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与母狼的生死对决(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04:53

【与母狼的生死对决】

很偶然的,刘彩芝碰上一匹狼。那一刻,刘彩芝在山上采药,她正在挖一棵山药。那棵山药,在一片肥沃的黑土地上生长,枯萎的树叶杂草,把山药养的很壮实,又粗又大的山药,让刘彩芝兴奋。

刘彩芝后来说,这棵山药,能挖五六斤的果实。她挖药时,6岁的儿子,正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玩耍。那地方靠着一条小溪,是一片开阔地,长着密密麻麻的野草莓。这种野果,当地人不叫野草莓,叫红疙瘩。比草莓小,有指肚那么大,红鲜鲜的野草莓,吃着酸酸甜甜,小孩子们都喜欢。

太阳不温不火,蔫里吧唧,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但特别的热,是一种闷闷的热,让人感觉窒息的热。这样的天气,没有一丝的风,四野很静,就连树叶,也停止了摆动。哪怕是一只蝴蝶飞过,你都能感觉到风的气息。

那棵山药,刘彩芝挖了足足半个小时,看着一推新鲜的山药,刘彩芝眼里放着亮光,一棵山药,在集市上可以换到几十元钱。当然,刘彩芝是不会卖的,婆婆肺虚咳嗽,已有一个多月,吃了很多药,不见效果。医生说:用新鲜的山药炖鸽子,吃几天试试,说不准比吃药灵验。集市上的新鲜山药,多是种植的,不如野生的好。刘彩芝是孝顺的媳妇,上山采药,就是为了给婆婆治病。

刘彩芝伸了个懒腰,准备坐下歇歇。就在这时,闷热的天,突然刮过一阵凉风,凉爽爽的那种凉,让人神清气爽的那种凉。风吹过,山上的草随着风摆动起来,树的枝桠也开始舞动,叶子簌簌作响。刘彩芝说:那阵风,真的很凉爽,挖山药时出的一身汗,瞬间消失。我想,挖了一堆山药挖,该回家了。

就在这时,刘彩芝说:就在她收拾镢头回家时,她听见了异样的声音,不是风的声音,也不是人走路的声音,她听到的声音,像马奔跑的声音,有点急促,但没有马奔跑的声音大,她回过头,山野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风的声音在耳边掠过。

是风的声音,这空旷的山野里,除了风,还能有什么声音?刘彩芝扛起镢头回家时,想起了儿子,刘彩芝看见儿子还在那块空地里玩耍,就朝儿子走去。就在这时,她看见一个黄色的东西在她眼前一晃,她揉揉眼,那是一匹奔跑的狼。

这片山里,是有狼,村子里的人经常发现狼的活动痕迹,却没有人看见狼。山脚下的村子里,从没有受到狼的骚扰。狼其实早已远离了村庄、人群,甚至看不到狼的影子,很多年人与狼的搏杀,让狼感到了莫名的恐惧。狼对人类,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恐惧。

刘彩芝能看到一匹狼,是偶然的。这种偶然的相遇,引发的搏杀,让刘彩芝很长一段时间,良心不安。刘彩芝曾经对我说:我并不想伤害一匹狼,可我却打死了一匹狼,一匹小狼的母亲。

我知道,刘彩芝说的是真话,她是那种很善良的女人,在村子里,刘彩芝从不与人红脸,就连农村婆媳关系之间的死结,她很顺利就解开了那个死疙瘩,应该说,刘彩芝是孝顺媳妇的典型。在村子里,刘彩芝口碑很好,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好媳妇。

打死那匹狼,对于刘彩芝来说,是无奈的。她不打死狼,狼可能要伤害她,伤害他的孩子。刘彩芝打死那匹狼时,并没有多想,她只想到自己是母亲,在儿子面临危险时,母亲保护儿子是她的职责。其实,刘彩芝当时就是这样想的,她看见,那匹狼是冲着他的儿子跑过去的,她不能让儿子受到那怕一丝的伤害。

那匹狼确实是朝着儿子的方向跑过去的,那一刻,她的儿子,正低着头,在玩一个什么东西。看来儿子对那个东西很喜欢,只顾着玩耍,对即将来临的危险一无所知。刘彩芝看到奔跑的狼,丢下手中的镢头、山药,迎着那匹狼冲了上去。

那匹狼看见突然冲出来的刘彩芝,愣了一下,站着了。刘彩芝也站着了,毕竟,面前站住的是一匹狼。但只是一瞬间,那匹狼又向前冲去。

刘彩芝的本意是要拦着那匹狼,让狼改变方向。可那匹狼并没有理会刘彩芝,继续迎着她的儿子奔跑。作为母亲,刘彩芝想也没想,跑到了狼的前面,拦着那匹狼。

狼终于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刘彩芝。狼的眼里,有着一种可怕的光影在闪烁,那道光,是敌视的目光,是仇恨的目光,看得刘彩芝心里直发毛。刘彩芝此刻赤手空拳,唯一的防身工具,那把挖药的镢头,在奔跑中丢在了山野里。

刘彩芝站在狼的面前,那个姿势很有趣,她伸开双臂,用空空的两只手,拦着了狼的去路,刘彩芝过后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伸开的胳膊,能拦着一头凶猛的狼吗?不过,刘彩芝说她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她伸手拦狼,是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

刘彩芝与狼,相聚只有十米之遥,隔着一条小溪。刘彩芝在河的这边,狼在河的那面,四目对视,双方都有一丝恐惧在眼睛里流露,或者说是有一种担忧在眼里闪现。

很多年以后,刘彩芝对我说,我伸开双臂拦着狼时,两条腿不停地抖,怎么也控制不住,我甚至能听到两腿抖动的声音。事情过后,刘彩芝才癔症过来,那不是两腿抖动的声音,是心跳的声音,哒哒地抖成一锅乱麻。看着那匹硕大的狼,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但我只能坚持,注视着狼的一举一动。

与那匹狼对峙,感觉时间是那么的漫长,刘彩芝说。其实只是一两分钟,或者是几十秒。狼似乎不想与刘彩芝对峙,开始寻找前进的方位。它绕了个弯,想躲开刘彩芝伸出的双臂,从刘彩芝的左边冲出去,那是经过山沟唯一可以到达那片开阔地的唯一出路。刘彩芝看到了狼的意图,在狼开始前冲的瞬间,刘彩芝跳过去再次拦着了狼。

狼看起来很愤怒,它呲呲牙,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然后向刘彩芝扑来,把刘彩芝扑倒在地,可能是用力过猛,狼和刘彩芝一下子倒在了小溪里。刘彩芝突然觉得胳膊一阵的痛疼,她看到,狼尖利的牙齿,深陷在她的胳膊里。血,顺着薄薄的衣服,流了下来,把小溪里的水都染红了,一缕一缕随着水在漂浮着。

刘彩芝说,我那时就想:我要死了,我要死在狼的口中。可那匹狼似乎并不想伤害她,很快狼就松开了口,向刘彩芝儿子的方向跑去。刘彩芝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跳起来拽着了狼的尾巴,狼回过头把刘彩芝掀翻在地。刘彩芝看到狼张开的嘴巴,尖利的牙齿,还有一股浓浓的腥气。情急之下,刘彩芝用手在小溪里乱摸,她的手抓到了一块石头,就在狼向她扑过来的那一刻,刘彩芝手中的石头,狠狠地砸向狼的脑袋。刘彩芝听到一声响动,那匹狼倒在她的面前。

刘彩芝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走到狼的跟前,刘彩芝看到,那匹狼还在喘气,肚子一鼓一鼓的呼吸。刘彩芝又看到,那匹奄奄一息的狼,眼睛盯着儿子的方向,那目光有一种无法说出的意味。没有绝望,没有仇恨,看上去有一种慈爱,有一种遗憾。那目光,让刘彩芝感到心里五味杂陈。可当时刘彩芝没有想那么多,刘彩芝说:这匹狼,临死时还想着自己的儿子,太可恨了。于是,刘彩芝又搬起一块石头,对准狼的脑袋狠狠地砸去。

那匹狼蹬了几下腿,不动弹了。刘彩芝看到,那匹狼的眼睛,依然瞪着,瞪得很大,无光的眼睛里,有一珠泪,在眼眶里闪着亮光。

看看狼死了,刘彩芝顾不得多想,跑到儿子面前,一把抱起了儿子。就在这时,刘彩芝看到,儿子的怀里,抱着一个狗崽。刘彩芝顿时明白了,那不是狗崽,是狼崽。一个两三个月大的狼崽。

看到那只在儿子怀里扭动的狼崽,刘彩芝突然坐在地下,大声地哭了起来。刘彩芝说:我也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就想哭,哭的一塌糊涂。

其实,我是为那只母狼哭,为一个母亲哭。我们彼此都为了孩子,误会了对方。作为母亲,我们都没有错。就算是不误会,谁又能敢保证对方不伤害自己的孩子?我杀死狼,我不后悔。我后悔的是,我杀死了一个母亲。这是农民刘彩芝对我说的话,我很感动。

在乡村,打死一只狼,是要吃肉的,可刘彩芝没有把狼弄回家煮了吃。她把那匹母狼埋了。她用镢头挖了一个大坑,还捡了一抱柴草,正正经经地把母狼埋在小溪边。并用石头把母狼的坟墓围了起来,像埋人那样。

很多年后,刘彩芝提起打死的那匹狼,刘彩芝还在重复她原来说过的话:我当时很难过,作为一个母亲,我打死那只狼没有错。可一个母亲打死另一个母亲,是无法原谅自己的。这个善良的女人,总是在叩问自己的良心。

母狼死后,刘彩芝把小狼崽带回了家。村子里的人说,刘彩芝家里确实养过一只狼,只是没几个月,那匹小狼就不见了。

刘彩芝说:那匹小狼,在我家呆了三个多月,小狼大了,我就把它送到后山,放生了。本来,狼就是在野外生存的,养在家里终究不是办法。再说,狼是要吃肉的,我养不起,我家养的鸡,都让它给吃了。那匹狼我送了两次,它又摸着回来了。第三次,我把它的眼睛蒙上,送到三十多里的大山里。

我问过刘彩芝,再后来,那匹小狼回来过没有?刘彩芝说,没有,自从那次送走后,那匹狼,再也没有出现过。只要它活着,我就感到心安。刘彩芝为自己打死一匹狼,始终怀有深深的歉意。

【死在陷阱里的狼】

常常是在夜深人静时,一匹狼,走进了一个叫鹤坪的村庄。它漫无目的,只要是可以袭击的对象,它绝不留情,村民们总是在清晨,看到自己的鸡鸭或者是猪羊,惨死在院子里。

它是一匹独眼狼,夜色下,一只眼发出深蓝的光,在村庄里寻觅,当它看到牲畜时,眼里总是射出一种刻骨的仇恨。每次,它把那些能够猎杀的牲畜,一只不漏地咬死,然后,带着一种满足后的快感,向山里奔跑而去。

村民们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招惹了狼,让狼疯狂地报复。这匹可恶的独眼狼,不得好死,村民咬牙切齿地诅咒。

一定要杀死这匹可恶的狼,村民都这样说。这个村子里,除了住在最边远的王铁牛家没被狼祸害,其他各家,多多少少都有牲畜被狼咬死。

人们突然想起来,王铁牛住得最偏僻,狼最容易得手,可狼却没有祸害王铁牛家。他家的牛羊鸡鸭,一只也没少。这个王铁牛,是怎么防狼的呢?

王铁牛是个闷葫芦,平时很少说话,属于那种一脚也踢不个屁的家伙。王铁牛说:我从来也没有防备狼,我家那破院子,就是防也防不住,狼不上我家,我也不知道为啥。

想想也是,就王铁牛那样,能有啥好主意。再说,他家的连个院子也没有,怎么防?

王铁牛说:记不记得春上那两匹狼?

人们突然想起,春天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两匹狼,两匹狼胆子很大,在村边咬死了张满筐家一只吃草的小羊。

那天,张满筐犁地回来,看到两匹狼拖着一只小羊,向山里逃去。张满筐看到,那只羊正是他家的小花羊。张满筐没有惊动狼,回家拿着自己的土枪,对准那匹拖住羊的母狼,开了一枪。张满筐的那一枪,正打在母狼的后腿上。村子里的人听到枪声和张满筐的呼喊声,抄起家伙跑了出来。

受伤的母狼,看到四面围过来的人,丢下小羊逃跑,可惜已经晚了,它拖着一只伤腿,怎么也跑不快,很快被追上来的人围了起来。公狼看到受伤的母狼被包围,转回身想救受伤的母狼,可它听到了一阵阵棍棒声,受伤的母狼,发出阵阵“呜呜”声,很快就没了声息。

公狼看着受伤的狼被活活打死,站在那里拼命地哀嚎。人们看到逃跑的公狼又转了回来,愤怒地追了上来。

看到人们追了过来,公狼看着已经死去的母狼,大嚎一声,向树林里跑去。公狼没有想到,它的前边,站着一个人,手里握着一把钢叉,叉尖锋利。慌不择路的狼,正好跑到了一个村民面前,看到那个村民,公狼疯了一般向他扑来。村民看到公狼向他扑来,扬起手中的钢叉,向公狼投了过去,那把钢叉,不偏不斜,扎在公狼的右眼上。

也许是太疼痛了,公狼跳了起来,随后在地上转了几个圈,一路哀嚎,向树林深处跑去,很快,消失在树林中。

在山里,打死一匹狼,似乎是平常的事。很快,村子里的人,就把打死狼的事淡忘了。谁也没有想到,祸害村民牲畜的,是那匹逃生的公狼。

张满筐说,一定是那匹狼,狼的报复心很强,何况,打死的那匹狼是它的老婆。人们都笑了,狼不会也像人那样,管自己的女人叫老婆吧!张满筐说:不叫老婆那叫啥?狼虽说不会说话,但也知道心疼自己的老婆。你看那匹狼,看到自己的老婆被我们打死,多伤心,还不顾死活跑回来救它老婆呢!

王铁牛后来说:就为一只小羊,把一匹狼活活打死,也太狠心吧!王铁牛这人,虽然死板,但心地善良。

张满筐说:我想起来了,那天打狼,全村家家户户都上,就王铁牛没有来,难怪那匹狼不咬他家的牲畜。你说怪不怪,这狼也能认出好人坏人?人们都笑,这么说,你就是狼认准的坏人,要不怎么先吃你家的羊呢?

王铁牛说:这两匹狼我知道,去年还到我家吃过东西。我怕它们伤害我家的牲畜,就每天晚上放点剩饭准备着,可清早起来,昨天晚上放的剩饭,都被吃得精光。说不定,这狼也知道好歹,所以就没有去祸害我家的牲畜。

张满筐突然说:我有办法,这匹狼,活不长了。

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最好的癫痫医院癫痫患者口语不清、四肢不利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