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墨舞】幺爸的人生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0:37
摘要:幺爸是个残疾人。 他的双腿高位截肢,行走时全靠两条小板凳,他把两条大腿根放在板凳上,用手移动板凳“走路”,小板凳就是他的腿。    一:批斗亲爹   幺爸是个残疾人。   他的双腿高位截肢,行走时全靠两条小板凳,他把两条大腿根放在板凳上,用手移动板凳“走路”,小板凳就是他的腿。   幺爸不是天生的残疾,他年轻的时候身手矫健,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爬树高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幺爸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满怀豪情和革命理想参加了三线建设。在修建阳安铁路的时候,一次,存放炸药的库房爆炸了。   当时,幺爸正在和我后来的幺妈谈恋爱,他拼命的从火海里把幺妈救了出来。由于被烧燃的衣服贴在身上一时脱不掉,情急之下他就跳入了冰冷的河滩里,当天晚上,他病倒在床,双腿疼痛难忍,由此落下了腿疼的病根。   后来幺妈嫁给了幺爸。   幺妈在爆炸事故中双耳失聪,基本上变成了聋子;幺爸的腿痛日渐严重,也逐渐成了一个瘸子。聋子嫁给了瘸子,他们的婚姻也算是门当户对。上苍或许仅仅为了验证一句俚语,却让他们的一生饱受苦难和艰辛。   幺爸在此后的十多年里腿病反复发作,疼痛时难以忍受,哀嚎不止,并且脚趾失去血色,小腿肌肉也逐渐开始萎缩。   我当医生的爸爸为幺爸的病四处奔走,咨询了多位医学专家,诊断的结论是:这种病在医学上叫“血栓闭塞性脉管炎”,起病原因是身体在极热的情况下又马上进入极冷的环境,会让肢体的血管受刺激而变异,形成血栓堵塞血管通道,血液不流通和良好循环,再加上平时的一些不良嗜好作为诱因,比如嗜烟,就会导致双腿肌肉组织逐渐萎缩,最后会慢慢坏死和脱落,这是一个漫长而非常疼痛的过程,专家们最终给出的诊治办法是:为了保命,必须截肢。   幺爸就这样没了双腿。   但是,我那老古董爷爷并不这么看,他认为幺爸是在当年的“破四旧”运动中表现积极,带头去摧毁村子里的寺庙,还把佛像推倒、砸烂,扔到了河里,结果受到了神灵的诅咒,才得到了这样的报应。爷爷还振振有词的说“你想嘛,他把佛像扔到河里,他就在河里出了事……”。   爷爷的话当然不足为由,但他之所以这么说,其实另有原因。   由于解放前爷爷在家乡略有家资和名望,解放后就被划为“四类分子”。幺爸为了摆脱家庭给自己带来的牵连,就宣布与爷爷划清界限,搬出去另立门户了。在文革期间幺爸表现的相当积极,当上了民兵排长,然后开始大义灭亲,首先就拿自己的亲爹开刀,把我爷爷弄到台上去批斗。爷爷为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所以才这么说。   关于这件事,我母亲曾经绘声绘色的给我描述了发生在我们家里的一个非常戏剧性的场面。   白天,我爷爷在我幺爸他们一伙基干民兵的监督下下地干活,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和改造,傍晚收工后,生产队召开批斗大会,这时侯,我幺爸直呼我爷爷的名字,让他上台接受批斗。于是,我爷爷头上被戴着纸糊的高帽子,脖子上挂着窗框,弯腰低头,接受幺爸他们一伙的批斗。有时候爷爷还不得不低三下四的对幺爸表决心,说“王排长,我错了,我愿意老老实实的交代我的问题,认认真真的接受你们的批斗,完全彻底的改造自己的腐朽思想”,云云。   晚上回到家里,我爷爷又是另一幅神态了,他把幺爸喊回家来,从地窖里拿出王氏祖宗的牌位,问我幺爸姓甚名谁?认不认自己的祖宗?幺爸不说话。我爷爷又说“你总不会是天生地长的、像孙猴子一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爷爷咄咄逼人的问话让幺爸很为难,人要是没了祖宗就等于自己出生不明,幺爸就是再积极上进也不能不认自己的祖宗,只好说“认”。爷爷就说“那好,祖宗们都在天上看着你呢,你跪在它们的牌位前说说看,欺师灭祖,目无尊长,儿子批斗亲老子符不符合伦理道德?你的德行对还是不对?”   幺爸只好说“不对”,然后就在祖宗们的排位前磕头下跪,拉稀认错。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同在一个屋檐下,一脉相承的父子之间,在现在看来十分荒谬和不可思议,但是它曾经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们的家里。每次我母亲给我重复这些故事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苦楚,在那样戏剧性的背后,其实是那个时代的荒唐和疯狂。   爷爷和幺爸他们一个以几千年传承的道德纲常为法宝,来维护自己可伶的尊严,也打压对方的嚣张气焰;一个以革命的形势和需要来伸张主张,表明自己的阶级立场。爷儿俩斗法,受害最深的却是我的奶奶,看见他们父子俩像得病着魔一样,奶奶不知道救谁好,也没有能力救他们,无药可救,只好自己怄气,天长日久,我奶奶就去世了。   爷爷这就更忌恨幺爸了,此后他们父子的关系就再也没有好过。      二:痛并快乐着   俗话说“寻常夫妻百事哀”。在幺爸和幺妈这样一个都身有残疾的家庭里,为生活发愁,为日子难过,为柴米油盐吵闹也就是家常便饭了。   那时候经常可以听见幺爸嘶声噎气的吆喝幺妈干这干那,拾掇幺妈,而他自己却独坐小板凳上悠闲自在。幺妈心里当然不平衡,于是就开始吵架闹仗。好在幺妈听不见,吵闹的程度不会激烈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幺爸可以控制和随时结束战火的蔓延,何况他是个聪明人,太过分了幺妈要是撂挑子不干活了,他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吃喝拉撒都成问题了。   他们就这么吵闹着过日子,左邻右舍刚开始来竭力劝慰,后来都懒得管他们了,还时常来看热闹,看今天的吵架谁能占得上风。   我工作后给幺爸买一个轮椅,他坐上轮椅把房前屋后转了个遍,开心的像小孩子穿新鞋,没过几天,他就找人把家里的门槛全部都剧掉了。幺妈回家一看:门槛都没了,气的嚎啕大哭,把幺爸从轮椅上掀翻倒地,把轮椅扔进了门前的鱼塘里。   我去他们家时幺妈责备我:“你给他买个椅子干啥,害得我们家都没了门槛,我是个聋子,你咋不晓得给我买个助听器呢?我下地干活还能用的上,他不干活,好吃懒做,还要坐那么好的椅子。”   我开导幺妈说:“你知道溥仪吗?他是清朝的最后一个皇帝,他把皇宫的门槛都剧掉了,皇宫里也不要门槛的。”   幺爸立即在一旁应声:“就是嘛,皇帝老儿都不要门槛,我们平头老百姓还要门槛干啥?你要是再扔我的轮椅,我把门全部都拆了,不信你看。”   他的话让人哭笑不得,我赶紧说:“门不能拆,拆了门就成了窑洞,冬天怎么过呢?你想让我幺妈像王宝钏一样住寒窑啊?”   “人家王宝钏是宰相府的千金小姐,她算啥?一个丘巴(丘巴,陕南方言,土丘和泥巴,土坷垃,泥巴的意思)。”   我说:“幺爸,你说话要讲事实哦,我幺妈年轻的时候人才好,还是城里的姑娘,人家是下嫁给你的,不然的话,你当初为啥不要命的把她从死人堆里背出来呢?你该不是后悔当初救她了吧?”   “后悔倒是没有,就是整天叨叨叨的烦人。”   “既然不后悔,就要珍惜啊!”我伏在幺爸耳边低声说,“跟你说个秘密,我妈经常背地里跟我唠叨幺妈的不是,我估计一半原因就是因为我妈嗔恨幺妈比她长得好。”   幺爸听了这话后哈哈大笑,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幺妈听不见我们有说有笑,问我:“他在说啥?不要听他嘴巴里胡交嚣(胡交嚣,陕南方言,乱说一气,胡扯八道的意思)。”   我放开嗓门对她说:“我们在商量下次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买个助听器,西门子,德国造的最好的助听器。”   幺爸在一旁憋着嘴讥笑:“哼,她那个耳朵嘛还戴德国造的呢,带上恐怕就会讲德国话了。”   “戴上倒是不会讲德国话,不过,恐怕你的话就要少点了,这种助听器很灵敏,风吹草动都能听得见。”   “那你还是不要买了,就让她当聋子,我也好噘她(噘,陕南方言,拾掇、谩骂、诋毁人的意思)。”   我说:“幺爸,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就显得心胸狭隘了,你怎么整天想的就是噘幺妈呢?”   “哈哈,我是跟你说着耍的。”   幺爸话虽这么说,但在我走的时候他还是要塞给我钱,让给幺妈买助听器。   幺爸的人生虽然饱受打击和磨难,但他其实是个不为生活所屈服的人。   他性格倔强,不惧艰辛,性情开朗,爱说爱笑。我小时候经常听见他在夜里因为腿痛而哀嚎不止,但是在白天腿不疼的时候,又开始嬉笑颜开跟人说笑了。他跟人聊天时神采奕奕,说话滔滔不绝,吐沫星子乱飞,让人怀疑他晚上的嚎叫是不是装出来的?一次,一位乡亲就问他“你半夜三更嚎叫的像杀猪一样,怎么白天吹牛的时候还这么有劲?”,幺爸有些面色难堪的自我调侃说“晚上疼的恼火,不叫唤不行;白天不疼了要是不趁机畅快一点,你说我这人咋活?”   幺爸能说会道,有表演天赋。有了腿病之后,他还能一瘸一拐的表演革命样板戏,把《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的唱腔模仿的惟妙惟肖。他还能把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历史人物串联起来,说的有声有色。他能讲出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三生三世的故事,也能把秦琼卖马和杨志卖刀串联在一起,还引经据典的说“秦琼卖马,子胥吹箫,自古英雄,也曾困乏”,暗示自己是英雄落难,将来总会有出头之日的。   他不把我当成晚辈,经常给我讲他的风流韵事和男女间的隐私,弄的少年的我半夜睡不着,我爷爷恨恨的说他“腿都没有了,还要毒害年轻人”。      三:心中有遗憾   幺爸现在的日子过的不错。   他虽然没了腿,但他的头脑很够用。幺妈说她“这辈子欠你幺爸救命的情,只能当牛做马,听人家的使唤”。他们一个动脑一个动手,把家庭建设的挺好。   幺爸是村子里第一个想到不能靠单一的种庄稼来发家致富的人,他说“必须得搞活经济”。   很早前他就让我给他买了《农村致富大全》,自己学习农村养殖的知识和技能。他利用屋后的小溪,在房前挖塘引水,养鱼养鳖,还能进行分层养殖,在一个鱼塘里养多种鱼类;后来,他又学会了种植银杏、桂花和香樟等观赏植物;他喜欢看央视七套节目,留心国家政策的变化,前些年感觉到国家要实施“退耕还林”政策了,他就马上租赁下了几座荒山野岭,果然,后来每年光是国家给他的政策补贴都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家庭富裕起来了,人也活的精神了,但是幺爸的心事却越来越重。   他有心结,他说他这辈子有两件遗憾的事:一件是和我爷爷的关系没搞好;一件是他当年救幺妈受伤致残的事一直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   幺爸和我爷爷父子俩始终形同陌路,爷爷直到临死也没有认幺爸这个儿子。   奶奶去世三周年时,我给奶奶立墓碑,上面自然要镌刻幺爸的名字。但我爷爷硬是驻着拐杖,去墓地把幺爸的名字用錾子凿掉,用水泥糊上,表示他和奶奶没有这个不肖儿子,幺爸听说这事后流下了伤心的泪滴。   爷爷去世时,幺爸在他的床前喊“爹,我是你幺儿王希彝,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嘛……”,爷爷没有看他,而是用尽全部力气把头扭向墙边。   幺爸伤心的使劲扇自己的耳光,表明自己的悔过,但也没有用,直到我们把他拽出房间,爷爷才咽了气。   夜里,幺爸在爷爷的灵柩前抹了一晚上的泪。他没有腿,就全身匍匐在地板上,一边给爷爷磕头,一边嚎啕大哭着说:“你到死都不原谅我,我以后死了咋个去见你嘛,咋个去见列祖列宗嘛……”。   头在地上磕出了血,我们也劝不住。   当年因为救幺妈受伤残疾的事是幺爸的另一个心结。   一直来,乡里乡亲就有人说他救幺妈是“想给自己讨老婆”,说他为啥不去救别人,只救了我幺妈一个呢?还说这是一种“自私自利”的行为。幺爸对此忿忿不平,自己几次去政府里讨说法、要证明,都没什么结果。   直到前年情况有了转变。   那次我回家去看他的时候,他见到我很激动的说“我跟你说一件好事”,然后把轮椅拨的飞快,去屋里拿出两个证件,一边指给我看,一边说:“我当年参加修阳安铁路时为了救你幺妈而受伤致残的事情有了结果,这个是我的荣誉证,这个是我的残疾证”,然后,他看看天空,自言自语的叹息道:“唉,政府终究还是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当年为国家买过命、受过伤的人。”   证件上表明幺爸当年是为国家建设和舍己救人而负伤,导致残疾,属于工伤,国家予以表彰和进行一定的补偿,每月发放60元的伤残补贴和30斤大米的生活补助。   我说:“这是好事啊,每月还有补助。”   幺爸说:“我倒不是贪图国家的那点钱粮,再多的钱能换回我的两条腿吗?我是想得到一个认可,至少证明我救你幺妈不是自私自利的行为。”   那天幺爸跟我聊了很多。   他说人这一辈子就像河里漂的稻草,河水把你带到哪里你就在哪里,由不得你自己,他说自己的文化水平低,看不清世道的变化,年轻的时候觉得跟着上面的号召走就不会落伍和犯错误,当年不管是批斗你爷爷、破四旧立四新、还是火烧寺庙,那都是跟着形势走的,而且也由不得你不跟着走,你要是不积极响应号召,那你就是落后分子,今天批斗的是你爷爷,明天被批斗就是我了,我这一辈子都是在响应政府的号召,结果自己却落了个残废不说,别人说我批斗你爷爷属于仵孽不孝、救你幺妈成了自私自利。最后,他问我:“你说我错误在哪里了?”   看着幺爸的满头白发和苍老的脸,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幺爸一辈子响应政府号召,走在时代的前列,他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做了国家探索发展道路上的垫脚石,而自己却饱受了比常人更多的痛苦、艰辛、磨难和非议。   我说:“幺爸,你没有错,你们的那个时代是中国剧烈变革的几十年,从上到下都在寻求发展出路,出发点都是好了,政府在为国家的未来探索出路,你们作为普通公民也用自己的人生来实现政府的探索道路,你响应国家号召,跟着形势走,有什么错误呢?再说了,你和幺妈参加三线建设,你们作为一个老百姓,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和应尽的责任,还负伤致残。政府也在总结自己的得失过惘,你看现在给你发荣誉证和残疾证,不就是承认和感谢你们的付出吗?”   幺爸听了我这番话沉默了很久,他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悄悄的抹去了眼角溢出的泪花。   哈尔滨儿童癫痫怎么治疗郑州的癫痫医院哪家最专业癫痫病如何根治哈尔滨癫痫医院看的好?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