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菊韵】父亲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3:41:14
破坏: 阅读:923发表时间:2018-09-24 23:05:13

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T-JUSTIFY: inter-word;line-height:30px">
   常常有这样一些夜晚,于恶梦中被父亲吓透一身冷汗。1977年正月初三病逝,如今多少年了,他老人家竟不肯在梦里冲我慈善一些?
   有两件事注定我一生蹇运:七岁时左肘摔断,此一;父亲亲自为我算命,得知我:“有始无根底,平常人守己;衣食虽不缺,少妻又无子。”说不准是哪件事伤了他的心,便横眼竖眼看不上我。说是耗子见猫,这比喻只有用在我见到他时才贴切。
   父亲很有才学,读过一些史书和中外名著。从我记事起,旧小说中不成器、二百五的形象便成为我的比喻对象:失街亭的马谡,错盗书的蒋干,《甘露寺》中的贾华……总之,没好相儿。巴掌和拳头封住我的嘴,父亲严令我内心不满,脸上也必须含笑,这对一个少年未成熟的心芽芽,该是怎样的一种摧残呀。
   父亲对我全年部常年第一的成绩从来未表扬过一次,令我至今心寒的是家中丢了钱,便一口咬定是我偷的,审问方式极武断:“把钱干什么花啦?”从不问“偷没偷”之类的话。想说没偷,他可没时间等,板凳、搓衣板顺手抓起,竖起来朝小屁股上擂鼓般剁将下去,常常我哭出第一声来他已剁完五七下,然后逼写检讨。他“三五反”中被“政府”屈打成招过一次,如今可悲的是他把这方式用来对付我。我小时候没出息,尿床,他威胁我,竟然要将此劣迹写在《学生手册》上,这对视荣誉为生命的我,无异于判了死刑。六零年大灾,老人家一句话,我便请长假,一学期只读书十几天,整日去青岛郊外的浮山所挖野菜,步行约三小时。那时人比野菜多,每天只能弄到几斤野草,往回跋涉,每一步都踩着死之音符!挖少了,怕死啦。父亲在郊外当工人,每周回家,我真希望他永不回来。曾有过一个可笑的想法,假如他死了才好,我一定快长大,拼命挣钱养活妈妈!那学期考试,我仍以191分的总成绩列班级第一时,父亲也不过笑笑:“就是嘛。”
   那年我十周岁,十周岁的孩子比孤儿强。
   十二周岁那年,父亲一句话,我们举家闯关东,从繁华的中山路来到总共只百十口人,无公路无电无学校山东正规癫痫医院在哪甚至缺水的一个小山村,我想这世界上只有他能走出这样一步臭棋!我从此便永远地告别了学校。至今我一见少先队员敬队礼,眼泪便夺眶而出,搬入市内在自己无房的艰苦环境下,竟半义务性地供养好几名农村的孩子读中学,这或许是对自己年少失学的补偿?
   可我求学之心不死啊,一本《小学生字典》,不知从何处弄来的中学课本,后来的《毛选》……还有父亲珍藏的中医书,都被我偷偷读过,这些后来成为我搞文学的“粮草”。没电,点煤油灯。我夜里偷读书到深夜,为省油,灯头要极小,父亲查灯油的。我有时要偷一点装放于小瓶内,随时补添;晚上,他起来上厕所,我便将灯弄进被窝里遮光,怕被他从窗纸外发现我还在浪费灯油!去年眼睛突然视力下降,我就想到了三十年前的少年时代……
   十六岁前我不是生产队的整劳力,便要给家里做零活,除了春节和大雨雪(大雨雪也要脱苞米粒子和推磨),冬拾柴,春垦荒,手脚全冻坏了,一入冬就痒,然后化脓。父亲过早实行了责任制,而且要求不断提高。我是“组长”,每吃饭必挨批,哪顿饭不是和泪餐!闹出了胃病,痛起来要命,但父亲不准我呻吟:“大小伙子怎恁他妈窝囊!看咱队谁像你?”十四岁,家中盖房,我搬石头把左食指砸为三瓣儿,弄点粉面子一包,了事。晚上疼得偷偷到外面哭,怕让他听见,又是打骂。祖母和继祖父见我可怜,看住我,不让干重活,让我在井上等水(那水一小时淌一桶,要派人等),可一刻没看住,父亲把扦子棍替我拿到井上,让我背草去,一趟草背回,我的手指出了血。后来化脓,这手指肯定要残到火化那天为止了。十五岁那年,我掉在悬崖上,差点没了命。被救离险境后,可怜的我依然坚持着把捡到的干柴装上爬犁拉回家。到家后,人们纷纷到我家道险,父亲给我的话是:“你张罗那山尖上去干什么?”
   我为此说,自己没有童年和少年,那阶段,我在监狱服刑。
   父亲1975年搬去黑龙江尚志某农村,是秋与我通信,说到自己苦恼,还写了诗,其中句云:“自思此生不自量,蜡烛还想比太阳。”我感动得大哭,头一次享受父爱,他把我当作朋友啦!有苦衷竟肯向我诉说!
   这是他最后给我的信。次年初冬,我携女儿去看他和母亲,将珍藏了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年余的一瓶正宗竹叶青献上。父亲高兴极了,晚上要我挨着他睡,“说会儿话。”他讲家中事,夸我信中“念甚”二字语法很好,说着,翻身坐起,拿出炕上酒柜中的那瓶名酒,略斟一小杯,细咂尽,才又躺下,我记得晚饭开那瓶酒时,他坚持要我尝一杯,我不喝,他眼里便有晶亮的液体溢出。
   父亲老了!父亲似乎默认他大儿子并非如卦书那段狗屁诗说得那么惨。我暗发雄心,父亲,再一次来,拿我的格律诗词您看看,说不定惊得您瞠目结舌!
   回吉林年底时,有亲戚去那边,我托他捎十元钱给父亲买酒喝,当时掏十元钱,我是咬了牙的。
   1977年正月初六日,我正在舞台上为文艺演出伴奏,大队的领导送来电报:父死!急奔黑龙江,则遥见村外夜色里纸火飞窜,父亲棺材已候我在路口……
   那年我二十七周岁,父亲丢下诸多惋惜,离我而去,终年五十一岁,肝昏迷。弥留时醒来六个儿子,独独呼我的名字!听母亲说,我大哭。又知那十元钱并没及时到父亲手中,我更哭,母亲便劝我:“用上了,给你爸买的青霉素打上啦!”
   一眨眼,四十个春秋过去。父亲不可能复生,而我也早生华发。想想父亲,给我的影响是很深的,尤其是从反面教会我该怎样做父亲。
   父亲,您的儿子什么时候能当面否定那算卦书的谎言呢?父亲,您会在冥冥中静候着我么?

共 216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