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蚕,生只为一根丝线(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4:51

蚕,吃的是桑叶,吐出来的是蚕丝。

在一个封闭而又宁静的团圆型宫殿里,一个小小的生命随春潮而蛹动着。它向往着光明和蓝天,它情系着人间的温暖与美丽。于是,它用力破茧而出,像一只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它的名字叫蚕蛾。飞翔中的蛾郎,突然被一股奇香吸引了,遁香而去,原来是蛾娘爱的味道。情切切,意绵绵,它们比翼双飞,媾和在一起。然而,正当芳华的蛾娘有了爱情的结晶时,蛾郎却为爱而献身了,蛾娘在一棵桑树的叶上分娩下一团黑衣幼卵后也香消玉殒了,就这样蚕诞生了。

古老的蚕,据说最早诞生在江苏沿江一带,这里不但气候适宜,而且有茂盛的桑林,生活在树上的蚕子专把桑叶当饭菜。老了的蚕子,就选择在树杈上或卷叶上吐丝作茧,当吐完最后一口丝时便长眠在自制的茧巢里。后来被古人发现了,蚕茧抽出来的绵软丝线,不但可以织成绸缎用来温暖害羞的胴体,蚕蛹还可以食用滋补。是嫘祖率先将蚕从野外引进农家,进行人工饲养,并得以推广,由此,延绵不绝的蚕倾吐了千年万年,还吐出了一条经典的丝绸之路……

夏末殷初,淮河长江一带就盛行养蚕,因此家乡养蚕的历史也是很悠久的了。以前祖祖辈辈养蚕,我和妻子也延续这种传统养过蚕。

“东风二月暖洋洋,江南处处蚕桑忙。”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家里一亩多田的桑树枝条上开始冒出嫩嫩的叶芽。家乡养蚕的桑树,是经过嫁接的那种矮桩密植形,只有成人的小腿那么高,有小碗口粗,一棵树能长出七八根桑枝条,枝条细而长,上面长满了小蒲扇般的绿叶。丰富的桑叶,一年可养四次蚕。不养蚕了,就将枝条剪掉,到了来年春天,就又从树根部长出新的枝条,就这样剪了又长长了又剪,为蚕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膳食。为了促使桑树产出更多更肥的桑叶,我和妻子抬一袋尿素到了桑田里,为每棵桑树追施肥料。经过一场场春雨的滋润后,田间桑林叠翠,那绿油油的桑叶,犹如一面面小旗随风摇曳……

此时,妻子在家里开始清理蚕房,在地面上撒了一层白石灰粉,将芦柴编制的蚕薄子、蚕网、蚕架、蚕篙,还有竹篾编的蚕篓子等养蚕用具,全部用漂白粉水喷洒消毒,做好养蚕前的准备工作,为蚕宝宝营造一个洁净的环境。

根据惯例一亩桑田可以养一张纸的蚕子。蚕种是由村里技术员同一孵育后,再分配给每一户。妻子从村里领回一张纸的幼蚕子,打开包裹的纸,小心翼翼地放在蚕架子里的蚕薄上,一撮密密麻麻的幼蚕,似千军万马孱动着。虽然时值春天,但蚕房里还是有些阴冷,达不到蚕子生长的温度,我便着起了煤球炉子,关好门窗,一边烧水一边给蚕房加温。为了能准确掌握好蚕房的温度,特地买了一个温度器挂在墙上,正常保持在二十五度左右。早晨,当太阳的舌头舔干了桑叶上的露水时,妻子就提着竹篮子到桑田里釆摘嫩桑叶。幼蚕既要温暖还要桑叶洁净,釆回来的桑叶沾有细菌,以防感染,妻子就用井水冲洗了一遍,然后用菜刀将叶片切成细块,再给幼蚕吃。

蚕子一生有五龄的发育成长过程,通常蚕农叫休眠,但从幼蚕开始到老蚕只有四眠,幼蚕吃约二天的叶子就要蜕皮了,蜕皮时休眠不动。一眠结束后,此时的蚕子长大了许多,一张蚕薄子显得拥挤了,妻子便在蚕架上辅开第二张蚕薄子,将它们分散开来,然后撒一层漂白粉,喂上桑叶。童年时期的幼蚕,吃起叶子来会发出“哧啦哧啦”细微的声音,倾耳细听,有着一种隐隐约约韵律,美妙至极。

很快到了二眠,妻子在蚕身上辅上蚕网,再撒一层叶子,让小蚕经过网眼爬到叶上来蜕皮休眠。乘小蚕休眠时,我又拿来两根长四米的蚕篙,在蚕架上加了一层,每一层可放三张一米多长的蚕薄子。

二眠起生了,蚕子的垃圾逐渐增多了,我和妻子一人一边抬起蚕网,将蚕子放在干净的蚕薄上,又将蚕屎和叶渣清理出蚕房。跟蚕打过多年交道的妻子,根据蚕屎的形状,便可判断出小蚕是否健康,如果粪便是烂形的,那就证明蚕子得病了,得要及时喷药水了。二龄的蚕子相当于到了青少年期,发育很快,食量也逐步增大了。

蚕子经过三眠就到了大眠。在蚕大眠的一天多时间,我和妻子给蚕子做上山用的“蚕龙”,就是用“手摇子”将稻草摇成两根长长的小绳子,再将比较硬一些的麦杆草用铡刀切成筷子长,然后夹在两根草绳间合并摇制成,形如一条长长的小龙。

蚕龙做好了,蚕子也大眠也起来了,此时的蚕子正值壮年期,蚕架子上己是满满的三层了,沉甸甸的压弯了蚕篙。蚕子身上的皮结己全部展开,白胖胖的,脊梁上从头至尾有一道透明的动脉,逸动的频率越快,表明肺活量就越大,一担桑叶撒上去,只见蚕子那锯齿般的嘴夹住叶片一圈圈尽情地啃吃起来,只听得蚕薄上传来“沙沙”的声音,这声音仿佛是它们发自内心的铮铮誓言:我们要把大自然馈赠的礼物,用尽全部精力,经过胃加工成一肚子的丝线,来回报给主人的精心哺育!

此时,正是一季养蚕中最繁忙的一段时期。妻子为了蚕子,不但弃用了化状品,还常常顾不上吃饭,大部分时间都耗在桑田里采摘叶子,不但白天要够蚕子食用,还要将晚间的叶子备好。一担叶子摘好了,我就负责往家里挑着,回到家里又马不停地忙着消毒、喂蚕子。蚕子吃得多,垃圾就越多。吃完晚饭,我和妻子挑灯夜战,将垃圾一层一层地清理掉,再撒上厚厚的桑叶,关好了蚕房门,才回屋安心休息。

蚕子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日日夜夜地撑开肚皮吃。五天下来,肚子里由原来的叶绿色变成了通身透明。这时己不怎么吃叶子了,行动也缓慢了,总是仰着头东张西望,像是寻找织茧的支撑点,又像是练习织茧的动作。妻子经过细心观察,说这是蚕子成熟要“上山”的征兆,于是赶紧在叶子上喷洒激素,让落后的蚕子一块成熟,然后,一层层的蚕薄上辅上蚕龙,蚕子们迫不及待地往“龙山”上爬。蚕子天生的聪明,它们像蜘蛛一样,用丝在麦秸秆之间一经一纬地先做一个织茧子的固定网,尔后才再在网中间有理有序地精心编织起来。刚开始还能看到蚕子在茧子里挥舞银丝的身影,后来慢慢地茧子越织越厚了,蚕子肚子里的丝越吐越少了,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萎缩了,最终消失在了茧子里,生命凝固成了蚕蛹……

两天后,我和妻子打开蚕房,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再一看,蚕架上层层一片雪白,满簇如云。蚕龙上的那些累累硕果,犹如产在云里的一枚枚鸽蛋,还有大的双黄蛋,厚实的果壁,凝结了蚕子一生的智慧和心血。质量决定了重量,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妻子看着蚕子回馈的白花花的蚕果子,想到了结婚时盖的那床蚕丝被褥和绸缎嫁衣,想到了废寝忘食地忙碌了一个多月,付出的辛劳为的就是这一天,她欣慰地笑了,笑成了一朵花儿。望着妻子满脸的笑容,遥想当年的嫘祖,迈着轻盈的步履,行走在桑田小径上,玉手轻轻釆桑忙,喂得蚕儿白又胖,见丝儿细又长,那心情肯定是一样的欢畅愉悦吧!

“赶紧摘蚕果子!”妻子一边吩咐我拿来蚕篓子,一边从蚕架上取下一条沉甸甸的蚕龙。阳光下,蚕龙上的纤纤银丝闪闪发光,这丝丝缕缕的光,汇聚成了一股热量温暖着我们的心。将蚕果子抓在手上轻轻地一摇,蚕蛹在里面发出“当当”的声音,这声音仿佛是梦境里西域的丝绸路上响起的驼铃声……

春蚕到死丝方尽,它辛辛苦苦一生,只为一根丝线。这根丝线很长,是蚕子生命的延续;这根丝线很长,将人与自然、古代与现代、东方和西方连接在一起;这根丝线很长,度量着绵廷的岁月;这根丝线似琴弦,弹奏着一曲曲永不消失的温情旋律……

青海有治疗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吗江苏治癫痫的医院鹤岗治疗癫痫病哪里更正规?患上癫痫病该怎么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