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柳岸•春】零花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6:30
“我叫王顺。”第一次进城打工的王顺诚惶诚恐中回答面试的老板。   “结婚了吗?”老板关爱的口气问。   “结了,娃都三岁了。”王顺憨憨地笑着说。   “儿子还是女儿?”老板顺着话茬问。   “儿子,叫小顺子。”看着老板这么亲善,王顺的眼神里露出了感激的目光。   “你叫王顺,儿子叫小顺子?”老板眼睛瞟了王顺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调侃的笑容。   “是,是。我妈说凡事图个顺溜,就给……。”王顺有点脸红了。   “好,顺溜就好,顺溜就好,大家都要顺溜嘛。赶紧的,在这个本子上填上你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老板接着说:“工资我直接寄给你家里,你没有意见吧?”   王顺一愣,即刻怯怯地说:“没,没意见。”   “你放心,我会给你发点零花钱的。”老板见王顺是个实在人,就温和地安慰他。   “那感情好,谢谢老板!”王顺恭恭敬敬地又问:“老板,包不包吃住?”   “当然是包吃包住了。好啦,明天来上班吧!”老板豪爽地说。   这是位于城市中刚刚开发的新区里,临街一个普通的建材销售商场招聘员工的场景,老板不厌其烦地对每一位应聘者都说着以上同样的话。   晚上,烧烤店门口,王顺约了肖志一起吃饭。肖志与王顺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王顺比肖志大三岁,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在家结婚生子了,帮助父母打理家里的菜园子。而肖志不喜欢念书,小学毕业就不读了。因为身体壮实,四处找一些体力活做,给家里也挣了一些钱,和本村的姑娘小丽定了亲,小丽是肖志小学的同学。这次肖志与王顺一同背井离乡进城打工,也是想再挣点钱装修一下已经盖好的房子就结婚。因为文化程度低,肖志只好被一家搬家公司聘用。不管怎样,两人进城半个月都找到了落脚单位,也算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两人吃着羊肉烧烤,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离开家乡来到这个陌生城市,彼此都有一种精神上的依赖感,可谓难兄难弟,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你说我们老板怪不怪,包吃住,工资和提成不发给本人,直接寄回家里,只给发三百元的零花钱。”王顺醉眼朦胧地说。   “是吗?你们老板真奇怪,好像你爹管你一样。我们老板可不管吃住,更不管你工资怎么花。”肖志不屑一顾地说。   “唉!管松有管松的自由,管紧可能有管紧的好处吧,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王顺毕竟是结了婚的人,若有所思地说。      二   在王顺工作所在商场的马路对面,有一家外表装修很体面很精致的发廊,每天都能看到打扮靓丽的发廊妹和顾客进进出出。   “哥,你去过那个发廊吗?”住在同一宿舍的工友熊强饶有兴趣地望着马路对面,悄悄地问王顺。   “没有。”王顺一边干活一边说:“应该很贵吧?我在小巷子里的理发店理发,那里便宜,剪一次十五元。”   “发廊是有点贵,但妹子个个都靓啊。说话甜甜的,听得人骨头都酥了。”熊强诡秘地笑着。   “就那点零花钱,你可要省着花呀。”王顺毕竟年龄比熊强大,老成而淡定地提醒着他。   每周星期天是王顺给家里打电话的日子。   “王顺,钱收到了。我把钱取出来都给你媳妇了。”王顺父亲高兴地在电话里说。   “钱收到就好,小顺和我妈都好吗?”王顺真的想家了,眼睛里有了泪花。   “小顺子挺好的,你妈也好。我让你媳妇来接电话,你等着。”父亲爽快地说。   “嗯。”王顺也真的想媳妇了。他们和爹妈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电话在父母客厅里。   “王顺,你好吗?累不累?钱都寄来了,你手头还有花的吗?”媳妇一口气问了好几句,让王顺插不上嘴。同时,一股股暖流通过电话线注入了王顺的心,他的喉咙哽咽了几下,眼睛也有点湿润了。   “不累不累,是在商场里做推销货物的工作。我有钱,老板发了零花钱。”王顺自我满足地笑着说。   “老板还给发零花钱?”媳妇惊喜的心情不言而喻。   “发了,好几百呢。”王顺嘻嘻地笑着,眼睛里泪花闪闪,心里交织着酸酸甜甜的滋味。   “那你要好好干,别给老板丢脸。”媳妇叮咛着。   “知道。这不,我还在天天看书学习,挖抓上电脑卖货哩。”毕竟是高中生,王顺有点自豪地说。   “那就好。你也买几件衣服换着穿,经常理发,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别像在家里一样邋邋遢遢的,给老板丢人。”媳妇提醒着。   “知道了,上班有工衣穿,不用买衣服的,干净着哪,一月理一次发,你不用操心了。”   王顺与媳妇在缠缠绵绵的话语中放下了电话。   苦中有甜的生活充满了王顺的心。他想:只要家里人开心就好,自己挣钱图什么呢?不就是图个让亲人们过上好日子而高兴吗?此刻的王顺突然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在家人心目中的形象比在家里时瞬间高大了,同时也惊诧地发现老板很伟大,直接把员工挣的工资和提成全部寄给了员工的家里,让自己员工的形象在家人面前高大起来,他从心底里佩服自己的老板。   心情舒畅的王顺感到自己进城后很顺溜,想找人分享一下自己的心情,就不由自主地约了肖志,依然在老地方——烧烤店见面。   “顺哥,能借我点钱吗?”刚刚坐稳椅子,肖志就向王顺张口借钱了。   “这几个月你没有发工资吗?不会都寄回家里了吗?”王顺诧异地问道。   “没有,我哪里有钱寄回家啊?”肖志有点不好意思。   “你的工资没有寄回家,哪你花到哪里去了?怎么还借钱?”王顺停下了吃东西,吃惊地盯着肖志问。   “我和你不一样,单位没有包吃住,我和一个工友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房租、水电费、吃饭、买衣服,还要一些应酬,这点工资怎么能够呢?你不抽烟,我抽烟也得花钱啊。”肖志不停地诉着苦。   “你一个搬家公司里卖苦力的人还要什么应酬?也用不着好衣服呀?行了,你不要给我倒苦水了。咱们出来打工挣钱为的是让家里人能过得好一点,又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而来的?你要省着些花,存点钱回去还要结婚用呢。我给你说过我的工资都让老板寄回我家里了,只有一点零花钱,确实没有钱借给你。这顿饭我买单。”王顺说着掏出一百元钱放在桌子上。   没有借到钱的肖志吃完饭后怏怏不乐地走了。      三   王顺老家小村庄小河边。   “顺子妈,你家王顺来电话了吗?”肖志妈端着洗衣木盆,凑近正在河边洗衣服的王顺妈身边,讨好地笑着问。   “来电话了,每个星期天晚上都来电话的,好着呢。”王顺母亲笑着说,脸上皱纹像菊花一样绽放着。   “有没有给你寄钱回来?”肖志妈忧心忡忡地问。   王顺母亲左右看看没人,悄悄地说:“有啊。这半年每个月都寄钱回来,工资还有奖金。”   “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家肖志不但没寄钱回来,这个月还问我要去了一千元,说要包装自己用。”肖志母亲愁眉苦脸地说。   “包装自己?”王顺妈停下了手中的活,疑惑地问。   “就是给自己买衣服、买鞋、买皮带、买包什么的,我问过了。”肖志母亲无奈地说。   “那他是不是干着很体面的工作?挣多少工资呢?”王顺母亲问。   “不知道啊!我问了他也不说,还说城市花费大,物价高。本指望他外出打工挣点钱回来把婚事办了,人家小丽还等着呐。真是愁人啊!”肖志母亲连连叹息。   夜深人静,农家院里。   “唉!这么说咱儿子太省吃俭用了。”王顺母亲对正在抽旱烟袋的王顺父亲说。今天与肖志妈聊了一会儿天,回到家她就有了心事,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她不知道,但听肖志妈一说,一比较,她就觉得自己的儿子太懂事了,太顾家了,太体谅父母媳妇了,肯定在外面受苦了,当母亲的心里隐隐做疼。   “顺啊,你要吃好,穿好,该花的要花,不要老想着给我们省钱了。穷家富路,在外不容易,要学会包装自己,别让人家看不起咱们。让你老板给我们少寄点钱,多留一些你自己花,我们不缺钱。”父亲在电话里叮嘱着王顺。   “没事,我挺好的,没有省吃俭用,你们不要为我操心了。你们哪里听来的‘包装’啊?”王顺觉得父亲今天说话有点意外,不停地安慰父亲。   王顺一边打电话,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口袋,里面的“零花钱”还有一百三十元了。好在再有一周就该发工资了,确切地说是发零花钱了。   这天晚上,睡在上铺的熊强把头往下伸出后小声问:“顺哥,你有没有去过发廊让妹子按摩过?”   “没有。”下铺的王顺瓮声瓮气地回答。   “可舒服了,你要不要去试试?”熊强来了兴趣。   “不去。那有什么舒服的,再说我也没钱。”   “没钱我可以借给你呀!”熊强来了劲了。   “你哪儿来的钱?那点零花钱够你洗几次头?”王顺以长兄口吻说。   “每洗一次头连带简单的按摩,最少80元。我那点零花钱够几次?”熊强不屑地说。   “哪你的钱从哪里来的?”王顺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   “从我姐那里要的,我姐嫁到城里了,挣工资,要几个零花钱还是能拿出来的。”熊强如实说。   “你姐有没有钱是你姐的,你要学会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你也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要成家了。你是不是交上女朋友了?我看你最近神采奕奕,容光焕发的,肯定是谈恋爱了。但要节省着花钱呀。”王顺接着问熊强。   “是啊,我有女朋友了,就是对面发廊那个秀秀,对我可温柔了,她干什么都听我的,就是逛街花钱花得都是我的,让人受不了。”熊强沾沾自喜道。停顿了一下又说:“顺哥,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你看,这是小燕子,又漂亮又活泼,是秀秀的姐妹,比你小几岁,来往一下怎么样?”说着,熊强拿着自己的手机给王顺看。   王顺看到熊强手机里一个女孩在街上花坛前摆弄姿势的照片,确实长得好看。   “不行,我有媳妇了。”王顺看了看后郑重其事的说。   “有媳妇怎么了?将在外还不由帅呢,再说嫂子也不知道呀!露水夫妻这里多的是,辛苦一年也不是那么好熬的,我保证把小燕子介绍给你,让你享受享受城里人的生活。”熊强说的头头是道。   “再说,我也没钱跟人家来往啊!家里小孩子还要上学,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王顺心平气和地说。   “那倒是,你那点零花钱还不够女朋友两天的日常开销呢,哪有钱去找乐子啊。”熊强说着摇了摇头。   “睡吧,再别胡思乱想了,你小心到时候人财两空。”   “呃!知道了……。”熊强不想继续接受工友的批评教育,老老实实地钻进了被子。   “唉……。”王顺悄悄地翻了个身。   如水的月光照在床脚上,也照亮了王顺的脸。王顺突然感觉到想念媳妇了,他板着指头算算,再有三个月就春节了,可以回家见到媳妇和孩子了,还有爹娘,王顺真的想他们了。   这两天住在同一个宿舍的这个熊强,经常带着对面发廊的女孩秀秀进进出出。王顺看在眼里也不好说人家什么。熊强是未婚小伙子,谈个恋爱也是很正常的,但因为没有钱,常常跟姐姐要钱花,还天天在背地里骂这里的老板多管闲事,把他挣的工资都寄回家里去了。   两个月后,熊强的父母得知熊强经常向姐姐要钱,意识到儿子的零花钱不够用,又从熊强电话里的支支吾吾中猜想到他交往了女朋友,父母就把老板寄来的熊强工资再寄回给儿子。   王顺心里清楚,这些钱熊强什么也没干,都花在了发廊妹秀秀身上了,而且他还看到在熊强被老板外派出去工作时,秀秀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又是吃饭逛街,又是购物消费,打得火热,这让王顺心里为熊强捏了一把汗。      四   立秋了,天渐渐凉了,王顺穿上了媳妇亲手织的毛衣,顿时感觉心里暖暖的。他现在已经是老板的得力助手了,由于有文化,脑子灵活,懂电脑操作,给老板生意帮了不少忙。   这天,他与老板去郊外送货,刚回到店铺电话就响了,是派出所打来的。民警告诉王顺,肖志嫖娼被抓,拘留五天,让他抓紧时间,准备五千元去赎人。   王顺听了很是吃惊,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意识到自己口袋里没钱,只好给肖志家里打电话,说明了情况,让肖志父母尽快凑够五千元,给他去派出所赎肖志。   接到王顺电话的肖志父母又急又气,东借西凑,第二天就给王顺汇来了五千元。王顺拿着钱按时去派出所,接出了肖志。   半个月后,兄弟俩又来到了他们见面的老地方----烧烤店。   “我在百货公司买东西时遇到了芳芳,看她清清纯纯的,也是咱们那里的人,就跟她交往了,我的钱也全让她花完了。没想到她是干那个的。唉!真是后悔啊。”肖志低头挠着自己乱蓬蓬的头发,追悔莫及。   “唉!”王顺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我老板如果像你老板那样操作就好了,也就可以给我妈寄去一些钱了。”肖志瓮声瓮气地说。   怎样才能治疗好癫痫病?原发性癫痫病真的遗传吗孩子癫痫抽搐的原因有哪些吉林癫痫有哪些治疗的好方法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