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春秋】我与《第二次握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4:43

一九八一年,我考入了巴盟农机学校读中专。全国经过拨乱反正,各条战线逐步走上了正轨,萧条的文化战线也有了回春的气息,在文革中被列入“禁书”的《第二次握手》,逐步在民间流传。

一日,我的同学不知从哪里借到了《第二次握手》,在我的再三恳求下,他同意借给我看一天一夜。

时间过去三十多年,我清晰地记得,书拿到我手的时间是早晨八点钟,我要在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内,看完这本二十多万字的小说。

上午第四节课上《拖拉机》,为了看《第二次握手》,我把十六开本的《拖拉机》书立在前面,把三十二开本的《第二次握手》藏在《拖拉机》书的里面看。我被小说里的故事情节所感染,为丁洁琼、苏冠兰的命运而担忧,眼睛一刻没有离开小说,脑袋里只有小说的情节、人物、故事,而唯独没有站在讲台上讲课的老师。

小说一页页被我看完翻过,我享受在读小说的愉悦中。突然,同桌的同学用手捅我,悄悄说:“老师在叫你。”

我满脑子里都是丁洁琼和苏冠兰,老师叫我,我根本没有听见。同学捅我,我便机械地站了起来,两眼茫然,周围的同学用戏谑的眼光看着我。后来我才知道,老师这时问了我一个发动机部分的问题。这时,同桌的同学悄悄说:“打起减压。”我不知道他这是恶作剧,我以为他说的是标准答案。于是,我便急忙说:“打起减压。”话音刚落,全班同学都笑了。这时,我也反映过来了。老师几步便从讲台上走到我面前,把我夹在《拖拉机》书里的《第二次握手》没收了。

老师站在讲台上,仔细地看了看《第二次握手》的封面,然后用右手举过头顶,轻轻地左右甩了几下。我当时马上意识到,老师的这个动作应该是从毛主席1947年离开延安到重庆与国民党谈判前上飞机手挥舞着帽子的动作中学来的。虽然当时场面没有毛主席离开延安时那么大,但是,坐在桌子前的也有三十多个学生。毛主席离开延安时,延安的军民都为毛主席的安全担心。而在教室里为《第二次握手》命运担心的,只有我一个人。

老师什么也没说,也没有批评我,便又继续讲课了。

我却无心上今天的《拖拉机》课,想着怎么从老师手里把《第二次握手》要回来。到下课时,我恭恭敬敬、认认真真给老师写好了一份检查,深刻检讨了自己上课看小说的错误,并发誓再不在上课时间看闲书。

下课后,老师背着手朝办公室走去。我手里捏着检查,跟在老师约30米远的地方。老师手里的《第二次握手》随着老师一左一右迈步,忽上忽下地晃悠着。

我想好了去办公室向老师道歉的一串话,心突突跳个不停。如果老师不把书还给我怎么办?如果老师明天再还给我,向同学借书的时间已经到了,那又该怎么办?我想了很多很多,随着老师进了办公室。我胆怯地把检查放到老师桌上,正准备现场讲路上想好的道歉话,老师说话了:“《第二次握手》是一本好书,我在十年前就看过了,可惜在文革时被列入禁书,我是从家里锁住门偷偷看的,你是在课堂上偷偷看的,比我那时强多了。”老师的目光温柔了许多,轻轻地看了我几眼说:“广泛涉猎课外书很好,不要把专业丢了。”一边说着,一边把书还给我:“下午上自习课,好好看。”

我没有想到是这样一种结果,我喜出望外,双手接过书,掉头便跑出老师办公室。这时,我才想忘了给老师鞠一躬,这一忘便几十年过去了,我欠老师这一鞠躬。

回到宿舍,我急忙翻开书,接着上午看到的地方继续看。同学已拿上我的饭盒去打饭了,同学打回饭,我一边看书,一边吃饭。按平时的常理,吃完饭,同学们会叨唠一阵儿才午休。这天中午因为我要看书,同学们悄悄都午休了,我爬在铺盖上看了整整一个中午。

下午没有正课,全部是自习,我感激地遵照老师的教导——看《第二次握手》,一下午连厕所都没有去。

晚自习下课后,我看书的地点转移到了宿舍。可是,眨眼十点半便到了,熄灯的铃声响了,我看着看了一半的《第二次握手》,心里很着急,熄了灯怎么办?

一个同学给我出主意:“点上蜡烛看。”

另一个同学出主意:“水房门前的电灯一晚上都亮着。”

同学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我立即穿好衣服,提个凳子来到水房门前,又聚精会神看起了《第二次握手》。

一个个同校的、同班的同学来水房打洗脚水,他们都认识我,看我在水房电灯下看书,不知说了些什么。我要在明早八点前看完这本书,我可没有时间搭理他们。

凌晨很快到了,虽然是初秋,但后半夜的气温依然很低,身上一阵儿冷似一阵,我扯扯身上的衣服,继续看我的小说。寂静的夜里,远处虫鸣蛙叫,头顶电灯附近的蚊子、蜢子和不知名的会飞舞的小害虫嗡嗡嘤嘤地叫着,上下翻飞。有时忽然一个智商低下的害虫撞在电灯泡上“触电”摔了下来,掉在我的头上、身上,我可顾不了这些,只把它们的叫声当成伴我夜空寂寞的伙伴,我倒感觉自己不孤独了……

东方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我意识到天快亮了,我手中的《第二次握手》也快看完了,而我眼睛却困的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眼前的字模糊了,自己好像进入了梦境中,身子一晃又醒了。无耐,放下心爱的小说,拧开水龙头,洗洗脸,马上感到又清醒了许多,继续看我的《第二次握手》。

天亮了,我回到宿舍,看完了最后十几页小说,我快累瘫了。同宿舍的同学为我的精神大发感慨,为我点赞。一个不爱看书的同学直骂我犯神经。不管咋样,我用一天一夜的时间看完了一本小说,享受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精神大餐,我感到很值。

在读中专的三年时间里,我省下饭钱买了许多书。但是,这些书是自己买的,放在箱子里什么时候想看都能看。有了这个想法,买回的《红楼梦》、六本一套的《世界中篇名著选》……放入了箱子。后来参加工作,带到了工作单位,成家后放在了书架上。随着我五次搬家,这些书我没有扔掉,跟随了我三十年。在写这篇文章时,我还掉回头看了看它的书名。但是,除个别篇章外,绝大部分的书依然崭新如初,我没有完整看完一本书。

想想读中专看《第二次握手》的情景,我只能感叹:“书非借不能读也。”

哪些情况可能会出现遗传呢河北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小儿癫痫病怎么急救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