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看电影的记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01:00

前几天出去办事,经过辽河大剧院,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电影海报,是关于一部3D影片的。我不知道3D电影是咋回事,回来后就请教于单位的年轻人。人家给我讲了半天,我才知道,哦,现在电影技术已然进步到如此程度了。

由此,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儿时看露天电影的往事来,那一幕幕快乐的场景,如老电影胶片似的,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回放着......

那时候,在农村,放映电影都是在露天里进行的。大队部的广播喇叭里早早就通知大家,晚上公社放映队要来咱村里放电影。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尤其是孩子们都高兴得不得了。刚刚吃过午饭,就有人去占地儿。那时放电影一般都在场院里,那地方宽敞,能容纳下全村的老老少少。冬天时,怕场院里太空旷风大,大家嫌冷,就把电影场地放在村子里比较宽敞、又比较背风的地方。有用自家的椅子板凳占位子的,有的捡来一堆石头瓦片摆成方块儿,表示“此地有人”的。有的闲人干脆就从中午开始坐在场院里不动地方的。经常有为了争抢“地盘”爆发“战争”,甚至打得头破血流。也有不愿意为了争地盘、占位子去惹气的,干脆就在银幕的背面坐下来的。这样看电影,只是银幕上的人物动作总是反方向的,而且放映机的强烈光束会影响电影的效果。不过好处也有,就是地盘够大,谁也挤不到谁,难得清净。

天刚黑,放映队员就把银幕支了起来。只见场地中间,两根长木杆夹着黑边儿白幕,格外显眼。为防止银幕被风吹倒,对两根木杆用粗绳子拴上钢钎进行加固,钢钎用铁锤深深地钉进土里,把绳子拉紧,这样两根木杆被四条粗绳拉得牢牢的。笨重的音箱,有我们家的碗柜大小,高高地挂在木杆上。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也有附近三里五村的人们,都像赶集一样早早吃过晚饭,聚集到场地里来了。大家互相问候,谈论些庄稼年景、家长里短的闲话,等待着电影的开始。那一刻,比生产队里开大会可热闹多了,大家心情放松,无所顾忌,尽管嘈嘈杂杂,却开心得很。

不觉间,天已经暗了下来了,忽然嘈杂的场地里鸦雀无声,像被风吹过了似的,连啼哭的孩子也立刻安静下来。一道耀眼的光束划过夜空,直直地射在了银幕上,光束中的尘埃也欢快地手舞足蹈着,仿佛也跟着高兴呢。音箱里便发出震耳的声响,电影开始了。先要放映《新闻简报》,无非是些毛主席、周总理会见某某国元首政要、全国各地文化大革命的动态、抓革命促生产的大好形势,和今天电视里的新闻联播节目差不多。虽然,这些政治性的灌输和说教也不招人喜欢,但是比起课堂上那些枯燥无味的课文来还是好了许多。而后是放映正片。那时候的正片,其实多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革命战争题材故事片,最有名影响深远的有《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英雄儿女》等。后来又有了外国影片,像苏联电影《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朝鲜电影《看不见的战线》、《卖花姑娘》、《摘苹果的时候》,阿尔巴尼亚电影《第八个是铜像》、《勇敢的人们》,南斯拉夫电影《桥》、《瓦尔特保卫沙拉热窝》,罗马尼亚电影《勇敢的米哈伊》等等。

许多影片,我们都看过无数遍,故事的情节早就烂熟于心,对里面人物形象,甚至比邻居还熟悉,经典的台词,我们几乎都可以背下来的。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我和同伴们都要自己重新演绎这些故事,每人扮演一个角色,动作做错了,台词说错了,立刻就会遭致大家的纠正和嘲笑。比如《地道战》里伪军汤司令的:“高,高家庄实在是高。”《地雷战》里民兵队长的“不见鬼子不拉弦”;《南征北战》里解放军首长的:“我们要打大的。”;《英雄儿女》里王成的:“向我开炮!”;《列宁在十月》里列宁的:“资产阶级是不能装进棺材,埋进坟墓的,他们在我们中间散发着臭气。”;《列宁在1918》里瓦西里的“亲爱的,别哭,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几乎都成了我们的口头禅。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百看不厌,不仅在自己村子里看,有时候还要追到外村去看,甚至跑上十几里夜路,到很远的村子去看。但是,每一次看都会如痴如醉,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和体会,被故事情节和人物命运感动得热泪盈眶,久久沉浸在其中......

在回家的路上,在回到家里睡觉时的床上,还要津津有味地回忆电影里的镜头,还要在脑海里重新把电影演播一遍。甚至会幻想自己就是其中的哪一个人物形象,有时在梦里还会不知不觉地喊出:“延安,延安,我是851,我是851!”把家里人吓一大跳......

放学后的闲暇时间里,小伙伴们更是要模仿电影里的镜头,玩起打仗的游戏,头上戴着用柳树枝条或者蒿草做的帽子,腰上扎着塑料武装带,脸上用锅底灰抹上几道道儿,用秫秸扎成冲锋枪、卡宾枪、手枪,什么左轮、二十响大肚盒子、勃朗宁,应有尽有。要是谁的爷爷、叔叔、哥哥给用木头削出一把木制枪来,可把大家给羡慕坏了。那枪的拥有者简直成了皇帝一样,傲气十足,对我们更是颐指气使,呼俾唤奴,大家会小心翼翼地追随左右,臣子一般地伺候着。碰上人家高兴,让你摸摸或者玩一会儿那木枪,就像得了什么嘉奖一样高兴。大家拿着自制的武器,分成几伙,修筑工事,准备弹药(土坷垃),攻城略地,还要扬起沙尘,制造硝烟弥漫的氛围。伙伴们,有爬到树上充当瞭望哨兵的,有端起黄泥巴自制的望远镜,挥动着手枪充当指挥员的,有一边开枪,一边呐喊,一边向敌人投掷手榴弹(土坷垃)的,既有黄继光用身躯堵住敌人枪眼的,也有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大家玩得天昏地暗,满脸汗水,浑身灰尘泥土,总之不亦乐乎。常常是“手榴弹”打破了谁的脑袋,伤者嚎啕大哭,大家才傻了眼,讪讪地散去,肇事者肯定要挨一顿屁板子,家长还要向找上门来的伤者和他的父母陪着笑脸,说尽小话儿。其他人也会由此受到家长的一顿呵斥,告诫以后不许再去玩这样危险的游戏了。可是,没过多久,任谁也不会记得这告诫,村外的田野里、山坡上、果树林里又会杀声四起,一片鏖战。真是像妈妈唠叨的那样:“怎么扯着耳根子也记不住呢?!”

那时候,大家给电影总结出一段顺口溜:“中国电影新闻简报,朝鲜电影又哭又笑,罗马尼亚电影搂搂抱抱,越南电影真枪实炮。”记不得从啥时候起,不仅对战争的火热场景依旧迷恋,还开始喜欢甚至渴望看到电影里谈恋爱的镜头了呢。特别是外国电影里那些恋爱男女或夫妻间拥抱和接吻的镜头,更是让我们着迷。记得,一开始时,每当演到这些镜头时,放映员都要按照大队老书记的要求故意装作胶片断了,或者干脆用手把镜头遮上,总要招致大家的一片嘘声和刺耳的口哨声。后来渐渐地也解了禁,却要糊弄我们说,外国人的拥抱和接吻,就是和我们的握手一样,是一种礼节。我们当然不管什么礼节不礼节的,只要一出现这样的镜头,总是瞪圆了眼睛,屏住了呼吸,直勾勾地盯住镜头,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生怕漏过去。那一刻,脸上总是发热发烫,好像那拥抱和热吻情侣或爱人的就是自己似的。心怦怦地跳得急促,就像喝多了酒的感觉,晕乎乎的。心里面,开始憧憬和期待着啥时候跟哪一个姑娘也像镜头里那样模仿一下。这样的想法,在脑海里就如夏日里的闪电,一闪即逝,还要赶忙看看四周,担心被人窥破心思,很是害羞。

那时候,我们当然不知道这就是青春期的正常生理和心理反应,正是古文里说的“情窦初开”呀!也有时候,会在脑海里闪动出电影里哪位美丽姑娘的形象,觉得那就是自己的恋爱对象,若是哪一个小哥们儿有意无意间用语言亵渎了这位自己心中神圣的女神,那就会真的像普希金那样去和他决斗的。我记得,阿尔巴尼亚电影《勇敢的人们》里面有一个游泳的场面,第一次让我们看到了穿上泳衣的女孩子婀娜的身姿,那修长白皙的腿、丰满的胸部、窈窕的腰肢,加上女演员的金发碧眼,深深地嵌进我的记忆里,直到许久许久,还不能忘记。那时候,乡下人还不知道什么“比基尼”、“三点式”,甚至没看见过泳衣,夏天去河里洗澡的时候,只有几岁的小孩子是脱光了衣服的,其余人,无论男女都要穿着裤衩背心的。上了年纪的大婶大嫂,竟然指着银幕上的镜头,管泳衣叫“小衣裳”。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

后来,有了样板戏电影,又让我们感受了国粹京剧的魅力。电影之所以令我们痴迷,正是因为在那个物质和精神都极度匮乏的年月里,它给予我们的信息量,比广播、会议、报纸、课堂给予我们的信息量的总和还多。特别是黑白片换成彩色电影以后,更是如此。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今中外、音乐美术、诗词曲赋、琴棋书画、谈情说爱、生产劳动、政治外交、军事谍战等等,几乎包含了人类全部生活内容,既灌输了政治道理、道德人伦,也教会我们怎样做人、怎样干事,更让我们了解了丰富多彩的知识。虽然这些知识不够系统、不成体系,但是对于激发我们追求知识的兴趣,却是十分必要的。我记得,什么“悬崖”、“瀑布”、“围棋”、“武术”等词汇,都是看电影才明白了它们的内涵,才更准确、具体地理解了它们的词义,并形成了形象记忆的。那时候,课堂上也几乎是清一色的毛选和大批判文章,若不是从电影里学来些东西,恐怕我也不会在恢复高考时候能够考上营口师范学校呢!

......

那时候,对看电影真的可以说是痴迷的。上学的时候,就要询问别村的同学,看哪一个村子晚上放电影。只要一获得消息,晚上便要约上几个伙伴,瞒过大人,悄悄地跑上三五里,或十几里去满足心里的渴望。有时候,来不及吃饱饭,就偷偷地在怀里揣上一个玉米面饼子,路上或者电影场上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奶奶常常批评我们是“冷风冒热气”,说那样会得胃病或者闹肚子的。我们才不管那些呢,只要能看上电影,其余都是小事一桩。

记得一次,电影《杜鹃山》刚刚开始演播,首场的村子离我们村有十五里地,又是冬天,冰天雪地的,可我们还是禁不住诱惑,三五个结伴去了那里。结果,只因为其中一个伙伴戴着一顶他当兵的哥哥给他寄回来的草绿色军帽,被放电影那个村子的几个坏小子给瞄上了,把我们几个好一顿打,衣服也扯破了,军帽当然成了人家的战利品,连我新做的棉帽子也被人家抢去了,深冬的夜晚,冷风嗖嗖,没了帽子,耳朵都差一点冻掉了,脸上手上伤痕累累,还有人被打得鼻子和嘴角都出了血,不仅电影没看好,回到家中又挨了爸妈的一顿狠揍和辱骂。

那时候,由下乡知识青年引进的派系武斗,也传染给了农村的小青年,并且还兴起了抢军帽的风气,因此即使农村,即使电影场上,也经常有械斗、抢劫等行为发生。

还有一次,在一个村子里看电影,同伴们被打散了,正是庄稼地起身的时候,夜色漆黑一片,到处是黑乎乎的青纱帐,不巧天还下起了雨。我跑得鞋也丢了,泥里水里顾不得寻找方向,就钻进一片高粱地,拼命地跑着,全然不顾刀剑一般的高粱叶子划破胳膊和脸,直到耳边没有了谩骂和呐喊的声音,只听着风雨中高粱叶子发出的哗啦啦的声响。满身臭汗,喉咙里干的一点唾沫星都没有,我就拐进一片苹果园,想在一棵树下歇息一番。也不管树下的泥土是干是湿,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刚坐下,我便像被蛇咬了似的,一个高跳了起来,连头发根都惊惧得竖了起来。原来我看见树杈上有一双滴溜溜的黑眼珠在惊恐地转着。我刚要跑开,就听到一个女孩子充满惊悸却又满是惊喜的声音,她在小声地喊着我的名字。我这才听出她正是邻居家的小青,原来她也被男孩子们打架吓得落荒而逃,结果慌不择路地跑到了这片苹果园里,刚进来就听见我在后面跑来的声音和急促而粗重的呼吸声,她以为邻村的坏孩子们追来了,吓坏了,看看无处躲藏,就急中生智地爬上了树杈,躲进了苹果树繁茂的枝叶间。当我吓得跳起来时,她竟然认出了我来,看我要跑时,慌忙喊住我。

我俩像一对惊魂未定的难兄难弟,竟然就像电影里那些久别重逢或者劫后余生的恋人一样,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她嘴里呼出的气息,温馨而香甜,扫在我的前胸,暖暖的,让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和惬意;她瘦小的身体,紧贴在我的怀里,被雨水淋透了的衣服紧箍在身上,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她身体的轮廓线条,十三四岁女孩子刚刚开始发育的乳房,只有青桃子般大小,顶在我的胸前,竟然一点也不咯得慌。她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吧嗒吧嗒”落下来,身体因为害怕和发冷,在轻轻地颤抖,叫人生出无限的怜爱。我不知道为啥身体也在发抖,听得见自己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一边用笨拙的言语安慰她,一边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她从那一刻就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再也不肯撒开。

我俩牵着手,惊魂稍定,屏住呼吸,猫着腰,辨清了家的方向,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就听到一声喝喊,犹如霹雳在耳边炸响!原来是看果园的刘大伯把我们当成是偷苹果的贼了,我俩差一点没被他的喝喊吓破了胆,小青当时就哭出声来。当我们明白了当前的处境,才慢慢地稳定了情绪,大伯也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打消了对我们的怀疑,才放我们离开了。

哈尔滨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在哪保定医治癫痫病哪里看的比较好?癫痫病的中医治疗癫痫病西药治疗好不好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