。”小歌躺在草坪上,看着蓝天白云,突然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嗯?”我有些不明所以在侧目看她。   “他是我学长。因为他我才来到这里。”   “那我是不是要感谢郑州癫痫病好医院那个人,将你带来这里给我认识。”我打趣道。   “清溪姐,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她坐起来,认真的看着我。   “喜欢一个人啊,就是他的一切你都喜欢,又或者你根本不知道喜欢他身上的哪一点。”我颇有深意的说道。“小歌,你不会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吧?”   “嗯。”她点点头。   我有些讶异的看着小歌,在大学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初恋还在的人,不仅哑然失笑。   “清溪姐,你在笑什么?”小歌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我嘴角微翘的脸庞。   “小歌,大学里一定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那样毕业了才不会有遗憾。可不要把初恋留在毕业后。”   “清溪姐,那你的初恋是在什么时候?”   初恋,好久远的事情,好久远的词。什么时候呢?小学?初中?   “清溪姐,你在想什么呢?快说快说。”小歌拍拍我的肩膀。   “初中呢。你清溪姐我可不像你一样是个乖乖女。”   “初中哦!那个人是谁?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分开?”小歌的问题噼里啪啦的进入我的耳朵。   “女生果然天生就是爱八卦的。不过,小歌,你这么多问题,要让我回答哪一个?”   “一个一个来,时间多的是。”   是谁?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分开?所有的问题在脑袋里一字排开。下意识的抚摸左手虎口上的英文字母‘Z’,熟悉的人都知道,那是我的姓,却不知另一层含义,是他的名。   “清溪姐,这里,疼吗?”小歌好看的脸皱在一起,看着我的虎口。   “疼一疼也就过去了。小歌,初恋是用来怀念的。”   “那么你呢?清溪姐,你还会怀念吗?” 武汉治羊癫疯哪个医院治得好  “会啊!”我发自内心的微笑。   “清溪姐,说说你的故事吧!你和你初恋的故事。”   初恋的故事,很久不曾提及的。回忆应该追溯到几年前?再次提起,没有曾经的心痛,反而是十分的平静。经过岁月的洗礼,一切的伤痛都可以抚平。果然,时间是世界上最好的愈疗师。   “我们,小学是前后桌。”青涩的开口。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日久生情?”   “要不要听故事?”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要。”小歌狠狠地点头。   “其实,那时候根本谈不上是喜欢或者是爱这个神圣的字眼。只是有着好感,互相吸引。太小,所以会好奇恋爱的感觉,然后初中同校,多少有些水到渠成的样子。我的故事讲完了,说说你的故事吧!小丫头。”   “什么呀?这就完了?没有了?你根本就什么也没有说。”小歌拽着身边的小草。   看着她,突然就发现,自己好久没有开心的笑了,就是发自内心,连眉眼都是欣喜的那种笑。那么天真,不喑世事,毫无心机。   手枕在脑后,以一种舒服的姿势躺下来,望着蓝天白云,以及刺眼的阳光。耳边是小歌喋喋不休的话语,说着什么,我不知道。思绪回到很久以前。   初恋,多么温馨的字眼。那是一段张扬、狂放、肆无忌惮的青春。有着自己小小的心事,会在日记本里述说一天的生活琐事。   初恋么?叫什么,我的姓,他的名。在一起是水到渠成,分开也是水到渠成。曾经总是说,是我欠了他,可是,后来才明白,懵懂的爱情里,哪有谁欠谁这样的说法。   在一起的日子是小心翼翼的,那些老师口中所谓的早恋说的就是我们。所以,即便是见了面,也就是一个眼神的擦肩而过。因为不在一个班级,会每天几封信的写着。   周末会约好一起出去玩,和一堆朋友走在沙滩上,享受着清凉的海风。那个时候有多纯洁?就连手也没牵过。面对朋友的调笑,也只是互相腼腆的不发一语。   他很好,我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反对。即便是我说‘分手’,他也只是微笑的说好,看着我生气的转身离去。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是宠我,还是厌倦了我每天叽叽喳喳聒噪,毕竟他是一个安静的人。其实,就算是到了现在,我也不明白。   每一次,他都不反对,无论是我无理取闹的分手,还是后悔的和好。我不知道我是厌倦了这样的他,还是过了好奇的阶段,发现自己的初恋交代的太过匆忙。于是,整个初中就在我们分分合合中度过。   初三毕业照那天,我们两个在我们班级谈了好久,久到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没有大悲大喜的情绪。中考那天,就像是解放,和一群伙伴去海边玩乐,绕着大坝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凌晨。   初中毕业聚会,明知道他不是我们班级的,却依然喊了他过来。那是第一次去歌厅,第一次喝的酩酊大醉,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不舍还是什么,看着他,喝着酒,就感到心酸,想要落泪。   出门的时候摔倒了,左腕被划掉一块肉,可我却不觉得疼,也许是因为酒精的麻痹作用。他帮我用清水清洗,上药,小心翼翼的包扎。我笑,因为我从来没在他面前哭过。   一个假期,都不曾联系,高中见面也不曾说话,默然的擦肩,转身,就像是陌生人一般。似乎,初恋,彻底的死在了初中毕业里。   后来离开高中,熟悉的人群里没有他,我才发现,绝情起来,他比我还要狠心,没了初恋,那些年的朋友情也是在的吧。   后来去了另一座城市,那个名字被彻底的压在心底,不提及,不碰触,偶尔上扣扣会遇见,然后疏远的问候。   从什么时候联系开始频繁,偶尔回家会约出去见面,一样的地点,一样的人,却不是一样的心情。   反倒是他进入大学,偶尔的电话,扣扣会说他在大学里的一些事情。而我,醉酒后给他打电话,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霸道的告诉他,   我不睡着不许挂我电话。两边的沉默,到我最后的熟睡。过后我不记得,他不提。可那个时候,我已经恋爱几次了,我不知道他知不知晓。我想他是知道的,毕竟,我不算是一个安分的人。   “清溪姐,你还喜欢他吗?”小歌摇晃着我。   “他?”思绪还没回来,有些不懂。   “就是你的初恋啊!”小歌撇撇嘴,“你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过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剩下的也就是只有亲情了。关于爱情的怦然心动,我不知是何滋味。”   “你们,认识十年了?”   “也许,比这个还有久远。”   “一直有联系?”   “恩,一直有联系。”我点头,他还我的扣扣列表里,还在我的通讯录里。   “不是都说,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吗?”   “那是因为还没有释怀。如果放下了,也许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会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谈未来。”   “清溪姐,好羡慕你。”   “小丫头,我有什么好羡慕的,你看,我不还是单身。”摸了摸她一头秀逸的长发。   “清溪姐,后来,你有遇见过喜欢的人么?恋爱过么?”   “当然啦!我总不能抓着初恋不放,对吧。再说了,不是告诉你,初恋是用来怀念的。”   “好吧,你说的我还不明白。”   “那是因为你还没经历过。等你经历过,有些道理没人告诉你,你也会明白的时间会带给你伤痛,伤痛会让你成长。”   “说的我都不想知道那些了。我这个人,最怕痛了。”小歌起身,拍了拍衣服,回过头很认真的看着我。“清溪姐,我希望遇到一个人爱我如生命,然后一不小心就一辈子。”   “虽然很难,但我也为你祈祷,希望你得偿所愿。”我也起身,微笑。   曾经的我也这般想过,却事与愿违。可她终究不是我,也许会遇到那么一个人,宠她千秋万世,从校服到婚纱,从黑发到白头。   “走吧,小丫头,晒了这么久的太阳,也该吃午饭了。”   “刚好我也饿了。”   草坪上是远行的我和公孙歌,被压扁的小草证明我们存在的痕迹。手背在身后,细细的摩擦那个字母,因为谈及,所以怀念。   我没告诉小歌,其实,如何彻底治疗癫痫病我后来遇到了很多人,恋爱过很多次,却没有一个人像他那般宠我。未来的未来,我不会是他的新娘,他也不会是我的新郎。   初恋,兜兜转转也回不到原点。用‘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个词来形容再适合不过。   共 30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