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求精】远方(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53:32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我跟着父母去四川旅游,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觉得远方好神秘,好向往。那十几天玩得真是尽兴,每日徜徉在山水之间,玩得我都乐不思蜀了。哦,这个成语用得不当,本就是沉醉于蜀地风情呢,哎,您理解万岁吧。

回来的途中,不幸遭遇一处铁路隧道塌方的事故,回家的路,不通了!铁路局说维修需要几天的时间。困惑之时,父亲研究了一会儿地图,便决定带着我们乘坐大巴车,去几十公里之外的一个堂叔家里,拜访几天。

父亲说,堂叔是他年少时最为亲近的一个堂弟,虽然年龄相差了十来岁,但是一点都不生分。他们曾经一起放羊,一起担水,一起追狼,一起走十几里山路,去远方的学校读书。

他们也曾一起站在山顶上,向着高天大地呐喊,呐喊着将来要走出大山,走到远方去,要努力地创造生活,改变生活,要让家人都幸福地生活!后来,父亲参军去了新疆,堂叔也考学去了外地。他们便分开了,平日里偶有书信往来,但到底很难谋面。所以想起这次无意间的重逢,父亲心里很是期待。

堂叔家住在小城的一个半山腰上,那个小城可是我们那里景致最好的地方,被誉为“陇上江南”呢。我们都是第一次到那里,人生地不熟。父亲便凭着脑子里记着的,堂叔来信时留下的地址,跑去问询。母亲带着我,躲在一处阴凉里,等待。好一会儿,一个青春明丽的女人从楼梯上蹦跳着下来,亲热地和我们打着招呼。父亲则气喘吁吁地跟在那个女人后边,缓步走下台阶,一边向我们介绍着,那是堂叔的妻子,我要唤作婶婶;一边打趣着婶婶的步伐轻巧,感叹着自己已经青春不再了。

我们沿着台阶一直上,到了一大片平地上,放眼望去,有电影院,有运动场,有花坛,有小百货商店;穿过这片平地,便又要拾阶而上,约莫又是几十阶楼梯,便又到了一处平地,那里整齐地排列着几栋楼房,是那种老式的砖混楼,每栋都在四五层高,看那斑驳陈旧的感觉,该也是有些年头的了。婶婶引领着我们进到一栋楼里,是那种筒子楼,站在楼道口,左右都是长长的走廊,幽深,幽深。于是继续爬楼梯,终于到达四楼堂叔的家。

婶婶一边忙着烧水沏茶,一边向我们介绍着,说她和我堂叔都是这航修厂的工作人员,结婚后,厂里给分配了两间宿舍作为婚房,隔着走廊,门对门,这边是客厅兼卧室,对门那间是厨房兼卫生间。

婶婶是个热情周到,伶牙俐齿的女人,沏个茶的工夫,她已经说了许多话题,比如我们来得不巧啊,堂叔刚好去外地出差;说她一个女人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年仅三岁的孩子,着实没有精力很好地招呼我们,让我们不要怪罪;又说她自小被父母宠着,从来不下厨房,煮饭烧菜的技艺她实在欠缺。反正听来听去,就是我们来得不巧,最好自己招呼自己吧。

于是母亲赶紧洗漱收拾了下,便跟着婶婶去买菜,准备烧饭。婶婶说,这叫“主随客便”。

吃好了晚饭,婶婶带着我们出去散步,说先要去她的姐姐家里,把儿子接回来。我们便同行。一路上,听婶婶介绍这高高低低的半山居民区,其实是航修厂的职工生活区,站在山腰上,就能看到对面的航修厂。我一下听得兴奋起来,航修厂,修飞机的地方哦,我都没有见过飞机呢。这下可算有机会大饱眼福了。

婶婶接了小堂弟出来,又带着我们走到山腰边,用手指着对面的山下,说:“看,那一片地方,就是航修厂的停机坪;看,那些在夕阳里一闪一闪的亮点,就是飞机”。我张着脖子使劲地看,就是看不清楚,便蹦跳着看,后来又被父亲抱起来看,终于看到远方那一闪一闪的银色的亮点了,这里闪啊闪,那里闪啊闪,我想,这飞机一定是个庞然大物了,一定可以飞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小堂弟在他妈妈的怀里,也伸出手,指着飞机的方向,说:“飞机,大飞机,爸爸坐,飞远远了!”听得我们都忍俊不禁。

婶婶摸着我的头,说:“小丫头,好好学习,长大了,坐着大飞机,飞到远方去,飞到更好的地方去”。我就使劲点着头。

那次的拜访,最终还是没有见到堂叔,我们便悻悻然离开了。

隔年春节,堂叔携妻带子,来看望我们了。家宴的酒桌上,堂叔借酒叙愁,诉说着自己在那个偏僻的国营企业里机械地工作,壮志未酬的苦闷和憋屈,他和妻子很想如同自己亲手修理好的飞机一样,可以展翅高飞,飞到远方去。

之后,父亲便帮助堂叔夫妻引荐我们这个省会城市的工作单位,一番努力之后,那天的夏天,堂叔夫妻双双调动工作到了我们这里。叔叔说,他从家乡的大山顶上走出来,去了远方的工厂;又从工厂迁到了城市。心中却总有另一个远方在召唤!

有梦想的人就总会去追寻,堂叔和堂婶又为着他们心中的远方在不懈努力着,他们考职称,考职业资格证,终于在两年之后,成功在上海找到了新的工作,举家远迁去了上海。这一次的动静可不小,都惊动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从黄土高原到遥远的如同神话般的上海,这一次,他们真得去了远方!

再见面,已经是新世纪伊始,我大学毕业去上海找工作,便顺道和家人一起去拜访堂叔一家。

堂叔较之从前,胖了许多,也沧桑了许多。他像讲故事一样,给我讲述着来上海这几年的种种坎坷经历。但是总算立足了下来,面对着全新的生活和挑战,堂叔说,他们特别庆幸自己有野心,庆幸自己听从了心中那个远方的召唤,才可以体验和感受这远方不同的魅力和活力。

堂叔鼓励我也要勇敢坚定地走出来,去追寻自己的远方。

那时的堂弟已然是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了,他说他长大了要报考上海同济大学,因为那是他心中神一样的学府。

上海太大,以至于我们同在一个城市,却很少有机会走动,便只是偶尔电话联系,问候一下罢了,只在堂弟考上了市里的高中,后来又考进了同济大学这样的大事上,我们会一起聚聚,表示着庆贺和祝福。

这之间,堂叔又是几度跳槽换单位,继续听从着他心中那个远方的召唤,终于也是苦尽甘来,堂叔找到了一份最可心的工作,也得到了企业的重用,堂叔的满足和快乐,从电话里都能听得真切。堂婶则奔波于各种国外大学的推介会之间,想要让堂弟去国外读大学。这事儿,堂叔的母亲坚决反对,她从老家打来长途电话,批评堂叔夫妻是好高骛远,已经考到国内的一流学府了,半途放弃,简直是个笑话,老家的乡亲们会笑掉大牙的。堂婶听了,只是微笑着,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远方,注定不只是距离的差距!

突然发现,堂弟已经长大了,他已经有了自己心中的远方!他说:“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请注意,他说的是“我要去看看”,而不是“我想去看看”,其间的坚定和执着,都是我们不曾料想到的。

于是堂弟努力地复习,努力地备考,最终考取了美国的一所大学,于是果断地办理了同济大学的休学手续,远赴异国他乡,读书去了!

堂婶说,在机场大厅,看着堂弟那尚且单薄的身影,独自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进安检口之后,她忍不住泪眼婆娑。心中有远方的人,不易;追逐远方的征程,则更加不易!她心疼,她不舍,但是她更加懂得,前行,是没有人可以替代和阻拦的。

我便想起了一句诗:“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于是,大洋彼岸的堂弟,便成了我们整个家族的挂牵和思念。听说他求学很艰苦,听说他生活很不易。堂叔说,这是成长的代价。

时光荏苒,四年很快就过去了。堂弟大学毕业了,在找工作之前,他回国来,看望家人和乡邻。家宴上的堂弟,便是大家关注和询问的对象。

堂弟那天不再顽皮,不再调侃,而是一反常态地严肃起来,他告诉大家,小时候住在家乡的大山上,他心中的远方便是山下那个城市;后来到了城市,他心中的远方便是课本里描述的那些快速发展的大城市;而到了上海,他便又找寻到了新的远方,无法压制的激情,让他一心想要走出国门去看看,去感受下。他说,其实,每一个远方都不会是尽头,心若向远,脚下便永远都是起点。

刚读初中的我家毛头用十分崇拜的眼神,看着这个小堂舅,轻声念叨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本以为堂弟一定会在美国就业安家,然后堂叔堂婶也一定会去美国定居了。谁知道,堂弟竟然回国了,而且很快就在上海找到了工作。这又成了家族评评点点的话题,从上海,到几千公里之外的家乡。有人说堂弟留洋贴金,回来肯定身价倍增,能挣更多的钱了;有人说堂弟肯定是在国外没人肯要,没出息才跑回来的。

堂弟倒是文质彬彬了许多,一袭笔挺的西装,金丝框的眼镜,气度非凡。堂弟会跟我们聊天,聊起他选择回国的动因,是发现其实现在国内的经济环境和就业环境非常好,他在这里能够学以致用,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发掘自己的价值;作为一个国家的子民,有机会报效国家,这是一种怎样的使命感和荣耀感呢?在外求学几年,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国家是最好的,所以,回来,是不容置疑的选择。

面对亲邻的质疑,堂弟说:“人的眼界决定了远度,远度决定了高度,高度决定了更远的方向”。站在深山的悬崖边,和站在太平洋海滩边的追求和目标是不可能等同的。而今,他更愿意站在黄浦江边,面向东方,心向远方!

于是,我的耳畔,便想起了洪亮激越的歌声:“东方红,太阳升”!

癫痫病如何治疗比较好癫痫发作频繁怎么办江西癫痫病转科医院有哪些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