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轻舞】偶遇阿轩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21:20
摘要:阿轩笑着说“快三十年没见面了吧,刚才看到你也是不敢相认呢,在后面看了好一会,心想喊你的小名试试。”我也是笑着“能喊自己小名的人越来越少了”。 上个周六,儿子的学校召开家长会.家长除了听老师讲解学校的教育方针,探讨孩子的学习状况外,还可以在涌动的人群里看到许多平时难以见到的熟悉面孔。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也是家庭的希望,每一个孩子都牵动着几辈人的心。老师一声令下,就像是吹响了集结号,呼啦啦,四面八方的家长都聚集了过来,不管是远的近的,忙的闲的,无一缺席。开家长会的最大特点就是停车难,校内校外的路边,车子一辆挨着一辆,就像车展一样的壮观。来的晚些,停车的位置就要延伸到离学校很远很远的地方。尽管是八点半开会,有些人早早的就到了,只为能占到一个好的停车位。我家离学校不是很远,所以我选择了步行前往,既省去了停车的麻烦,又可以强身健体。   散会后的校园内外,也是一番热闹,急着走的人忙着找自己的车子,不急着走的人忙着找自己熟悉的人,到处是东张西望和谈笑风生。   我沿着路边急急的往外走,想尽快的离开这种聚会式的嘈杂。突然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小名,心里想,有人和我重名?就放慢脚步四处张望了一下,一个男人猛然间就奔到了面前,着实吓了我一跳。   只见他欣喜地说“真的是你吗?”   我怔怔的看着他的脸,在脑子里快速的搜索有关这张脸的记忆,实在是记不起我见过这个人。只好轻轻的问了一句“你是?”   他又问了一遍“你是不是小宁?”   我点过头后,他说“认不出我了?我是阿轩,‘葫芦’阿轩。”   我半张着嘴巴发出个啊字“阿轩?不是去了东北吗?”   “我是这块土地上的蚂蚱,在别的土地上蹦跶不动。”   说完,他哈哈的笑了两声,这笑声终于让我把眼前这个男人和记忆里的那个男孩重叠在一起,不得不佩服,时光是最好的魔术师,如果不是这笑声有特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黑黑的中年男人,就是当年那个白皙的男孩。   在这个空旷的季节里,思绪就像那无遮无拦的风,呼啸着。这笑声,就像是穿越时光的钥匙,那些断章的片段,一股脑的涌出来,带起的尘土飞扬慢慢的淹没了身边的人来人往。看看天色尚早,暖暖的阳光照着,就任由自己跳进那些画面里,找找自己,也找找这个‘葫芦’阿轩。   我是跟着姥姥长大的,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父亲来接我回家,小住几天再送我回去。那时候的我胆小认生,回家后不说不笑也不出去玩,偶尔出去,也是跟在母亲后面,母亲让我跟街坊邻居的长辈们打招呼,也只是怯怯的喊一声,就躲在母亲身后了。   认识阿轩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当时我们的村子很小,同龄的孩子也少,我们入学那年只有十一个学生,还比二年级还多了三个人。小学五年制,村里只有三个教室,一年级二年级用一个教室,三年级和四年级用一个教室,五年级才能拥有自己的教室,因为是毕业班,需要安静。两个年级的孩子在一个教室里上课,一个年级的学生向西坐着,看西面的黑板,一个年级的学生向东坐着,看东面的黑板,章程上互不干扰,是真正的一室两制。   开学那天,当我们这些毫无时间观念的孩子们慢慢聚齐时,老师让我们先在院子里等着,不能影响二年级上课。那时候上学需要自己从家里带板凳,我家里没有这么高的板凳,还是母亲去邻居爷爷家借的。说让我先坐着,家里有木头,等村里的木匠闲了,给我做个新的。那个板凳有点破旧,借的东西不能挑剔,有板凳坐,我也很知足了,何况母亲还承诺了,只是临时坐着,马上就给做新的。   看着面前这十个新同学,对于我来说,就像这个刚刚搬到手的板凳,很陌生。那几个男孩子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开始小声的打闹。那几个女孩子也凑在一起开始叽叽喳喳,她们不时的用眼睛看我,对于她们来说我也是陌生的。我不知道怎么去融入她们,只好扶着我的板凳来回的晃,因为地面不平整,有一根凳腿不能着地,我一推,板凳就像不倒翁一样晃过来晃过去。   老师终于走过来点名。在院子里让我们按个头高矮排好队,男的一排女的一排,然后向后转,矮的先走,进教室后两个人一张桌,矮的坐在最前面,按照排队顺序向后坐。我搬起板凳刚走了两步,凳子的两根腿‘哐啷’一声就掉到地上。我还在惊诧之时,阿轩就在身边夸张的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大家都笑起来。我当时恨极了这个破板凳让我出丑,也恨极了阿轩跟着起哄,还记得自己当时羞得满脸通红,拾起板凳腿,逃一样的走进教室.   阿轩的长相和他的性格截然不同。性格是很皮实的那种,大大咧咧不知羞臊,起哄出风头都很从容。身体却长得一点也不洒脱,个子不高,皮肤比女孩子还白,头发黄而纤细,两只眼睛大大的,嘴巴也大大的,看上去一副先天性营养不良的样子。看到他的两只眼睛,就想起了大舅母领着我串门时,她那个闺蜜看到我说过的话“这孩子的两只眼睛怎么离得这么远,就像是蒸的年糕一边放了一颗枣。”随即她夸张的笑了,我吃过年糕的,就想象着一个年糕上,两个边各放一颗枣子是什么样,怎么想都不好看。从那以后,我就知道我的两只眼睛比别人的距离远,等看到阿轩的眼睛,我就偷偷的笑,不用尺子量,就能看出他的两只眼睛比我的还要远。   阿轩姐弟三个,有一个哥哥和姐姐,他是最小的,父亲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上班,家里只有母亲和奶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阿轩的母亲和奶奶经常吵架,还是那种轰轰烈烈的吵,吵得半个村子都能听见。那时候村里没有什么文化生活,男人们抽几口旱烟,女人们唠几句家常,孩子们就是满大街的疯跑。没有人会懂得欣赏那袅袅的炊烟和飘过的白云,看吵架就成了一种‘娱乐’。   只要听见哪家的婆媳之间,妯娌之间开始吵架,沉稳的人就站在自家的院子里,好事的人会跑到人家墙外听吵架,遇上吃饭时间,有人端着饭碗也要出来,一边吃饭,一边看热闹,两不耽误。   阿轩的母亲和奶奶都是典型的女高音,音质还不错的。只是都想压过对方的声音,有时候声嘶力竭得岔了音。她们吵架时的语速很快,很难听清楚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每次都是谁胜利了,只听得声音越来越小,后来就没了声音。那些听吵架的听到最后,也没听懂吵得是什么,听到里面不吵了,就散场回家。路上还忍不住的打听,她们这是因为什么吵架?不知道母亲和奶奶吵架时,阿轩和他的哥哥姐姐们在干什么,一点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不管吵得多么厉害,阿轩上学时都和平常一样乐乐呵呵,有些男孩子就拿这事取笑阿轩,当着他的面起哄,阿轩从来不去理会,依然我行我素,就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   ‘葫芦’是阿轩的外号。语文课本里有一篇课文是‘我要的是葫芦’。学到这篇课文时,老师在讲台上讲,有这么一个懒惰的人,只是种上了葫芦,不去拔草浇水施肥,葫芦长了虫子也不管,还梦想着秋天能收获很多的葫芦。结果,秋天到了,葫芦架上一只葫芦都没有。老师正讲着呢,阿轩忽然间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让我们吃了一惊,老师也吃了一惊,我们都看着他,连二年级的孩子都回过头看着他,他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傻子”。他当时的形象和他说的这句话非常相应,大家哄堂大笑,再后来,都叫他‘葫芦’。   那时候,我们看惯了大人们的辛勤劳作,艰苦的生活让我们知道,不劳动连饭都吃不上。所以,老师讲课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是在偷偷的笑,不劳动怎么会有收获呢。不知道这篇课文现在还在不在小学教材里,现在的孩子应该能接受我要的是葫芦了。不光是葫芦,不用付出,什么都想要。现在的大人们也能接受我要的是葫芦了,有很多人都在挖空心思的研究,怎样做到不种葫芦也能收获葫芦,那些葫芦被放在档案袋里,钱包里,没有人去问,这是谁种的。   我们上初中时,阿轩的父亲将他们全家带了出去,以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这次遇到才知道他的单位八年前破产了。阿轩回到了老家,看到村民们都在养鸭,就盖起了一个孵化场,后来又建了一座冷藏厂,搞肉食加工,现在已经颇具规模。   阿轩笑着说“快三十年没见面了吧,刚才看到你也是不敢相认呢,在后面看了好一会,心想喊你的小名试试。”我也是笑着“能喊自己小名的人越来越少了”。   心里一直盼望着,能在一个飘雪的冬日,约几个相知的故人,温一壶酒,煮一盏茶,坐在暖暖的火炉旁,捋一捋那些老去的日子,品一品那些久远里的香醇,不为别的,只为心里那份浓浓的不舍。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正规郑州癫痫病的症状一般有哪些武汉羊癫疯的治疗哪里最好佳木斯癫痫病医院查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