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山水】挥春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15:40
无破坏:无 癫痫发作会对患者造成什么样的危害 阅读:876发表时间:2018-02-24 21:51:07 摘要:春联承载的情怀是印刷不了的 春节,千门万户旧桃换新符。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写春联的事来。   当年,村子里会挥毫的人并不多,也就那么三、四把笔,负责书写全村的春联。其实,各把笔所承担的任务并不平均,农家挑谁写春联各有各的考虑,似乎还蕴含着情感因素。   叔叔认为村里第一把笔非玉珍老人莫属,却因他是旧社会的县长,被划成黑五类,身份在那儿摆着,村里是没人敢让玉珍老人写的。   村里开批斗会挨批的倒是少不了玉珍老人。戴高帽、胸前挂狗牌游街,老人满头银发,清癯的面庞镶着一双茫然的目光,任由一伙激情高涨的青年推搡着蹒跚前行。如今回想起来依然心酸。   即便是春节,玉珍老人的家依然门可罗雀。老人只写自家的联。仰慕他的大名,我曾趁着放学偷偷地绕道经过他的家门,瞄了一眼门框上的对联,果然是十足的柳体,嶙峋,硬朗。   当年,替人写春联都是无偿的,需贴上时间和墨汁。我们家算是其中之一,在城里工作的父亲每年都会提前一两天回到家中,由他领衔为乡亲们写春联,几乎写掉半个村庄。叔叔有时来了兴致也上手写一两对。大哥十五岁就辍学去学木工拿斧头,没握过毛笔,只能袖手旁观或做点后勤。二哥小学刚毕业,就在父亲的鼓励下开始持管疾书。   众乡亲中,每年总少不了一位叫金穗的长者,家住在溪对岸,他不辞路远跨越田洋,涉过冰冷的溪水来到我家请家父写联。按家乡的习惯,一般不全称他人之名,只取最后一字,冠以“狗”或“九”。金穗被叫成“九穗”。九穗算是同宗族亲,由于隔得远的缘故,已然厘分不清辈份了。   九穗天生磕巴,不但说话吃力连笑都磕,颤着嘴唇,一双小眼眯成一条线,让人辨不清是喜还是悲。   九穗在县里当养路工,虽是吃国家粮的,但从事的是体力活,日晒雨淋的,脸庞黝黑须发花白,瘦小却精干。他是个急性子,每年都是第一个揣着春联到我家写联的人。就像春天开犁一样,父亲得为他化笔备墨。等待中,九穗总会断断续续地聊开,话题广泛,有时紧扣时代主题。记得当年文化大革命尚处高潮,他就大胆预测江青必倒,理由是一脸的妖相。父武汉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亲也是在城里当干部的,政治觉悟高,对此很敏感,不置可否的同时,不忘规劝他说此话自家人这里说说就算了,千万别拿到单位里去说。   当年,以毛泽东的诗句入联居多,充满革命浪漫主义,政治上也不存在风险。父亲在选取联句方面是下过一番功夫的,注重应景。   给军属家写春联他会用:“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给烈属则会写:“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革命形势高涨的年份,父亲则多会写:“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叔叔在一旁提议此联最好用狂草,父亲就试着写狂草,龙飞凤舞的。   也许是巧合,就在家父以狂草写就那副对联的年份里,玉珍老人遭的罪特别多,游街批斗没闲过。那一年,连贫农出身的磕巴九穗也没幸免,据说在护路队里挨了多场批斗,还差点丢了饭碗。回到家中耷拉着小脑袋,家父问他是不是在队里发了不该发的牢骚。他一脸委曲,颤着黑嘴唇,许久答不上话来。   过了一年,文化革命宣告结束,“四人帮”倒了台。那年春节,九穗仍是第一个揣着春联到我家写联的人。一进门就标榜自己预测得准,指定要写一对“红雨随身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的春联贴在自家的大门上。父亲笑而不语,满足了他的要求。   家父写春联从不用镇纸,由我们小孩们负责牵引,此项工作叫“牵联”,本来由二哥负责,二哥开始转变为写手后,“牵联”的重担就落到我身上。   对二哥写春联指导最多的其实不是父亲,是叔叔。叔叔接受的基础教育是缺失的,小学还没毕业就遇到日本乱,辍了学。解放后,他参军入伍,凭着聪明和韧劲自学考进入机械学校,专业知识学得极为扎实。他曾让我看他在学校的机械制图和一本发黄的作业本,上面写满豆芽一样的符号,告诉我那是微积分。叔叔还是一个通古达今的人,因时运不济,碰到大下放,早早就返乡务农拿锄头,满肚子的机械知识没派上用场。   父亲写春联时常会边写边陪着乡亲们聊天,九穗的话题中每年总少不了夸家父字写得端哈尔滨哪里治癫痫病正的内容,说为人也一样。随即总会懊悔一番,说自己少时与家父同在私塾,为一门弟子,因调皮、心野没学好,家父当年勤奋好学,结果现在城里坐办公室握笔竿,他却一辈子握长帚扫马路吃土粉。每每至此总会兴起长长的叹息,叹年幼懵懂落下一辈子的差距。叹息次数多了,二哥背地里黑龙江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将其总结为“磕巴之叹”。   每逢此,父亲则都会安慰说:“都一样,一样为人民服务。”此话九穗爱听,报以那坚涩的笑。   “牵联”是细活,需要与书写者形成高度的默契,用力轻了,拉不平纸面皱褶,无法驰笔。用力重了,书写过程容易滑笔、败笔,成了废联。每写好一个字,我必须拉着往后退一小步,直到最后一字,再斜着举起全联,让父亲上下打量一番,看看章法是否贴切,个别笔划是否需要添墨。   我因用力适宜,张驰有度,深得父亲信任。九穗似乎深谙此理,在夸家父的同时总不忘捎上我,表扬出自磕巴之嘴,异常难得。   写好的联须平端着送到室外晾干,先是铺在前庭,满了就铺到院子里去,整个院埕都铺满了就红得刺眼,像秋天里晒收成。   小学四年级时,父亲就让我试着写一些小幅的春联,从窗联写起。我最爱写的是“窗红知日上,梅白觉春来。”写多了,觉得这十个字格外得心应手,便反复写。有一回不小心将其写到门联上去,父亲发现后颇为生气,斥责我心手不一,还特地拿家里的联调给人家。   二哥听从叔叔的建议自汉隶入手,在《乙瑛碑》上用足了功夫,字写得厚重。我则不然,直接跟学着父亲写颜体,又跳到行楷,入贴浅,走笔浮,一直没有写过我二哥。为此我至今还常兴“磕巴之叹”。   二哥最喜欢写的联句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叔叔说那对子用隶书写最切意。我因年幼对诗句表达的意象一时吃不透,直到有一年,叔叔在山上的农场劳动,中秋接我们一帮小孩上山,住在千年古刹“龟山寺”的钟楼里等待秋月。那一夜,夜空格外幽深,圆月似乎很快就爬上了树梢,透过古寺的圆窗,可望见寺院外那千年古松筛下的清辉正好洒在清溪上,溪流淙淙,在鹅孵石上摩擦出欢快的水声。我问道:“叔叔!王维他老人家是不是因为见到此种景色才写出‘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来的?”叔叔笑而不答,轻抚着我的小脑袋。   我上初中的那年文革结束,春暖花开,玉珍老先生的历史问题终得澄清。紧接着就是包产到户,全村人都吃上了饱饭。那个春节,年事已高的玉珍老先生坚持要亲自写了一对联贴在大门上,老人支起羸弱之躯写道:“人民有饭吃,感谢邓小平!”   红彤彤的,苍老之中透着雄浑。出正月,老人归西,村里第一把笔就这样走出岁月的荒烟。   父亲大约是在八十岁那年搁的笔,有身体原因,更由于彼时印刷春联已然成风,洒花烫金,花样繁多,内容和字体却单一,千家一面。   叔叔已去世多年,我一直回味着年幼时,在深山古寺面对月色他那亲切的一抚。心想,那仿佛就是新老王维迷间的神圣嬗递。   十多年前,将我家与九穗家隔开的那道溪上架了一座石桥,九穗却因年迈鲜有往来。   兄弟们陆续外出谋生,家中那方院埕已多年没有铺过红春联了。   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手写春联又悄然复兴。每逢春节,都有人义务书写春联,其中不乏颇具盛名的书坛能手。他们走出书斋,走入寻常百姓家,挥洒春晖。   共 28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