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分开修行』泸沽湖边的幽思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29:10
破坏: 阅读:2095发表时间:2013-04-09 22:05:06

『流年*分开修行』泸沽湖边的幽思(散文) 1.
   从盐源县城到泸沽湖大概120公里,由于海拔较高,行走艰难,加上人烟稀少,我计划用两天时间走到泸沽湖。
   我是早上7:30和木呷阿米子分手的。走出盐源城,太阳已经刺眼的升上天空,静寂的高山草场舒展着透明的广阔,远方群山在高原粗燥的阳光下傲然而挺拔。一条黄土路从我的脚下一直延伸在远山的尽头。清冽的冷风吹打在我被紫外线灼伤的脸和颈脖上阵阵生痛。
   我将在几乎没有人烟的荒原旷野行走两天,我脚下的路就是马帮驿道改造的简易黄土路,越野车能够勉强通行。道路沿着盐塘河谷修造,我将穿越无数个高山和幽深茂密的丛林涧谷。我的背包中除了一部半新旧的马米亚相机外,没有其他值得警惕强盗之类的物件。一个人在少数民族地区行走,完全不必担心抢劫之类的事故。纯朴善良的外族同胞热情本份,越偏远的地方其民风越醇厚,一般不会有意外的惊险发生。当然,一个女人还是不宜在高原地区独步行走的。
   我一路上曾希望遇到马帮并与之同行,或遇到与我一样的独行者,一辆越野车或手扶式拖拉机……但所有的希望都成了泡影,除了茫茫群山、幽深丛林,就是无遮无掩的毒日头。
   由于交通不便之故,80年代,知道泸沽湖并到那里旅游的人非常稀少。而从四川境内去泸沽湖的就更少了。
   在我离开盐源县城11个小时以后,我来到了一个叫桃子乡的乡镇。这是一个依傍在盐塘河边的小乡镇,乡场上除了供销合作社、医疗诊所、邮局,居住着不到30户人家。这里没有餐馆和旅店,在黄昏时分我走进了只有几间木构平房的乡政府,但政府人员已经下班回家。凭借我的军人和记者身份,热情善良的乡政府门卫老人接待了我,用彝族的主要食物――火烤土豆招待了我,并让我在他的单人床上凑合了一夜。由于我和老人存在语言障碍,我们彼此都无法向对方表达自己,鼓捣半天手势也弄不清意思,我索性早早和衣躺在床上呼呼睡去。
   第二天黎明时分,我告别了彝族老阿爸,给他留下了一包茶叶和五块钱作为食宿费用。背着灌满盐塘河水的军用水壶和行囊,继续一个人的旅程。从地图上看,桃子乡到泸沽湖正好是盐源到泸沽湖距离的中间,殊不知第二天的实际路途远远超越了第一天。这不仅因为其间要翻越两座大山,还因为第二天的体力明显不如前一天。当我在夜间九时许敲开泸沽湖畔左所区李大珠医生家的房门后,我已经累得要趴下了。李大珠是左所区医疗卫生所的一名大夫,也是谭天的朋友,谭天的朋友自然受到了盛情接待。谭天这个名字在盐源和泸沽湖地区有普遍的影响力和极高的美誉度。带着他的字条,食宿无忧。
   李大夫用摩梭人的猪膘肉和苏里玛酒热情地款待了我。猪膘肉是摩梭人将整猪剖腹,去头去其瘦肉用盐和香料腌制,一般存放时间都在三、五年以上,故肥而不腻。苏里玛酒就是青稞酒,摩梭人对其叫法不同而已。
   我终于走到了神奇的泸沽湖畔,并住在了摩梭人用原木去皮搭建的木楞房里。由于左所位于泸沽湖子湖――草海边,距离母亲湖――泸沽湖还有几公里,只能远远地看到狮子山——摩梭人的格木女神山巍峨屹立在蔚蓝的夜色之中。
   2.
   泸沽湖,当地人叫谢纳米(母湖),俗称勒得海子,湖面面积52平方公里,湖面海拔约2865米,位于四川盐源县与云南宁蒗县交界处。关于泸沽湖,最早见于《马可.波罗游记》。一个世纪以前,美国人洛克跟着马帮到了这个残留着邃古时期对偶婚俗和母权制社会形态的地方。至此,这个神秘的地方才开始渐渐被世人了解。
   居住在泸沽湖地区的摩梭人是一个至今仍被专家学者争论不清的神秘民族。这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人数不到四万人的群体部落。在盐源县居住的摩梭人被划为蒙古族,而生活在湖对岸永宁地区的摩梭人又被划归纳西族。纳西族有语言、有象形文字东巴文,蒙古族也有文字,尽管摩梭人仍属藏缅语系,但其风俗习惯和语言都有明显区别,尤其是尚存的母权制家庭形态和与此相关的走婚习俗既不是人类原始母系社会形态的遗留,也和纳西族、蒙古族迥然有别。目前,最主要的观点有两种:一说摩梭人属于我国古代游牧民族古羌族中最古老的一支“氐羌”羌人部落之牧游者,约两千多年前从甘肃及四川西北部迁移到泸沽湖周围居住。而羌族在历史上的确是一个饱经磨难的游牧民族,现今主要生活在岷江流域,也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其文化传播方式也有相似之处:羌族文化的传承均由释比(巫师)担待,摩梭人的文化传承由达巴(有巫和教的双重职责的人)担待,均属于口传心受,同样起着民族文化传承的历史作用。被民族学称为羌族“释比文化”和摩梭人“达巴文化”,释比文化处于原始宗教的白石崇拜时期,达巴文化处于原始宗教山神崇拜和藏传黄教相结合的状态。但摩梭人独特的走婚习俗又无法支持原系古羌或纳西族的观点。
   摩梭人靠水而居,有本民族的音乐舞蹈、服装服饰、房屋建筑、饮食习俗、婚丧礼仪等灿烂的民族文化。而现存于口头流传的达巴经书也有60多部。摩梭人普遍健壮高大,从体型上看,有着游牧民族的典型特征。所以,我比较倾向于关于摩梭人渊源的另一种说法:元代忽必烈远征大理国时,有一支军队在泸沽湖地区迷失,找不到去路,于是就在此定居下来。由于只有少数将官带有女眷,为了生存和繁衍,逐渐形成了走婚习俗和以女权为主的家庭群体形态。我认为这种说山东那里治癫痫法更有浪漫的色彩,对于摩梭人的走婚习俗成因的猜测具有合理的成份。然而,摩梭人自己并不赞成这种观点,他们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独立的民族,但国家至今并没有把这个民族单列。
   关于摩梭人婚俗和母权家庭的成因扑簌迷离,众说纷纭。那么,摩梭人是不是就是一个流浪着的远古部落呢?正是摩梭人无法定义的民族属性,对我这个流浪者才有了充满激情和创意的想象。我梦想在泸沽湖畔遇到一个美丽的摩梭姑娘,月色朦胧之际,有幸走进花楼,和我心仪的女人良宵共度……
   那个姑娘就是采尔拉措么?我能成为采尔拉措的“阿肖”么?
   在抵达泸沽湖畔的晚上,在李大珠大夫家温暖荆州哪能治疗羊角风的火塘边,我这样兴奋地梦着……
   3.
   天黑了,我居家的对面是一座老旧的7层楼房。我试图坐在我狭小的书房里,从我坐着的地方望出去恰好能够看到几扇亮着灯光的窗口,不至于让我在这个冬天的傍晚感到太寒冷。
   没有一个窗口有光明,我的眼睛在黑暗中感受到了无边的冰凉。
   但是,我坚持着我的愿望,因为我要在一个有光明的视觉意境里搜寻世界上最美丽的文字。我发现,我能够记忆的语言文字已经不能描述我对泸沽湖的记忆。我找不到那样的一部字典来表达,文字在这里苍白起来。文字也可以沉默,沉默着的文字,也许就是我此时想对那个集中了世界上所有美丽和宁静的地方的赞美。
   我走过无数的湖海山川、雪山草地,走过无数的春夏秋冬、喜怒哀乐,19年前那天早上,当我走到泸沽湖畔,我,再也不想走了。
   当我在1987年5月一个灿烂的黎明走到泸沽湖畔的瞬间,我相信自己走进了一个梦境,或是一个童话。
   走完接近2公里长的狭长草海,我终于站在了谢纳米身边。宽阔的水域波平如镜,油绿的水草在清澈见底的水中飘摇。湖堤上的柳叶刚吐出新绿。成群的野鸭在湖湾里将苍茫的山影揉成了模糊的镜像。湖心中由三座小山丘组成的里乌比岛上林木葱郁,洁白的佛塔在强烈的紫外线下烁烁生辉。一群群的候鸟扇动着透明的羽翼,在森林边缘迂回盘绕。我和太阳站在一条斜线上,在我视线范围张网猎鱼的摩家猪槽船正好成为一副对比强烈的剪影。
   猪槽船,是世界上真正意义的独木舟,用整根原木挖空树腹制成的小型木船,因形似猪槽而名。猪槽船是摩梭人最具特色的湖上交通和捕鱼工具。传说远古时期,泸沽湖只是一个低洼地带,一个哑巴在山中取水时,因为贪心动怒了龙神,大水掩没了九个村寨和所有人畜,形成了今天的泸沽湖。就在这场洪水中,有一个喂猪的母亲见大水滚滚而来,将一对儿女放进猪槽得以幸存,这既是谢纳米(母亲湖)的由来,也是猪槽船的由来。
   我就坐在泸沽湖湖岸的猪槽船头,在一种兴奋的沉默中享受着泸沽湖的静美。湖的对岸就是摩梭人聚居的落水村,也是我在想象中诗意和浪漫过千百次的目的地。
   一个叫采尔拉措的摩梭姑娘就居住在落水村里。我有谭天给我的字条,背囊里还有我准备送给摩梭人的军帽和块茶。采尔拉措,这个我从盐源开始在心里念叨过无数次的名字,为什么会一次次让我产生非分之想?我对奔放美丽的彝族木呷阿眯子都能坐怀不乱,干吗非得对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采尔拉措入迷呢?而且是如此的坚定:我一定要成为这个名字的“肖波”(男人)。
   摩梭人的名字和藏族有相似之处,那措,就是海子,海子在高原地区就是湖。但奇怪的是在泸沽湖地区,李姓和杨姓又特别多,由于我没有对此进行过考证,无从得知这是宗族姓氏或是汉文化影响的结果。比如近年比较著名的杨二车娜姆和在左所接待我的李大珠。娜姆,是仙女的意思,但大珠是啥意思我已经忘了。我相信摩梭人在《华阳志》开始有记载以来的历史进程中,深受藏、汉文化的影响。而藏传黄教对摩梭人的影响更加深远。
   至于摩梭人的本土文化——达巴文化已经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因为从事这一文化传承的达巴越来越少,据统计到现在已经不到十人,且年事都在60岁以上了。达巴昆明治癫痫专家,是摩梭人对自己传统宗教人员的称谓,作为摩梭心灵文化的传承者,达巴对于摩梭人既有巫师(祭司)的意义,也有宗教的意义。达巴教,实际就是处于人类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时期的原始宗教,相信万物有灵,崇拜神山、圣湖(母亲湖——泸沽湖)和先祖图腾。达巴,在藏传佛教和汉文化进入之前,在摩梭人心里就是至高无上的智者。其主要职责就是主持重大的宗教和节庆活动,如卜卦、祈神、驱魔逐鬼、主持成丁礼、葬礼等。达巴,只能由摩梭男子担任。由于摩梭人特殊的走婚习俗,家庭中没有父亲的存在,均由舅舅口头传给外甥。达巴,一般限于家族世代袭任。达巴教无固定的宗教活动场所,平时随母亲居住,并参加家庭劳作,只有在重大节庆活动仪式时,才履行达巴职责。由于藏传佛教灵魂流转的宗教思想深得摩梭人认同,喇嘛教在泸沽湖占了精神领域的统治地位。
   4.
   随着太阳的升高,蔚蓝的天空和白云倒映在湖水里,色彩明亮起来,水天一色。我开始仰望矗立在谢纳米北岸的狮子山――摩梭人的格姆女神。这座海拔3775米的神山在五月里没有积雪。她巍峨的身躯静卧在地面上也静卧在蔚蓝的湖水里,就在我脚下的水里,只要我伸出双手就可触摸到她湿透的躯体。但我不敢伸出世俗的双臂,我担心玷污了女神的圣洁。
   我想坐在湖边等待农历7月25日的到来。我想在这个集中了全世界最美丽最圣洁的地方停止行走。我要把我全部的欢乐和忧伤漂放到透明的泸沽湖,把它们交给太阳、星星和月亮去张望。
   在7月25日转山节这一天,我要和穿着盛装的采尔拉措带着美酒佳肴加入朝圣女神的庞大队伍。采尔拉措骑在高大的昭通大马上,我牵着缰绳走在人群中,一路行一路祈祷一路膜拜。我们围走狮子山一周以后来到谢纳米身边。燃起熊熊的篝火,一群盛装青年男女围着篝火,跳起奔放的甲搓(锅庄)舞,随着领舞人奏响欢快的竹笛,互挽起手臂,五指交叉相握,舞步快慢相间,姑娘们雪白的长裙在轻盈优美地飘飞,身上的金银饰品在篝火的映射下晶莹剔透,个个红颜秀色,光彩照人。在狂欢的舞步中,我要抠一下身边采尔拉措的手心,以摩梭人的方式向她表达我的爱慕。
   7月25日,是一个通宵达旦的狂欢节日,我要用我的生命尽情挥霍这个摩梭人最盛大的庆典。到了夜间,谢纳米环湖四周全是点点篝火和对对沉缅在喜庆气氛中的青年男女,三天时间的环湖行走,三天时间的爱情盛宴,在这个朝圣的节日爱情的节日,我和采尔拉措自然也要环湖一周,和所有的摩梭男女一样,我们也要在苏里玛酒和烈性咣当酒(摩梭人的另外一种自酿酒)炽热的倾慕中,把心仪的人醉进花楼。
   花楼,摩梭成年女人接纳爱和欲望的天堂。
   是的,我想走进这个花楼。我不想走了,我要留下来,留在泸沽湖这个远古的童话里……

共 46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吉林看癫痫的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