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arh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年】陕北风俗四则(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12:47

【掀花花】

“掀花花”,也叫“拐牛腿”、“掀牛”,一种传统的扑克牌游戏。它起源于西北地区,盛行于陕北一带。由于牌友便于凑,牌技易掌握,设施最简单,时间不限定,深受人们欢迎。玩这种游戏,够三人就组一场,上六人能摆两摊;玩具只需一副扑克,对象不分男女老幼;有条件的可以在暖窑热炕上进行,没条件的就地铺一张报纸即可;时间充足的可通宵达旦,时间紧缺的玩一时半会也行。因此,在陕北:街头巷尾、工地料场、炕头窑洞、村口院畔,随处都能看到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掀花花”人。

“花花”牌的叫法是:2分叫猫眼,3分叫串六,4分叫板凳,5分叫喜,6分叫垂六,7分叫吆七,8分叫红八,9分叫牛,10分叫梅子,11分叫花十,12分叫老虎,13分叫天。组牌方式是:单牌以天为大依次类推,3分和6分一样大,10分和11分谁也不吃谁;双牌和单牌的规则相同,只是喜成了任何牌不能吃,喜也不能吃任何牌,牛成了则除了天和喜以外任何对子都吃;三个一样的牌组在一块为一套三,够4张便是量子;2、3、4分组在一块为鱼,13、10、8分组在一块为摆,鱼和摆任何一张牌够4张为鱼量或摆量,摆吃鱼,摆量吃鱼量。如果带上“刑子”,天落地可箍虎,对11分大了叫“红十对”,天、虎落地10分大了算“箍梅子”,最先出牌时大了的鱼叫“开场鱼”,恰好凑成十六张牌大了的鱼叫“尽手鱼”,三个老虎开始出没人吃叫“三虎闯幽州”,番数都以数倍计,技术含量则更高。

“掀花花”分传统“老花花”和扑克牌两种,牌的类型不同,但玩法一样。老年人喜用“老花花”,年轻人多用扑克牌。基本玩法是:三个人也行,四个人最佳,三人玩者人人每场都得耍,四人玩者每次一人坐底家。坐底家的要洗牌,当三家的先抬牌,人手16张,头家先出牌;头家有牌可出,无牌可扣,二家三家除了吃住头家的牌外,要出牌必须掀牌。具体规则是够6张为牌够,达11张为赐牌;鱼、摆皆成双的为“龙凤旗”,可以抢头出牌,并算赐牌;牛、喜皆母并成16对的叫“8对16赐”,不管是不是头家可以直接完牌。这些规则输赢多少有规律,彩头大小由自己定。

“掀花花”的成功与否,凭的是牌技,斗的是心态,讲的是配合,靠的是运气。

牌技的高低,关系到牌局的胜负。牌技高的,死牌能耍活;牌技低的,活牌能打死。牌技高的,有驾驭牌局的技巧,能分析当时的利弊。三张牌出手,他就能分析出哪一组牌能大,哪一组牌要留,哪一张牌该出,哪一张要顶;五张牌一过,他就能判断出你手中的天、虎拿几张,牛、喜捉几只,三串、量子有没有,鱼子、摆头成不成,似乎你的牌就在他手中拿着一样清楚。你要对子,他给单牌;你吃三张,他出鱼子,搞得你哭笑不得。牌技低的,分析不了局势,把握不住火候。底牌出了啥他记不住,对手拿啥牌他不清楚,给牌顶不了下家,留牌防不住上家。

心态的优劣,“掀花花”人品质的体现。心态好的,宠辱不惊,成竹在胸,以乐为主,笑到最后;心态差的,好牌则喜,坏牌则怒,喜形于色,把持不住。常在“掀花花”的博弈过程中,你会看到,有的人神情若定,不慌不乱,揭了好牌不亢奋,拿了差牌不沮丧,自己出错了不自责,联手没打好不埋怨,成不得意忘形,败不唉声叹气;有的人心浮气燥,大起大落,揭一手好牌手颤抖,拿一手烂牌冒虚汗,成一回牌面露笑颜,输一次牌连甩带掼。一旦打配合,和谁配合抱怨谁,总是一会儿埋怨张三的头牌没出对,一会儿指责李四的上家没顶好,脸红脖子粗地不停数落人。这种牌风不好的人,久而久之就没人和他玩了。在人们的潜意识里,牌风代表人品,牌风不好的人,人品肯定有问题,没人愿意陪玩。

密切的配合,是“掀花花”者必须坚守的原则。打牌不可能把把都有够牌,只要有联手对付掀牌者的情况,必须精诚团结,密切协作。联手坐下家时不能顶牌,对手出牌时不必惜牌,自己出牌时照顾联手。如果配合不力,各自为阵,形不成合力,不仅自己的牌够不了,联手的牌也不好打,那么对家够牌、赐牌的机会就多了。这样自己输了彩头不算,还连累了联手,别人会笑话你牌技臭。那么,究竟怎样才算配合得到位?会玩的人不说也都知道,不会玩的说了也不明白,只有你自己亲身体验才能知道其中的奥妙。

运气的好坏,影响着最终的输赢。手气好,揭上来的牌顺,管人的牌多,就有主动权,成功率就高。反之,手气差的,运气背的,就是被动,成功率就低。有时,运气也要靠人把握。至于怎么把握,那就各有各的套路,各有各的讲究了。好斗的人,揭了好牌当仁不让,揭了差牌想碰运气,稍有好牌就敢掀牌,赢了庆幸走运,输了自认倒霉。这种人,一般都是技艺高超、敢担风险的,输赢幅度较大。但椽烂外露木,枪打出头鸟,他们输的可能性比赢的可能性大,赢的概率比输的概率小。但有时也有偶然性。胆小的人,牌差了自然不敢掀,牌好了怕对手有怪牌,牌完了怨恨自己胆小,见别人赢了心存妒嫉。这种人,虽然赢不多,但也输的少。最厉害的,当数既不胆大也不胆小的老手了。这些人,老谋深算,滴水不漏,常时不掀,掀则必成。有时拿一手好牌,就是不动声色,专等你掀牌,一旦动掀,保输无赢,虽然有时也会出现意外,但时间长了,赢家只有他们。

“掀花花”虽为游戏,并多为老年人所玩所娱,但都有圈子。一般都是关系亲近的,牌技相当的。总是三四个关系好的朋友一块玩,不愿让一个陌生人参和进来。其实,每一个“掀花花”者都不想和不熟悉的人玩耍;牌技高的嫌牌技低的玩不出趣味,牌技低的怕牌技高的光进而不出;赌注大的和赌注小的玩不过瘾,赌注小和赌注大的耍太刺激。于是,为消遣的有消遣的搭档,为赌博有赌博的伙伴,外人一时很难进入他们的圈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掀花花”这种传统扑克游戏已深入社会的角角落落,影响着人们的方方面面。健康的人玩,有的用它联络感情,有的用它寻求快乐,有的用它消磨时光,有的用它驱逐烦恼,有的用它解除疲劳,那是为了消遣,其乐融融。嗜赌如命的人则不同,有的因它废寝忘食,有的因它债台高筑,有的因它妻离子散,有的因它前程断送,这是赌博所致,贻害无穷。

“掀花花”游戏有益身心健康,变成赌博就会害人害已。能不能保持好其中的度,需要你自己去把握。

【贴对联】

除夕那天陕北人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一吃过早饭人们就忙开了。听老辈人讲,他们小时候村里的识字少,十里八村没有一个能拿起笔的人,因此写对联就成了大问题,须提着年茶饭投亲靠友请人来写。有些人因找不到会写字的人,只好小碗口上涂上墨汁往红纸上扣。我记事时这种情况当然没有了,家家都有能写字的人,只是写得孬写好罢了。对联的内容相对固定,什么地方贴什么大有讲究,错了别人会笑话。一般从大门口贴起。有门楼的写一幅大联,如“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之类;没门楼的,只在墙头或者硷畔边的树上贴一幅“大地回春”就算过去了。

贴完大门口的就该贴院子里的了:天神位前贴的是“天高悬日月”,土神位前贴的是“地厚载山川”,碾子上贴的是“青龙大吉”,磨盘上贴的是“白虎大吉”,猪槽上贴的是“猪娃成群”,驴圈上贴的是“水草通顺”,玉米架上贴的是“千粮万石”,粮食囤上贴的是“五谷丰登”。一个比一个夸张,一联比一联神气。贴完院子里再贴门上的,这里的花样就多了:住人的窑洞和闲窑不同,住的人不同贴的对联也不同。闲窑门上的春联内容大都空泛,沾个喜气就成,如:“和顺满门添百福,平安二字值千金”;“门迎春夏秋冬福,户纳东西南北财”之类。看起来文雅高深,其实都是抄的。住人窑洞上的则不同,都是精心编的,为此主人不知要费多少脑筋。缺儿女的求子嗣,有病灾的盼吉祥;新结婚的多写鱼水情深,年纪大的爱个福寿无疆。如果有老人去世那就复杂了,不但内容不同,纸的颜色也有变化:第一年用白纸,第二年用黄纸,第三年用绿纸,直到第四年才可恢复为红纸。

贴完外面的,就该贴窑洞里的了,这里就更多了、更细了,从门口一直要贴到后窑掌。冲门贴一个“抬头见喜”,旁边加一个“贵人扶持”,为的是向来人讨一个口彩;柜子上爱贴“绸缎千尺”,箱子上多贴“黄金万两”,和简朴的衣着形成明鲜的对照;油罐上总贴“油多如海”,面缸上又贴“米面堆山”,半似祈祷,半似玩笑。窑洞里有两个地方也贴长联,一个财神位,一个灶君位。财神位上的最长,一般是七个字,如:“宝马驮回千乡宝,钱龙吐出万里财”;灶君位上是十个字,内容是固定的:“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看起来恭恭敬敬,其实是在糊弄神灵。

除了贴对联,窑洞里还要贴年画。年画分两种,一种是给神贴的,一种是给人看的。给神贴的有门神、财神和灶君,多为套色版画,内容抽象,画面古朴。所谓的神仙都传说中的人物:门神是唐朝秦琼、敬德和汉朝的岑彭、马武,他们都是保国的忠臣;财神竟然分了文武,武的是赵公明和关羽,文的为比干和范蠡,都是些讲义气的人物。灶君是谁,庄稼汉谁也说不清,卖年画的有什么,他们买回来贴什么,只管磕头,不问原由。贴给人的都是些年画,大红大绿,喜庆吉利。具体贴什么要看主人的欣赏水平。年龄不同,欣赏的种类不同:老汉偏爱老黄忠,老婆欣赏佘太君,后生喜欢杨宗保,姑娘推崇穆桂英。一般的当家夫妇则喜欢大胖娃娃,看上去舒服,想起来开心。可惜这都是以前的事,后来都换成了电影明星,一个个骚首弄姿,一样样巨乳肥臀。

除了上面说的家神外,还有许多野神。陕北人信教的不多,但敬的神仙却不少,养猪的敬猪王,养驴的敬马王,怕天旱的敬龙王,怕雷劈的敬雷公,缺儿欠女的敬的是送子娘娘,孩子多病的敬的是太上老君。概而言之一句话,需要什么敬什么。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专业的神仙,职业的祖师。这些神仙一般人不敬,做什么的敬什么,如木匠敬鲁班,游医敬华佗,说书人敬的柳敬亭,看风水的敬的刘伯温,算卦的敬的鬼谷子,杀猪人敬的张翼德,唱戏人敬的唐明皇,卖膏药的敬的铁拐李,耍把戏的敬的吕洞宾。这些神灵前都得设神位,都得贴对联。

贴完对联后,第一次祭祀就开始了,总是一个老者在前面点香,后边跟着几个男孩子磕头(按照老规矩,女孩子不敬神)。这虽然是个平常的仪式,但也很有些看头。儿孙多的老汉后边跟着一群孩子,这些孩子不光磕头,还稍带着争斗,不是你瞅了我一眼,就是我掐了你一下,动不动就闹起来了。急得那老汉祈天叫地,不知劝说那个才好。儿孙少的老汉倒不会为此着急,但心里头总有点灰败,看不见别人急得慌,只看见别人丁旺,心里好不是滋味。尤其是那些没儿孙的光棍汉老人,自己点香,自己磕头,腰直腿硬,清泪长流,贴一回对联揪一回心。但不管着急的也好,灰败的也好,偷偷哭鼻子的也好,都挡不住时序的前行,总是对联一贴好,迎春的炮竹就响起来了——旧的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开门炮】

陕北的正月初一,总是在炮竹声中开始。鸡叫三遍后,天刚露曦明,有人就开始放炮了。一家放、全村应,一村放、全沟应,先是零零星星,毕毕驳驳,后是此起彼伏,噼噼啪啪,最后则是轰轰烈烈,响成一片,满院子到处纸屑飞,空气中尽是火药味。

这就是陕北正月初一的开门炮。

关于开门炮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种源于神话,一种来自世俗。神话说这是迎接灶君爷的仪式,欢迎他上天汇报归来。传说中的灶君爷是驻家神,相当于老天爷派到各家的特命全权代表。他有两个任务,一是保护这家人的安全,二是督察这家人的过失。安全保护是持续的,贯穿于每天每夜每时每刻;但督察到的过失,他却既不处罚也不当面劝诫,而是到腊月二十三日晚上返回天宫向玉帝汇报。不知是汇报的神太多排不过来,还是有别的原因,这个天宫汇报会一开就是七天,直到正月初一才回来。这炮就是迎接他的。

除了迎接的意思外,这炮声还表达着歉意——陕北人对灶君这位家神并不好,甚至把他当成憨憨哄。把灶君的神位安排在灶口旁,令他老人家一年358天(除去上天汇报的7天),天天烟熏火燎。平时根本不把他当个神神敬,只给那里放一个猫食碗,成了喂猫的地方。好不容易腊月二十三日敬一回,敬品竟然是面糖,目的是封住他的口,怕他回去打小报告。贴的对联更是奇怪,不是歌颂他的神德,而是要求他“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这样做当时觉得痛快,过后就有点后怕,所以才隆重地迎接其归来。

世俗的说法完全是另一种样子,竟然是一个小故事。故事说,从前有一个穷人,时运非常不顺。贩猪猪降价,贩羊羊赔钱;猪羊起价了,集市又倒塌了,村里人都叫他穷鬼。有一年除夕,别人喝酒吃肉乐陶陶,只有穷鬼一个人又冷又饿睡不着。没等到天亮,就开门放了一个炮,借以发泄自己的愁烦。这炮声惊动了邻居,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起来查看。先看的没当回事,就要回去睡觉时,后看的问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就回答说:“穷鬼起来了!”因为看的人很多,所以问的人也就很多。你问我,我问他;前村里的问后村,沟对面的问沟这面的,一时间,回答声四起,都说:“穷鬼起来了!”说起来也怪,从那天开始,穷鬼就真的“起来了”:贩猪猪涨价,贩羊羊升值,真可谓时运顺了不由人,手抓黄土变成金,一下子就成了村里首富。众人问他发家的门道,他说:“这是沾了大伙的光。正月初一,你们说我‘起来了’,我就不知不觉地‘起来了’。”众人这才记起说他“起来了”的原因,想起他放的那一炮。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都这个时候放开炮了,于是就形成了这个风俗。不但家家都放,还争着放,比着放,看谁放得早,起得早。

沈阳癫痫病医院地址?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继发性癫痫病的护理措施有哪些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